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10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10頁 / 共57頁。

當我恢復神智時,天差不多已經黑了。我發現自己正在三四個年輕人的懷抱裡,他們把剛發生的事對我講了。那條狗控制不了它的飛奔,撞上我的雙腿,以它的重量和速度,撞得我頭朝前跌倒在地;上頜承受着全身的重量,碰在十分崎嶇不平的路面上,而那裡正是下坡,腦袋比雙腳跌落的位置還低,跌得也就更重了。

那條狗的主人的馬車緊接着就跟上來了,要不是車伕及時勒住繮繩,可能就要從我身上壓過去了。這些就是把我扶起來,當我醒來時還抱著我的那幾個人對我說的。在我醒來的那一剎那間我所見到的情景是如此奇異,這裡便不能不說上幾句。

天越來越黑了。我看到了天空、幾顆星星以及一小片花草。這第一個感覺的一剎那真是甜蜜。我只是通過這一感覺才感到自己的存在。我就是在這一剎那間復活過來的,我彷彿覺得我所見到的一切都使我感到我那微弱生命的存在。在那一瞬間我全神貫注,別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對自己的健康狀況也沒有什麼清楚的意識,對剛發生的事也毫無概念;我不知道我是誰,又是在什麼地方;我既感覺不到痛苦,也沒有什麼害怕和不安。我看著我的血流出來,就跟我看小溪流水一樣,絲毫也沒想到這血是從我身上流出來的。在我心底有着一種奇妙的寧靜的感覺,現在每當我回顧此事時,在我所體會過的一切樂趣中我找不出任何可與之相比的東西。

他們問我住在什麼地方,我卻答不上來。我問他們我在什麼地方,他們說是在奧特博納路,我聽了倒像是在阿特拉斯山阿特拉斯山在北非。似的。我接着問我是在哪個國家、哪個城市、哪一地區,結果還是想不起我在什麼地方,直到從那裡一直走到林陰大道上,我才想起我的住址和我的姓名。有位素不相識的先生好心陪我走了一段,當他知道我住得那麼遠的時候,就勸我到聖堂僱輛馬車回去。我走得很好,步履輕盈,雖然還咯出很多血,但既不痛,也感覺不出哪兒有傷;只是冷得發顫,鬆動的牙齒格格作響,很不舒服。到了聖堂,我想,既然我走起來沒有困難,那麼與其坐在車上挨凍,還不如繼續走着回去。就這樣,我走完了從聖堂到普拉特裡埃街盧梭于一七七○年六月至一七七八年五月住在這裡。間的兩公里路程,既無困難,也能閃避一切障礙和車輛,所選的路線就跟我身體健康時一樣。我走到了,打開臨街門上的暗鎖,在黑暗中摸上樓梯,走進了我的家;別的意外倒沒有發生,只是最後摔倒在地上了。這一跤是怎麼摔的,後來又發生了什麼事,當時我一點也不知道。

我的妻子在看到我時發出的尖叫,使我明白我受的傷比我所想象的要重得多,然而當晚卻安然度過了,也沒有覺得哪裡疼痛。到了第二天才發現,上唇從裡面一直裂到鼻子那裡,而在外面因有皮膚保護,才沒有裂成兩片。四顆牙嵌進了上齶,整個上齶都相當青腫。右手的大拇指扭傷了,腫得很厲害,左手的大拇指受了重傷,左胳臂也擰了,左膝蓋也腫得很厲害,挫傷使我疼痛難忍,彎不下去。儘管受了這麼嚴重的傷,幸虧哪兒也沒有折斷,連一顆牙也沒有碎;對摔得那麼重來說,這真夠幸運的,像奇蹟一樣。

以上就是這次意外事故的忠實記載。不出幾天,這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巴黎,但經過一番歪曲篡改,結果變得面目全非。這樣的篡改,原不出我之所料,但我卻沒想到有人會編出那麼多荒唐的細節,講了那麼多捕風捉影、吞吞吐吐的話,在我面前談起時又是那樣的躲躲閃閃,這樣的神秘莫測倒使我不安起來了。我一向是討厭這種莫測高深的神秘氣氛的,多少年來我身邊的這種氣氛使我產生的恐懼之感一直就沒有消失過,現在自然更有增無減了。在當時的種種怪事之中,我現在只提一件,其餘的也就可想而知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