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海瑞傳 - 2 / 155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夫人勸阻曰:「你雖性至孝順,但你年紀幼稚,郊外無靖,倘有不測,我何賴焉?此欲盡孝而反增不孝也。」瑞聞母諭遂止,在家守制。夫人便晝夜令他誦讀,雖夏暑不輟。未幾服滿,瑞年已十三。或有勸瑞應童子試者,瑞對曰:「我年尚幼,經史未通,若出應試,必被人笑,徒費筆墨。不如閉門苦讀,待我淹貫了,然後去也未為遲。」夫人聞瑞在外答友之言,私喜曰:「此兒不務矜浮,日後必有實學。」於是更加約束,母子二人,切磋嚴如師弟一般。

瑞性做好菊,不喜趨承。嘗有《品菊》詩曰:繞籬一二費平章,五色迷離滿徑香。

晚節豈容分上下,蓬門畢竟育低昂。

范村譜訂名多誤,酈水空傳種最良。

欲向澹中尋更澹,鬢絲愁落滿頭霜。

《伴菊》詩云:柴門重聞日悠悠,願向閒花穩臥游。

俗骨不堪同入夢,芳心曾許獨探幽。

性情淡處常相對,靖冷香中過此秋。

莫遣風仙借婢職,夜深牆角已低頭。

夫人見其詩雅淡,知瑞他日晚節獨堅,必為一代忠臣者,嘗謂之曰:「你終日讀書,不求聞達,究有何益哉?」瑞曰:「兒苦讀書,非不欲進取。但念母親年屆喜懼,兒恐一旦成名,就要遠離膝下,故此忍隱,不欲為母親憂也。」夫人怒曰:「為人子者,不欲揚名顯親,豈欲我死後你方進取耶?馬鬣雖封,銘旌七尺,我亦不得親見也!」瑞聞母怒,跪而慰之,謝罪不迭,夫人怒始稍息。瑞從此益勵詩書,以圖進取。

次年學院按臨,瑞便出應試,果掇芹香。夫人喜曰:「你得一衿,我死瞑目矣。」簪笑同庠諸友勸同赴省,以奪秋魁。

瑞每以母在家無人侍奉終日,不欲行。及至其母聽了瑞答友之言,遂勉之曰:「你每以我在家,無人侍奉為辭,不欲相離左右。但功名大事,我尚強健,你可前去,不必掛念。」瑞見母如此吩咐,不敢有違,遂打點行李,會齊諸友,望着海康而去。

到了雷州,舍舟登岸趕路。一夜,月明風輕,瑞在旅店裡睡不着,偶步園中。時已三更向後,店中諸客俱已熟睡。仰望星斗滿天,萬籟俱寂。忽聞有人說道:「昨夜前村張家祭鬼,我們正好前去尋些飲食,偏偏又碰着這位海少保在此。土地爺好沒來由,卻要派我們在此伺候,他老人家便安然坐著,好不教人忿氣呢!」一人道:「你莫怨他,他乃是一方之主,你我都是受他管的,怎麼不聽使令?這是應該的,不必多說。恐怕這老兒聽見了,又要責罰呢。」一人道:「怕什麼?此老太不公道,但是有得奉承他的,便由人去橫行滋擾;若是我等窮鬼,他便專以此勞苦的事來派着呢!」一人道:「你且說他怎的不公平呢?」那人道:「即此張家一事,就可見其不公矣。張家的女兒,昨因上墓拜掃,遇了這個王小三,在路上撞見了。欺她孤兒寡婦,隨就跟了回去,作起祟來。她家好不驚慌,不知被他弄了飲食。那日,張寡婦到此老兒處禱告,求他驅除。這老兒初時甚怒,立刻拘了王小三到廟,說什麼要打、要罰他。後來王小三慌了,即忙應許了些金帛。這老兒便喜歡到極處,不但不責罰他,反助紂為虐,任他肆擾呢!」一人道:「怪不得張家今夜大設飲食,他便安安穩穩的前去受領,卻遣我們在此伺候這海少保呢。」一人道:「怪不得你說他。」海瑞聽得明白,才知是鬼在此議論,暗喜自己有了少保的身份,不覺咳嗽一聲,倏而寂然,海瑞亦回房中安息,自思土地亦受鬼賄,心中大怒。

至天明起來,梳洗了,諸友便要起程。海瑞道:“且慢着。

今日有一奇事,待我弄來你們看看。”諸友不解其故,快問道:「荒郊野店,有什麼奇事?不如莫管閒事,趕路要緊呢!」海瑞道:「列位有所不知。這裡有一張家,她是個寡婦,有一女兒,被野鬼王小三作祟,大索祭祀。本坊土地反與鬼通同擾攪,你道奇麼?」諸友問道:「你怎的知道?」海瑞便將夜聞鬼言備細告知,但不說鬼稱自己是少保。諸友聽了,各各驚異。況且都是少年,未免好事,各人都慫恿海瑞,要看他怎麼處置那土地。海瑞便向店主人問明,哪裡是土地廟並張家的住址。用了早飯,便望着那土地廟而來。正是:正氣能驅魅,無私可服神。

畢竟海公到了那裡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第二回  張寡婦招婿酬恩

三生石上舊姻緣,萍生朱陳百載堅。

信是嫦娥先有意,廣寒已贈一枝先。

卻說海瑞在旅店,因前夜聞得眾鬼說那土地不公,縱容野鬼王小三在張家攪擾,圖其祭祀飲食的話,遂忙用早膳,攜着諸友,取路先來至那土地廟。

只見那廟是靠着路旁的,高不滿三尺,闊才二尺,上塑神像。惟是香煙冷落,廟內的蛛絲張滿。有一張尺餘高的桌案,塵積寸許。眾人見了,不覺大笑曰:「如此荒涼冷落,怪不得他要收受賄賂。不然,十載都沒有一炷香呢!」

海瑞聽了,不勝大怒,便指着那神像罵道:“何物邪神,膽敢憑陵作祟,肆虐村民!今日我海瑞卻要與你分剖個是非。

為神者,正直聰明,為民捍衛殃難,賞善罰惡,庶不愧享受萬民香煙。何乃不循天理,只顧貪婪!既不能為民造福,倒也罷了,怎麼卻與野鬼串通,魅人閨秀,走石揚砂,百般怪祟,唬嚇婦女,索詐楮帛祭食?此上天所不容,人神所共憤。我海瑞生平忠正俠直,午夜捫心,對天無愧,羞見這等野鬼邪神!”

遂以手指着,喝聲:「還不服罪!」說尚未畢,那泥塑的神像,一聲響亮,竟自跌將下來,打得個粉碎。眾人見了,哈哈大笑。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