世界名著 / 憤怒的葡萄全書目錄
憤怒的葡萄 - 1

一 奧克拉荷馬下了最後幾陣小雨。這雨沒滲透乾裂的土地,卻催起了玉米,還使大路兩旁到處長出了野草,一片綠色掩蓋了灰色的和深紅色的原野。五月底邊,春天那棉絮般的浮雲消失了,太陽整天直逼着正在成長的玉米,稚嫩的玉米葉一片片垂下來,邊緣的棕色逐 ...

憤怒的葡萄 - 2

司機嚼着橡皮糖,等到空氣緩和了才說:「沒當過司機的不知道開車的苦。老闆不讓我們給人搭車。我們只好顧自開了車走,除非象我對你這樣,冒着丟掉飯碗的危險。」約德說:「我明白。」 又沉默了。 司機找話說:“開車這事看來容易,無非坐定在這兒, ...

憤怒的葡萄 - 3

「誰也沒有見到我,我獨自到一邊兒,坐在那兒轉念頭。許多事情我都摸不着頭腦。」烏龜在約德捲起來的上衣裡亂鑽。凱綏望着一動一動的衣裳問:「那裡頭是什麼?小鷄嗎?你會把它悶死的。」 約德卷卷緊上衣。「一隻烏龜,路上撿來的。我打算帶給我小弟弟。 ...

憤怒的葡萄 - 4

業主方面的人有的很和氣,他們厭惡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有的很惱火,他們並不想殘忍;有的很冷酷,他們早體會到:人要是不冷酷就當不成業主。 他們全給一種比自己大的東西控制住了。如果土地歸什麼銀行或者什麼公司所有,業主方面的人就說,銀行或者公司「 ...

憤怒的葡萄 - 5

只要扳扳操縱桿,就能改變拖拉機的方向,可是他不能隨便扳,因為製造和派出拖拉機來的那個怪物控制了他的一雙手,矇住了他的心。堵住了他的嘴。他看不見土地的真面目,聞不出土地的真氣息,他對土地既不熟悉,又無主權,既不信賴,又無所求。就是撒下的種子下 ...

憤怒的葡萄 - 6

約德朝凱綏指的地方看去。「那是慕萊、格雷夫斯。」他接着喊:「喂,慕萊!」來人聽見喊聲,吃了一驚,站定了一會兒,急忙走過來。他是個瘦矮個兒,提只粗麻布口袋。 走近了,他認清了約德的臉。「哦,真想不到,」他說,「原來是湯姆·約德。你什麼時候 ...

憤怒的葡萄 - 7

慕萊看著自己手裡的兔肉說:”這些話,我也許該藏在心裡,不說出來。”凱綏邊嚼着兔肉邊說:「傷心人會說傷心話,想殺人的會說殺人的事,可是不一定真去殺人。你說的並不錯,不過能不殺人就不殺吧。」慕萊又朝約德看了一會,問:「湯姆,我說到殺人的事,你不 ...

憤怒的葡萄 - 8

約翰本是個樂天派,這下可傷透了心,足足兩年,跟誰都不說話。 後來他變得瘋瘋傻傻。有哪個孩子拉了蛔蟲或者肚子痛,他就把醫生情來。 他認為老婆的性命斷送在他手裡,總做些好事來贖自己的罪。他送掉了所有的東西,心裡還不泰然,半夜裡常一個人四 ...

憤怒的葡萄 - 9

最後他們找到了他,肥他打死了。不營報紙上把他說得多麼壞,事實畢竟是這樣。”她舔舔乾燥的嘴唇,痛苦地問:「我要知道,他們是不是待你很凶?有沒有逼得你發瘋?」湯姆埋頭看看自己那雙祖大的手,說:「不,出事以後,我一直避免惹禍,我沒有氣得發瘋。」媽 ...

憤怒的葡萄 - 10

湯姆問他爸打算什麼時候動身。爸說,等把亂七八糟的東西搬去賣了,過一兩天就可以動身。“我們沒有多少錢了。聽說去加利福尼亞有將近兩千哩路程。 我們動身愈早,就愈有把握開到那邊。錢是一天天少下去了。你身上有錢嗎!”爸說。 「只有一兩塊錢了 ...


提示:







友善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