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水滸傳 下 - 2 / 258
古典小說類 / 施耐庵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只見一人捧出一袱錦衣綉襖與盧俊義穿了。只見八個小嘍囉抬過一乘轎。推盧員外上轎便行。只見遠遠地早有二三十對紅紗燈籠,照著一簇人馬,動著鼓樂,前來迎接;為頭宋江,吳用,公孫勝,後面都是眾頭領。只見一齊下馬。盧俊義慌忙下轎,宋江先跪,後面眾頭領排排地都跪下。盧俊義亦跪在地下道:既被擒捉,只求早死!宋江道:且請員外上轎。眾人一齊上馬,動著鼓樂,迎上三關,直到忠義堂前下馬,請盧俊義到廳上,明晃晃地點著燈燭。宋江向前陪話,道:小可久聞員外大名,如雷貫耳;今日幸得拜識,大慰平生!卻才眾兄弟甚是冒瀆,萬乞恕罪。吳用向前道:昨奉兄長之命,特今吳某親詣門牆,以賣卦為由,賺員外上山,共聚大義,一同替天行道。宋江便請盧俊義坐第一把交椅。盧俊義大笑道:盧某昔日在家,實無死法;盧某今日到此,並無生望。要殺便殺,何得相戲!宋江陪笑道:豈敢相戲?實慕員外盛德,要從實難!吳用道:來日卻又商議。

當時置酒備食管待。盧俊義無計奈何,只得默默飲數杯,小嘍囉請去後堂歇了。次日,宋江殺牛宰馬,大排筵宴,請出盧員外來赴席;再三再四偎留在中間坐了。酒至數巡,宋江起身把盞陪話道:夜來甚是衝撞,幸望寬恕。雖然山寨窄小,不堪歇馬,員外可看「忠義」二字之面。宋江情願讓位,休得推卻。盧俊義道:咄!頭領差矣!盧某一身無罪,薄有傢俬;生為大宋人,死為大宋鬼!若不提起「忠義」兩字,今日還胡亂飲此一杯;若是說起「忠義」來時,盧某頭頸熱血可以便濺此處!吳用道:員外既然不肯,難道逼勒?只留得員外身,留不得員外。只是眾兄弟難得員外到;既然不肯入伙,且請小寨略住數日,卻送回還宅。盧俊義道:頭領既留盧某不住,何不便放下山?實恐家中老小不知這般消息。吳用道:這事容易,先教固送了車仗回去,員外遲去幾日,卻何妨?吳用便問李都管:你的車仗貨物都有麼?李固應道:一些兒不少。宋江叫取兩個大銀,把與李固;兩個小錢,打發當值的那十個車腳,共與他白銀十兩。眾人拜謝。盧俊義分付李固道:我的苦,你都知了;你回家中說與娘子,不要憂心。我若不死,可以回來。李固道:頭領如此錯愛,主人多住兩月,但不妨事。辭了。便下忠義堂去。吳用隨即起身說道:員外寬心少坐,小生發送字都管下山便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