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水滸傳 下 - 3 / 258
古典小說類 / 施耐庵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吳用一騎馬,原先到金沙灘等候。少刻,李固和兩個當值的並車仗頭口人伴都下山來。吳用將引五百小嘍囉圍在兩邊,坐在柳陰樹下,便喚李固近前說道:「你的主人已和我們商議定了,今坐第二把交椅。此乃未曾上山時預先寫下四句反詩在家裡壁上。我叫你們知道:壁下三十八個字,每一句頭上出一個字。蘆花灘上有扁舟,頭上蘆字,俊傑黃昏獨自游,頭上俊字;義士手提三尺劍,頭上義字;反時斬逆臣頭,頭上反字:這四句詩包藏盧俊義反四字。今日上山,你們怎知?本待把你眾人殺了,顯得我梁山泊行短。今日姑放你們回去,便可佈告京城:主人決不回來!」李固等只顧下拜。吳用教把船送過渡口,一行人上路奔回北京。話分兩頭。不說李固等歸家。且說吳用回到忠義堂上,再入筵席,各自默默飲酒,至夜而散。次日,山寨裡再排筵會慶賀。盧俊義道:感承眾頭領不殺;但盧某殺了倒好罷休,不殺便是度日如年;今日告辭。宋江道:小可不才,幸識員外;來宋江體已備一小酌,對面論心一會,望勿推卻。又過了一日。次日,宋江請;次日,吳用請;又次日,公孫勝請。話休絮煩;三十餘個上廳頭領每日輪一個做筵席。光陰荏苒,日月如流,早過一月有餘。盧俊義性發,又要告別。宋江道:非是不留員外,爭奈急急要回;來日忠義堂上安排薄酒送行。次日,宋江又梯己送路。只見眾領領都道:俺哥哥敬員外十分,俺等眾人當敬員外十二分!偏我哥哥餞行便吃:磚兒何厚,瓦兒何薄!李逵在內大叫道:我受了多少氣悶,直往北京請得你來,卻不容我餞行了去;我和你眉尾相結,性命相撲!吳學究大笑道:不曾見這般請客的,我勸員外鑒你眾薄意,再住幾時。更不覺又過四五日。盧俊義堅意要行。只見神機軍師朱武將引一班頭領直到忠義堂上,開話道:我等雖是以次弟兄,也曾與哥哥出氣力,偏我們酒中藏著毒藥?盧員外若是見怪,不肯吃我們的,我自不妨,只怕小兄弟們做出事來,老大不便!吳用起身便道:你們都不要煩惱,我與你央及員外再住幾時,有何不可?常言道:將酒勸人,本無惡意。

盧俊義抑眾人不過,只得又住了幾。前後卻好三五十日。自離北京是五月的話,不覺在梁山泊早過了兩個多月。但見金風淅淅,玉露冷冷,早是深秋時分。盧俊義一心要歸,對宋江訴說。宋江笑道:這個容易,來日金沙灘送行。盧俊義大喜。次日,還把舊時衣裳刀棒送還員外,一行對眾頭領都送下山。宋江把一盤金銀相送。盧俊義笑道:山寨之物,從何而來,盧某好受?若無盤纏,如何回去,盧某好卻?但得度到北京,其餘也是無用。宋江等眾頭領直送過金沙灘,作別自回,不在話下。不說宋江回寨。只說盧俊義拽開腳步,星夜奔波,行了旬日,方到北京;日已薄暮,趕不入城,就在店中歇了一夜。次日早晨,盧俊義離了村居飛奔入城;尚有一里多路,只見一人,頭巾破碎,衣裳襤褸,看著盧俊義,伏地便哭。盧俊義抬眼看時,卻是浪子燕青,便問:小乙,你怎地這般模樣?燕青道:這裡不是說話處。盧俊義轉過土牆側首,細問緣故。燕青說道:「自從主人去後,不過半月,李固回來對娘子說:主人歸順了梁山泊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當是便去官司首告了。他已和娘子做了一路,嗔怪燕青違拗,將一房私,盡行封了,趕出城外;更兼分付一應親戚相識:但有人安著燕青在家歇的,他便舍半個傢俬和他打官司:因此,小乙在城中安不得身,只得來城外求乞度日。小乙非是飛不得別處去;因為深知主人必不落草,故此忍這殘喘,在這裡候見主人一面。若主人果自山泊裡來,可聽小乙言語,再回梁山泊去,別做個商議。若入城中,必中圈套!」盧俊義喝道:我的娘子不是這般人,你這廝休來放屁!燕青又道:主人腦後無眼,怎知就裡?主人平昔只顧打熬氣力,不親女色;娘子舊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門相就,做了夫妻,主人回去,必遭毒手!盧俊義大怒,喝罵燕青道:我家五代在北京住,誰不識得!量李固有幾顆頭,敢做恁勾當!莫不是你歹事來,今日到來反說明!我到家中問出虛實,必不和你干休!燕青痛哭,爬倒地下,拖住員外衣服。盧俊義一腳踢倒燕青,大踏步,便入城來。奔到城內,逕入家中,只見大小主管都吃一驚。李固慌忙前來迎接,請到堂上,納頭便拜。盧俊義便問:燕青安在?李固答道:主人且休問,端的一言難盡!辛苦風霜,待歇息定了卻說。賈氏從屏風後哭將出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