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茶花女 - 3 / 82
文學類 / 小仲馬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阿爾豐西娜·普萊西我們還是使用她的真實姓名吧是一位不幸的姑娘,也是一個墮落的女人。關於她的不幸和墮落的原因,留待社會學家們分析探討去吧。這裡我想說的是,類似阿爾豐西娜·普萊西這樣身世的女性,在古今中外的民間野史上是不乏其人的。在中國,人們往往會用「紅顏薄命」這四個字來概括她們的命運,而一提起她們,便會情不自禁地灑下一掬同情之淚或感慨嘆息一番。然而隨着歲月的流逝,她們的姓名連同她們的花容月貌以及她們的悲慘身世都早已湮沒在那些荒丘野蔓、黃土殘碑之間了。誰還會再記起她們呢?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同那許許多多沉歿在歷史塵埃中的同命運人相比,阿爾豐西娜·普萊西畢竟又是一位幸運者。關於她的故事被演繹成小說,話劇和歌劇,她的一切都同一個舉世聞名的藝術形象「茶花女」連在一起。這是因為她同法國文學史上一位重要的作家有過一段感情糾葛,這位作家便是亞歷山大·仲馬,而中國的讀者更習慣于把他稱作「小仲馬」。

小仲馬這個名字,中國讀者想必是不會感到陌生的,但是關於他的身世,人們也許不甚了了。這裡我們把小仲馬的生平做一點簡單的介紹,這對於讀者們認識《茶花女》這部作品的意義也許是不無裨益的。

小仲馬的父親大仲馬是十九世紀法國浪漫主義文學運動中的一員驍將,他既是著名的戲劇家,也是傑出的歷史小說家。但是在他成名之前,他只不過是巴黎某貴族家裡的一名又窮又寒酸的抄寫員,那時他剛剛從法國外省來到巴黎,即使連這個可憐巴巴的差事也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一八二三年,大仲馬與社會地位同他一樣卑微的縫衣女工卡特琳娜·拉貝相愛並同居,次年七月,他們有了一個兒子,他就是小仲馬。由於大仲馬與拉貝從未履行過結婚手續,他們的兒子自然也就沒有合法的身分,小仲馬一直被人們視為私生子。

卡特琳娜·拉貝對大仲馬始終一往情深,但隨着社會地位和經濟條件的改變,大仲馬卻逐漸看不起這位普通的縫衣女工了。這是因為大仲馬的戲劇創作為他獲得了很大的聲譽,也給他帶來了豐厚的收入。他開始出入巴黎的上流社會,整日同那些貴婦人、女演員廝混,而把卡特琳娜和小仲馬母子兩人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在很長的一段時期裡,卡特琳娜依靠自己縫補衣服得到的那一點點微薄的收入,勉強維持母子兩人的生活。而小仲馬則因為是一個私生子,常常受到他人的奚落和羞辱,這對於一個不滿七歲的孩子來說,的確是一種強烈的刺激和可怕的打擊。而這種刺激和打擊,直到小仲馬的晚年還一直深刻地保留在他的記憶裡。

一八三一年春天,大仲馬與一位女演員同居生下了一個女兒,這位女演員要求大仲馬通過法律形式承認女兒的合法地位。直到此時,大仲馬方纔記起自己還有過一個兒子,於是他找到了小仲馬,通過法律形式認領了他。小仲馬能夠回到父親身邊固然是件好事,但他卻不得不與含辛茹苦把他撫養成人的母親分手。這位勤勞而又善良的縫衣女工在失去自己的同居的伴侶之後,又失去了自己一手養大的兒子,她辛勞一生,最後卻一無所獲。當小仲馬揮淚離開自己的母親的時候,他深深地感到人世間的殘酷和不平。

小仲馬本來是一個在貧困屈辱的生活環境中長大的純樸少年,但回到父親身邊之後,他的生活卻逐漸發生了變化。他生活在一個人慾橫流的社會裡,特別是他父親的那種驕奢淫逸的生活方式為這位涉世不深的青年樹立了一種最現實的「榜樣」。他終於學壞了,也開始嘗試那種追逐聲色犬馬的荒唐生活。有一陣子,人們一提到大、小仲馬,便會用「有其父必有其子」這句話來揶揄他們父子兩人屢遭世人非議的生活方式。然而小仲馬畢竟曾與卡特琳娜相依為命地度過七年的艱難歲月,他在童年時代曾經從母親那裡接受過良好、正直的教育。因此,比較客觀地說,此時的小仲馬是一位生活雖然放蕩,但良知卻尚未完全泯滅的青年。值得一提的是,小仲馬很早便走上了文學創作的道路,不滿二十歲便發表了小說和詩歌,但這些作品均未引起人們的注意。作為文學家的小仲馬,真正使他能夠在法國文學史上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的,主要是那部膾炙人口的《茶花女》。然而,倘若命運沒有安排他同阿爾豐西娜·普萊西相識,文學史上又怎麼可能會留下這樣一部佳作呢?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