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29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29頁 / 共170頁。

(53)「而況」四句:承接「同心倩女」四句:領起下文科場失意的感慨。

意思是,又何況應舉文章是我輩讀書人精心結撰繕寫;它是否能遇真賞,正決定着我們命運的窮通呢!繭絲,比喻文章章句妥貼。本《文心雕龍。章句》:「章句在篇,如繭之抽緒。」(緒,即絲)。蠅跡,即蠅頭細字。陸游《讀書詩》之二:「燈前目力雖非昔,猶課蠅頭二萬言。」比喻文章繕寫工整。

學士,學子、讀書人;與隔句「我曹」互立足義,意為「我輩讀書人」。嘔心肝,用唐代詩人李賀事。李商隱《李長吉小傳》寫李賀作詩構思極苦,其母嘆息說:「是兒要當嘔出心肝乃已爾!」流水高山,用伯牙「志在太山」、「志在流水」的琴曲(見《呂氏春秋。本味》)比喻高雅絶俗、不易被人賞識的作品,通,溝通。性命,品性和命運。作者認為,文章是作者性格、品質的表現,它的遭遇如何,則決定作者的命運窮通,所以說文章溝通性、命。

(54)「行蹤」二句:經歷之處,總難遇合,只能空自對影愁嘆。行蹤:蹤跡所到之處。落落,孤單落寞的樣子。左思《詠史詩》:「落落窮巷士,抱影守空廬。」對影,身與影相對,形容孤單。李白《月下獨酌》:「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55)「傲骨」二句:生就嶙峋傲骨,不能媚俗取容,唯有自惜自憐。嶙峋,用山石突兀形容傲骨堅挺。搔頭,失意無計的樣子。杜甫《夢李白二首》:「出門搔白首,若負平生志。」自愛、自惜、自珍。又,《詩。邶風。靜女》:「愛而不見,搔首踟躕。」《方言》注引作「薆」,義為隱蔽,則搔首自愛,謂抑志自持,不失其節。

(56)「嘆面目」二句:意思是,自嘆窮厄困頓,招致勢利小人的嘲侮。

面目,指服飾容止等外觀表現。酸澀,寒酸拘執,不舒展灑脫。來,招致。

鬼物揶揄,比喻勢利小人的奚落。《世說新語。任誕》劉孝標註引《晉陽秋

》:

晉代羅友為桓溫掾吏,不得意。一日,桓溫設宴送人赴郡守任,羅到席最晚。

桓溫問他,他回答說:「民首旦出門,于中途逢一鬼,大見揶揄,云:」吾但見汝送人作郡,何以不見人送汝作郡耶?‘“

(57)「頻居」四句:意思是說,多次落榜的人,從人身到文章,都被世俗譏貶得毫無是處,頻居康了之中,多次處于落榜境地。宋范正敏《遯齋閒覽》:唐代柳冕應舉,多忌諱,尤忌「落」字,至稱安樂為安康。榜出,令仆探名,還報曰:「秀才康(落榜)了也!」又據宋范公偁《過庭錄》:宋代孫山滑稽多才,偕鄉人子同赴舉,榜發,鄉人子落榜,孫山名居榜末。鄉人問其子得失,孫山說「解名(榜文名單)盡處是孫山,賢郎更在孫山外。」

後因又稱落榜為「名落孫山」。

(58)「古今」四句:大意是說,古往今來,因種種原因而悲憤痛哭的人很多,只有懷寶受誣的卞和像你;舉世賢愚倒置,能識俊才的伯樂在當今又是誰人!卞和惟爾,意思是只有你的處境類似卞和。卞和!春秋時楚國人,得璞于楚山中,獻之厲王、武王,皆以為誑,刖其左右足!文王立,卞和抱璞哭楚山下,王使人理其璞,得美玉。見《韓非子。和氏》。逸群之物,超群的駿馬。伯樂伊誰!誰是伯樂。伯樂,春秋秦國人,與秦穆公同時,姓孫名陽。其事略見于《莊子。馬蹄》、《楚辭。懷沙》、《戰國策。楚策》等記載。伯樂善相馬,後代因以喻善於識才的人。《漢書。賈誼傳》載,賈誼曾說:「臣竊惟事勢,可為痛哭。」屈原《九章。懷沙》有「變白以為黑兮,倒上以為下」,「伯樂既沒,驥焉程兮。」

這四句概括了這些病憤之言。

(59)「抱刺」四句:意思是,當道無愛才之人,不值得幹渴!反側展望,四海茫茫,竟無以容身。《三國志。魏志。荀彧傳》注引《平原禰衡傳》:“衡字正平。建安初,自荊州北遊許都……時年二十四。是時許都雖新建,尚饒士人。

衡嘗書一刺懷之,字漫滅而無所適。「又《占詩十九首》:」置書懷袖中,三歲字不滅。「此綜取其詞成句。趙翼《陔餘叢考》:」古人通名,本用削木書字,漢時謂之謁,漢末謂之刺;漢以後則雖用紙,而仍相沿曰刺。“刺,即後代的名帖、名片。明清時用紅紙書寫名帖,用於拜謁,又稱拜帖。滅字,字跡磨滅。

(60)「人生」三句:仍是作者痛憤之言,大意是:在人生的道路上,大可不必認真、清醒,只須閉眼走自己的路,行心之所安;一切聽天由命。闔眼:有不理會是非曲直、不計較得失、不與別人比量等意思。放步,走自己的路,行心之所安。造物,造物主、上帝。低昂,抑揚,升沉、意謂擺佈。

(61)昂藏:氣概不凡的樣子。

(62)令威:借指淮陽縣令「關東丁乘鶴」。《搜神後記》:丁令成,漢遼東人,學道于靈虛山。後化鶴歸遼,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塚纍纍。」遂衝天飛去。

四十千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