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妖窟魔影 - 2 / 84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啊?真有意思!」
那對男女的身影消失在巖陰後面。
山岡從崖凹里爬出來,悄悄地向他們接近過去。
他初步判斷,這對進入洞窟的「入侵者」,看起來像是一對夫妻或者情侶,而不是什麼探險隊之流。但是,僅此而已,並不意味著事態有可能好轉。那種絕望感絲毫也沒有減輕。
這時,那對男女的聲音突然消失了。
山岡小心翼翼地接近那片巖石,他心裡七上八下,不知該採取什麼措施才好。那男的剛才已經說過有必要再作探險,事態已發展到這一步,山岡唯一的辦法,只有跟他們交涉。
可以對他言明,這地底深處有一座巖鹽的宮殿,但必須同時讓他弄明白,山岡是這座宮殿的發現者,擁有著主權,他只能夠協同山岡進行開採。
而在此之前,山岡想進一步看清楚,這是一對什麼樣的男女。
他從巖石後面探出頭來,悄悄地窺視了一下,瞬間,他慌忙縮回了頭來。
他看見那男人平躺在一塊巖石上,下半身完全裸露著,那女人也剝光了下身的衣裙。
山岡的心臟「撲通、撲通」地加快了跳動。
血液猛地升上了他的腦子,腦海裡燃起了一股情慾的火焰。
他凝神屏息地注視著這個場面:陽光筆直地照射在兩個男女完全赤裸的軀體上,染上了一層金輝。
那男人站立著。
當他脫掉了身上的衣服,看上去顯得分外強壯高大。他身上肌肉飽滿隆起。
山岡看著這個赤裸的男人,不由感到陣陣恐懼。他預感到,自己遠遠不能跟眼前這個男人相比較,他們之間那明顯的差別,使山岡頓時抉擇萎泄。
他無法設想,如果硬著頭皮去踴這個男人商量交涉,會有什麼樣的結局。也許這僅僅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的幻想。去跟這個男人講,這個洞窟是他山岡圭介最先發現的,他想讓他共同來進行發掘,不過所有權應當屬於山岡云云……那男人一定不等他把話說完,就會一腳把他給踢倒的。
這顯然不是一個能夠平等交涉的對手。
這樣一想,山岡開始懷著仇恨的心理來打量自己的對手了,他越來越感到他不如這個男人,因為從來山岡對自己的能力就沒有多少信心可言。如果較量起來,山岡只會是個可悲的失敗者。
那男人的軀體雄健無緣,充分顯示出一個男性的力量感和強度,僅這一點,就令山岡自愧弗如,充滿絕望。
山岡悲愴地蜷伏在巖石後面。
山岡狠勁兒嚥下一口口水,凝視著這人做愛場面。陣陣微風吹拂著那女人的一頭秀髮,她的臉龐被襯托得分外嬌美,撩撥人心,使山岡一上勁兒地吞口水。
在單調的動作下,那女人臉上顯出一種痛苦不堪的表情來,她現在像是已經忘記了一切,任憑那男人不慌不忙地享用著她的肉體,而在默默地忍受。
山岡的呼吸也急促起來。
他凝視著眼前的這一幕,忽然想起了妻子則子。妻子公開地跟她的情夫奸宿在一起,她的情夫,大概也就是像今天這個男人一樣吧,她雖然對山岡是非常冷淡的,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卻會熱情而放縱,任其採用各種姿勢來姦淫她,反倒感到無比愉悅……
強烈的憎惡涌上了他的心頭。
從這個女人的身上,他看見了妻子的醜態。
此時,那女人旁若無人似地大聲叫喚著。
那男的也隨聲應合。
「饒了我吧——!」她忘情地大喊起來!
——真是一對淫獸!山岡在胸中嘀咕了一聲。
在這可憎惡的場面中,這對男女的形象變成了妻子跟她的情夫,渾然結為一體。而自己,卻長期以來,遭受著他們的輕蔑和奚落,忍受著奇恥大辱。
眼前的這對男女,使山岡陷入了絕望的境地。他們看來百分之九十九是要採取下一步的探險行動的,那將把山岡眼看著就要到手的這座宮殿給毀於一旦,這可真是失之於毫釐呀!山岡猶如經歷了一場惡夢。這對男女把山岡再度擊落進不幸的深淵之中,真是惡魔!
這對惡魔如同想使山岡更為萎縮似的,在他的面前淋漓盡致的表演著這場性交的遊戲。
那女人扭過頭來喊叫著什麼。
山岡臉色蒼白,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她。
他那緊握著獵槍的雙手已經失去了血色,渾身不停地戰抖,這對可惡的淫獸,竟然絲毫無視山岡的存在,如此癲狂!一股不可抑制的怒火直衝他的腦門兒。
他們還要從自己手中奪走那座宮殿!
必須立刻除掉他們!
一股殺意剎那間涌上了山岡的心頭。這股殺意,實際是早已埋藏在他心度的一種潛在意識,出於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
決不能在此失敗!如果這一次再遭受失敗的話,那將意味著自己是一個永遠的失敗者,他將導致自我毀滅。
一層柔軟的外殼不知不覺地被山岡自己撕碎了。
山岡平端著獵槍,走了出去。
「不許動!」他冷酷地壓低聲音喊了一聲。
「啊!」那男人發出了一聲奇怪的尖叫,大吃一驚。那女的也嚇得哇地大叫起來。
「別動!動就殺了你們!」山岡緊扣著板機,對準那男的。
「這……這,這是……」那男人好半天沒有回過神來,「這是干……什麼……」
山岡一聲不吭,只是用雙筒獵槍緊逼著那個男人,滿臉殺氣騰騰。
「你要幹什麼?!你是誰?!」
那女人慌慌張張地從男人身前縮回了她的身子,抓住一條褲衩,遮住下身。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