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詐騙圈套 - 2 / 9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此此,被兩個男人架住,田關連聲音也發不出來。他想求援,但抬眼望去,儘管有許多人駐足翹望,卻沒有一個人敢站出來援救他。
到了土坡上,田關被鬆開了反剪的臂膀。
「混蛋,知道老子是誰嗎?!」
面目猙獰的矮個子男人問道。嗖地一聲,他從圍腰子中抽出了匕首。
「我要被殺死了。」田關的神思變得恍惚起來。他聽到了兩個男人的吼叫聲,聽起來卻好似兇悍的野獸的咆哮。在腹部感覺到一陣沉重的打擊的同時,他失去了知覺。
等他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警察的懷裡。他的嘴唇破裂了,腹部劇痛,並且感到呼吸苦難。當他被抱進巡邏車裡的時候,田關猛然又想起了那個白鬍子老人。
「大概活不了幾天啦。」老人陰鬱的聲音在他耳邊迴響。在這—聲音中,田關似乎又看見了重疊出現的矮個子男人的陰森森的臉孔,匕首的白光在他眼前閃過。他不由得又想嘔吐了。

第二章




第二天,田關仍然去公司上班。
這一天,有一個會議等待著他去主持,所以他準時走出了家門。昨天的傷勢倒不是特別嚴重。只是下巴紅腫,嘴唇破裂了。腹部受到的打擊還不至於留下什麼後遺癥,但裝有六萬日元的錢包被搶走了。
「算你命大,運氣還不錯。」這是警察對他講的話。如果沒有圍觀的人遠遠地監視著,他恐怕早已被小流氓刺死了。
停了這番話,田關不由嚇得發抖。警察的這些話,決不是聳人聽聞的誇張講法。那些暴力團的男人,確實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
田關沒有把昨晚碰到老人這件事告訴妻子。妻子是個膽小的女性,比田關小二歲,今年三十九歲。儘管已經做了一個高中生和一個初中生的媽媽,卻仍然像一個小姑娘,使丈夫覺得無法依靠。即使發生了什麼事,田關也不敢告訴她,因為她總是一味地把小事往壞處想,每日惶惶不得終日。
如果正如老人的預言所說,死期在近幾天內逼近的話,那不幸的、黑暗的陰影已經籠罩住了這個家庭。
田關小心翼翼地向車站走去。昨晚的那個老人的話壓得他心頭沉甸甸的。如今,他已經不再認為老人是和他尋開心或者是從精神病醫院逃出來的患者,他斷定老人決不是一般的人物。
昨晚,田關一直冥思苦想到很曉才睡著。理智告訴他應該否定這種荒唐的預言。然而,在預言被告知后的幾分鐘內,他就差一點瀕臨死亡的邊緣。對這件事,他應該如何理解呢?當然,其中也存在著疑問,就是說那個老人和兩個小流氓早已合計好了,在被老人告知預言后馬上襲擊了他。
「可是,有什麼動視呢?」動機不得而知。田關記得當時自己一邊思索著老人奇妙的預言一邊走著。他記得自己確實回頭看了一眼,而且正是在回過頭來的時候撞上了那個小流氓的。田關是個小心謹慎的人,如果不是因為回了一次頭,他絕對不會撞到貌似流氓的人身上去。想到這裡,田關打消了剛才的疑問。於是,田關的腦海中,只留下擁有不同凡響的容貌且帶有陰森森感覺的老人的面影了。
田關想起了早晨刮鬍子時從鏡子里看到的自己的臉。當然,他沒有看到隱藏在里側輪廊內的黑色火焰。但鏡子中的這張臉,由於嘴唇破裂,下巴浮腫,看上去顯得健康欠佳,無精打采的。
——反正活不了幾天啦。
連自己也無法否認的看法,在他的心底翻騰著。他無論如何也不能讓自己輕鬆一點,相反,對於預言的沉重的現實感卻深深地在他的心中紮了根。
就在這時,田關看見道路前方駛來了一輛轎車。田關心不在焉地瞟了一眼,發現駕駛者是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田關仍然心事重重地向前走去。他的頭腦中,除了那個老人和老人的預言外,已經無暇考慮到其它的一切了。
突然,傳來了貓的驚叫聲。只見一隻貓飛快地橫穿馬路。爲了避開貓,轎車偏到了路旁,直衝田關而來。
「要被軋死了。」田關差點嚇死過去。幸好,他站著的位置有一道竹籬。田關急中生智,撲向了竹籬。轎車擦著田美的身邊而過。
田關和竹籬一起倒在了地上。一時間他渾身動彈不得。胸部撞在一塊石頭上,數妙鐘內他感到窒息般的疼痛。過了一會兒,他終於搖搖晃晃地爬了起來。
一個人跑了過來。是駕駛轎車的老人。
「對不起,實在對不起。」
老人彈去了沾在田關西裝上的泥土,恐慌萬分。這是一個面目和藹的老人。
「請上車吧,我送您到醫院去。」
老人不停地向這裡點頭謝罪。
「用不著。」
慣魂未定的田關鐵青著臉拒絕了老人的好意。
「不知怎麼搞的,貓突然竄了出來……」
田關離開了絮絮叨叨為自己辯護的老人,像個夢遊者一樣向車站走去。他的心涼透了。在他的眼裡,整個世界一片黯然。
顯然,如果稍晚一步的話,他已經葬身在車輪底下了。
昨晚老人的預言確實是真的——至此,田關已不再懷疑了。他已經喪失了持懷疑態度的信心。無論是昨晚碰到流氓一事,還是剛才差一點發生事故一事,都說明老人的預言正在應驗。這是通往死亡之路的前奏。
他的心陣陣戰慄起來。他認為這種戰慄正是死神的預言。老人說過,他活不了幾天啦。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