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交際花盛衰記 - 2 / 244
世界名著類 / 巴爾札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①伊卡洛斯:希臘神話中代達羅斯的兒子。他和父親一起被關在克里特的迷宮裡,父子二人身上裝着用羽毛和蠟制的雙翼逃出克里特。他由於忘記父親的囑咐飛近太陽,蠟翼遇熱融化,墜海而死。

紐沁根是《紐沁根銀行》的主角,在《交際花盛衰記》中只是個插曲性人物。他用巧妙毒辣的手段,殺人不見血地劫掠了千家萬戶的財產,成了法國首屈一指的金融寡頭。與江洋大盜雅克·柯蘭(伏脫冷)一樣,紐沁根也是竊賊,「是埃居世界中合法的柯蘭」。他貪淫好色,恬不知恥,妄圖拿成百萬法郎購買艾絲苔的心,為她建造「小小的宮殿」。艾絲苔最後以死相拒,表現了這位風塵女子的高潔,並給那些揮金如土,認定金錢萬能的豪富們上了一課:金錢也有買不到的東西,包括「真正的愛情」。紐沁根雖是金錢世界叱吒風雲的人物,但暗地裡卻被一名逃犯控制和愚弄,在艾絲苔面前成了一個小丑,未免令人感到滑稽。

小說中最主要的人物是雅克·柯蘭,也就是伏脫冷,化名卡洛斯·埃雷拉,綽號鬼上當。這篇小說共分四部,艾絲苔和呂西安分別在第二部和第三部結束前死去,只有伏脫冷活躍始終。他也是貫串《高老頭》、《幻滅》與《交際花盛衰記》三部作品的關聯性人物。

伏脫冷是苦役監獄中的「高級盜賊」,犯人中的「將軍」。他三次坐牢,三次越獄,後來逃到西班牙,在一次伏擊戰中秘密殺死真正的卡洛斯·埃雷拉,冒名頂替,喬裝改扮,以神甫面目潛回法國。當呂西安絶望得向自殺邁步的時刻,他救了詩人一命,與他簽訂魔鬼協定,決定用呂西安作自己的替身,打入上流社會,以謀取未能到手的權益。伏脫冷具有腐蝕人的天才,他迫使呂西安陷入無法選擇的險境,在雙方默契幹壞事或下流勾當後,還叫他在世人眼前始終保持純潔高尚的形象。他將艾絲苔重新推入火坑,充當一個六十多歲闊佬的玩物。他與統治勢力周旋抗爭,迫使他們退避三舍,使王家密探、總檢察長、預審法官、警察頭目等等都顯得蒼白無力,笨拙可笑,使貴族重臣們的貪婪嗜欲、虛偽自私的嘴臉暴露無遺。伏脫冷是法國勃勒斯特、土倫和羅什福爾三太監獄的犯人的財錢總管,是他們的足智多謀、精明強幹的「老闆」。他還操縱一幫得力幹將,為他奔走效勞,內外策應,這是他賴以生存並能向社會抗衡的堅實土壤,也是他最後得以擠入統治階層的一項資本。

這個卑鄙而堂皇,作惡多端而本領高強,默默無聞而又赫赫有名的人物不甘心生活在社會之外。他與官府作對,但並不是替天行道;他劫掠富人財物,但並不是扶弱濟貧;他深諳這個世界的非正義,但卻並不代表正義。他只是用自己的惡去聲討社會的惡,目的是謀取自己的一份利益。巴爾扎克沒有把伏脫冷寫成正面人物,但卻賦予他一種無畏、俠義和叛逆的美,認為在他身上集中了生命、力量、智慧、鋼鐵般的意志和苦役犯的激情。他雖然有罪,但卻沒有王權的虛偽和假仁假義,「他對被視作自己朋友的人表現出狗一樣的眷戀,從這一點看,這個人難道不具有魔鬼般的美嗎?從眾多方面說,他是該受譴責的,是卑鄙無恥和令人可惜的,但是這種對自己偶像的絶對忠誠使他變得確實引人注目。」

伏脫冷是人間的撒旦,他的存在既邪惡又合乎情理,正如莫洛亞①所說:「博物學家研究物種關係後,發現在一定的氣候條件下,動物與植物趨于平衡。這種平衡既非道德,亦非不道德,客觀就是這麼存在着。人類社會也一樣,靠一定數量的首腦、職員、醫生、農民、食客、花花公子、高利貸者、犯人、律師、貴婦、老闆娘、女傭人的存在,才能正常運轉。社會形態變了,世間的人們依然如故。」伏脫冷這類人還會繼續存在下去。

①莫洛亞(一八八五—一九六七),法國小說家和歷史學家。

十九世紀上半葉是法國資本主義同封建主義繼續鬥爭,並最終取得勝利的時期。《交際花盛衰記》的故事發生在一八二四至一八三○年間查理十世治下的復辟時代。作者嚴厲抨擊金融資產階級,把「銀行界的路易十四」紐沁根罵成「猞猁」,指出百萬富翁的錢是由法蘭西銀行代為保管的,「在我們這裡,邪惡來自政治法律,憲章規定了金錢統治,發財便成了這個不信神的時代的最高信條。高層社會儘管有眼花繚亂的金銀財寶,又有一堆貌似漂亮的詞藻,它的腐敗遠比低層社會下流的、基本上是個人的腐敗更為醜惡」。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