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原始密林的魔境 - 2 / 11
推理懸疑類 / 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他們意識到這一點時,已經臨近傍晚時分了。從清晨開始便馬不停蹄地向前奔走,按理說應該已走出十公里之遠。可仔細一瞧,他們仍然處在並無二致的景色之中。當他們發現自己又一次橫著穿過確已走過一次的地點后,疲憊之感便倏然襲遍了全身。
神林道子說她已經走不動了,這句話代表了大家的心聲,沒有誰再想繼續走下去了。
「肚子咕咕叫,又沒有香菸……」瀨川泄氣地說。
吃最後一頓飯是在昨晚六點鐘。一晝夜就要過去了,馬不停蹄地前進並無益處,只能消耗體力。由於此行是來攀登富士山,所以公共汽車內放有裝著盒飯或香菸之類的揹包,可是沒有誰把它們帶在身邊。
「我們已經運動過量了。」倉田淑子以責難似的口吻自言自語地說道。
「我有一個建議。」跡邊對大家說道,「不要再責怪誰或是悲觀失望了。也許用不了多久,搜索隊就會趕來的,而且我們也有可能靠自己的力量脫離險境。」
無人應聲。跡邊本人也很清楚,他的建議並無感人的力量。汽車失事何時才能被人們發現呢?即使能被發現,等人們意識到還有七個男女正徘徊在林之中也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此外,就是知道還有人活著,搜索隊也未必能夠前來搭救。
富士山下的林海是一個連搜索隊也會一併吞沒的綠色魔境。據報道:在調查東海道自然小路時,人們曾發現了許多因踏入林海不知歸途而葬身於該地的白色屍骨。
「噓!」突然,瀨川低聲噓了一聲,「有人在偷看我們!」
「有人在偷看我們?喂,在這個時候別嚇唬人好不好?」秋元氣沖沖地說道。
「我可不是開玩笑嚇唬你。有個東西在動,我一直沒敢吭聲,從今天早上開始,我已經看到兩次了。兩次都是同一個黑影。什麼東西……」
「算啦。別往下說了。」倉田淑子打斷了對方的話。她那白皙的臉上出現了一種並非完全出自疲勞的痙攣。
「如果你確實看到了黑影的話,那傢伙也許是熊。只要沒帶著小崽,熊是不會襲擊我們的。不過還是加點小心為好。」跡邊提醒道。其實,跡邊也從今天早上開始就已經覺察出他們身邊似乎跟著一個活物。

第二章



2



太陽開始落山了。他們側耳傾聽,始終沒有搜索隊要來的跡象。看來只有露宿林海之中了。
「我們有必要選一個頭頭。」瀨川提議,「選跡邊先生怎麼樣?他是『農大』的教授,對山啦植物啦好像都很熟悉,此外年齡也最大。」
「沒那個必要。」
瀨川話音未落,秋元便提出了異議。
「我也反對。」川原接著話茬兒說道,「不能因為他是教授就要叫他來當我們的頭頭。再說,他也上了年歲了。」
「不,選個頭頭是有必要的。在脫離險境之前我們應該統一行動。再說,我們中間還有女性。你是怎麼看的?」瀨川嚮明石問道。
「我沒意見。」明石以陰鬱的口吻答道。
「我也贊成。」倉田淑子說。神林道子也和她持同一看法。
「四比二。」
「我們不能受到束縛!這種作法是法西斯獨裁!」
「法西斯獨裁?真會找藉口。」瀨川打斷了川原的話。
「啊,大家別爭論了。」跡邊插了進來,「如果這種狀志還要繼續好多天的話,選個領頭的也許是有要的。因為統一行動在任何情況下都是一種強有力的武器嘛。夥伴之間要是鬧了分裂,本來能夠得救也會適得其反的。」
「我們可不是你的夥伴,只是由於這小子多嘴多舌才走迷了路的。」秋元指著明石恨恨地說道。
「別提那件事。萍水相逢也是前世有緣嘛。好啦,我可是想和大家互相幫助逃出這片林海呀。」跡邊溫和地說道。適才有人說他上了年紀,聽罷心裡真有點兒火辣辣的。跡邊年方五十,四年前還在獵場上奔波。對他來說,襲擊獵物是次,鍛鍊身體才是首要目的。再者,帶著獵犬奔馳在山野之間對他的工作也有好處。他可以實地考查鳥獸的生態,可以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碰到意外的植物,其樂真是無窮。四年前的冬天,他到位於二十號國營公路附近的山麓去調查野豬為害的情況時還出了一點兒差錯——把滿一歲的珍犬紀州犬五郎給弄丟了。當時,五郎去跟蹤野豬,從此便一去不返。
儘管紀州犬是出類拔萃的獵犬,可他還是覺得五郎大概已經葬身於野豬那銳利的獠牙之下,因為它不過是一條幼犬而已,還沒有同野獸搏鬥的經驗。從那一年開始,他停止了狩獵。
要說體力,他滿有自信,自以為絕不會遜色于只會在口頭上譁眾取寵而實際上—事無成的瘦弱的學生。
跡邊躺了下去。雖然天色總是陰沉沉的,但朦朧的月光依然穿過樹木間的空隙灑入林海之中,照得周圍一片微明。寄身苔蘚的感覺倒也不壞。
秋蟲在鳴叫,於是便越發增加了林海的靜謐,聽起來異樣地刺耳。沒有人開口說話,空腹和疲勞已經減弱了他們的體力。
躺在一邊神林道子發出輕微的嘆息聲。倉田淑子睡在她的對面。
可千萬別發生意外呀!跡邊在心中祈禱著。看來堅持到明天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就算堅持到了明天,如果仍然沒有逃出林海的希望,結果又將會怎樣呢?跡邊感到飢腸轆轆,不久便產生了幻覺現象。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