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下 - 99 / 141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下

第99頁 / 共141頁。

(7) 仰而跂之:謂仰首高攀。跂,踮起腳尖。

(8) 俯而就之:降格屈從。《之禮記。檀弓上》:「子思曰:先王之制禮也,過之者,俯而就之;不至焉者,跂而及之。」以上兩句化用其義。

(9) 「學者」四句:意謂讀書人為傳世而立不朽之言,即使他享受高俸也不算過分。《左傳。襄公二十四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雖久不廢,此謂之不朽。」《疏》:「立言,謂言得其要,理足可傳。」

味列八珍,指古時饋食于王的八種烹飪方法。《周禮。天官。膳夫》:「凡王之饋,食用六谷,膳用六牲,飲用六清,羞用百二十品,珍用八物,……。」

《注》:「珍謂淳熬、淳母、炮豚、炮牂、……珍、漬、熬、肝膋也。」泰,泰侈、過分。

(10)「如此」三句:指以賈奉雉所鄙棄的文章獵取功名,縱然取得高官,也是可恥的。台閣,指宰相之類的重臣。

(11)賤則弗傳:意謂當世重官位,如果政治地位低下,文章也就不能傳世。

(12)物事:東西;這裡指陋劣的八股文。進身:發跡:陞官。

(13)邑邑:憂鬱不樂。此據鑄雪齋抄本,原作「邑」。

(14)落卷:落選的考卷。

(15)(t à踏)茸氾濫:形容文詞格調低下,語意浮泛。茸,此據鑄雪齋抄本,原作「冗」。茸,猶「闒茸」,卑下。

(16)榎(jiǎ甲)楚:「榎」和「楚」都是古時學校的體罰用具。見《禮記。學記》。

(17)束閣群書:把群書束之高閣!意謂不用讀書。

(18)七題:即「七藝」。鄉試第一場試時文七篇,四書三題,經書四題。

(19)竄易:更改。

(20)隔世:間隔一個世代;謂時間久遠。

(21)經魁:明清科舉分五經取士,每科鄉試及會試,于五經中各取其第一名,明代稱之為五經魁首,清代稱「經魁」。此指鄉試經魁。

(22)以金盆玉碗貯狗矢:此喻名貴而實劣。《新五代史》卷三三《孫晟傳》:孫晟依南唐李昪,「與馮延已併為昪相。晟輕延已為人,常曰:」金碗玉盆而盛狗屎,可乎?‘“

(23)儻來:不意而得。《莊子。繕性》:「物之儻來,寄也。」此謂意外得來的富貴,如過眼煙雲。

(24)「須將此身」句:意謂不僅功名富貴,連自己的存在也應置於心意之外。

(25)餌:糕餅。

(26)屨(j ù具):麻鞋,草鞋。

(27)穿射:照射。

(28)指數(shǔ暑):指示點數。

(29)收神:集中意念。凝坐:端坐。

(30)蘭麝:蘭花與麝香,指脂粉香氣。

(31)夜已向晨:《詩,小雅。庭燎》:「夜如何其,夜向晨。」指天將曉。

(32)譙呵:大聲斥責。譙,同「誚」,責問。

(33)望君奢:對您期望過高。奢,過分。

(34)弱步:步履孱弱,指行走緩慢。

(35)劉阮返自天台:相傳東漢永平年間,剡縣人劉晨、阮肇入天台山樵採,遇二仙女,留住半年,及至還鄉,子孫已歷七世。見劉義慶《幽明錄》。

(36)間捷:聽到科舉考中。

(37)迨歿:及至其子死去。

(38)窮踧(c ù促):貧因。踧,同「蹙」。

(39)苫(shà善)覆:用草苫蓋。

(40)屈指:計算。

(41)霪(y ín 銀)霪:雨落不停;形容淚流不斷。

(42)曾、玄:曾孫或玄孫。此據鑄雪齋抄本,原避諱作「曾、元」。

(43)調飪尤乖:飯菜做得更差。調飪,調味烹飪。乖,不合意。

(44)嫻:熟悉。

(45)嘑爾與之:謂供給食飲,極不尊敬。嘑,呼,爾,你。對祖父母徑呼為「你」,為大不敬。

(46)試入邑癢:考入縣學為生員。

(47)共筆硯:一同學習。

(48)連捷:指鄉試、會試連續考中。

(49)以侍禦出巡兩浙:以御史街巡察兩浙地區。侍禦,清代稱御史為侍禦。兩浙,浙東和浙西。

(50)赫奕:顯耀、盛大。

(51)鯁峭:耿直。

(52)屢疏恬退:屢次上疏皇帝,要求辭官。恬退,淡泊,安於退讓。

(53)俞旨:皇帝許可的旨意。

(54)擯斥不齒:意謂斷絶關係,不視為孫輩。擯斥,棄絶。

(55)篡娶:強娶。

(56)當道:當權的人。道,指仕路。

(57)充遼陽軍:發配到遼陽充軍。遼陽,古縣名,清為遼陽州,在今遼寧省遼陽市南部。

(58)孽案:指人間經歷。孽,佛家語。

(59)殷作:大作。

(60)虞候:指巨舟上的侍從人員。

(61)押隷:解差。

(62)篙師:船伕。

(63)陳大士:名際泰:臨川人,與艾南英等以文名天下。明崇禎年間進士,年已六十八歲。

(64)更作:重作。

(65)闈墨不及諸稿:科場應試的文章不如平日的習作。

(66)仙骨:道家語,指升仙的資質。

(67)以口腹自貶:為生活所迫而貶抑自己;指賈奉雉隨俗應舉,違心而行。口腹,指飲食。

(68)中(zhòng種)人:害人。中,傷害。

胭脂

東昌卞氏(1) ,業牛醫者(2) ,有女小字胭脂,才姿惠麗。父寶愛之,欲占風于清門(3) ,而世族鄙其寒賤,不屑締盟(4) ,以故及等未字。對戶龔姓之妻王氏,佻脫善謔(5) ,女閨中談友也。一日,送至門,見一少年過,白服裙帽,丰采甚都。女意似動,秋波縈轉之(6).少年俯其首趨而去。去既遠,女猶凝眺(7).王窺其意,戲之曰:「以娘子才貌,得配若人,庶可無恨。」

女暈紅上頰,脈脈不作一語(8).王問:「識得此郎否?」女曰:「不識。」

王曰:「此南巷鄂秀才秋隼,故孝廉之子。妾向與同裡,故識之。世間男子無其溫婉,今衣素,以妻服未闋也(9).娘子如有意,當寄語使委冰焉。」女無言,王笑而去。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