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妖窟魔影 - 1 / 84
推理懸疑類 / 西村壽行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上冊
引 子
當山岡圭介來到琴川河的上游地區,已是時近中午。
山岡行走在巖石地帶時,極為小心謹慎。如果從同上次一樣的道路上通過,則很容易留下足印。山岡圭介連那足印也極力避免留下。
他每一步都儘量地避開土質鬆軟的地方,以及草地,把步子儘可能踩在土質堅硬的路面上以及巖石上,以免留下走過的痕跡。
他的整個行動都小心翼翼。
他深知,稍有不慎,就會導致嚴重的後果。
山岡進入到巖石地帶的中心部位。
他除了帶有獵槍、飯盒之類,還特意帶上皮尺和筆記本,用來測量填塞洞窟入口所需石塊的尺寸和進行計算,只要測出石塊的尺寸,也就可以計算出它的重量來,這樣,需要採用哪種規格的鏈滑車也便清楚了。
只有進行正確無誤的設計和施工,才能儘早地洞窟填塞起來。
山岡越來越接近洞窟。
突然,他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
在洞窟的入口處,放在一個狩獵用的帆布揹包。
一看見這個帆布揹包,山岡的兩腿止不住簌簌發抖。
最初,山岡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的眼睛,會不會是產生了一種幻覺!可是他再定睛觀察了一下,那件帆布揹包依然在目,決非幻覺。
緊接著,他又想到,這件揹包會不會是自己上次忘在這裡的呢?但他摸了摸身上揹著的揹包,這種僥倖心理立刻被無情地擊得粉碎。
——是誰?!
一定是有誰進入到這個洞窟!山岡邁著顫抖的步子,悄悄地窺視著洞窟。當中傳來了聲音,像是有人在說話,通過崖壁反射到洞口來。山岡感覺到像是有好幾十個人鉆進了洞里。
山岡也鉆進了洞里。
——完了,一切都完了!
他絕望至極。
山岡的視線忽然間變得一片昏暗,周圍的巖石就像是被籠罩在夕陽落照之中一樣,它上面的棱角都消失殆盡,看上去顯得灰濛濛的。
腳上的顫慄很快傳遍了全身,一股股惡寒從他的肌膚上掠過,他的骨髓中、肌肉中、面板下面,都像有陣陣寒氣向外直竄,奪走了他身上的熱量,他的心臟也活像被誰給掏得空空蕩蕩。
山岡用一種失神的目光,注視著這片夕照中的景物。
——應當怎麼辦是好!
他想到這一點,僅僅是想到而已,山岡已經充分地估計到,一切也許都無法挽回了,無論是被什麼人發現了這個秘密,這座宮殿都將消失,這種恐懼感,是他早在夢中就已經體味過的。
他呆呆地凝神著天空。
只有共同來開發——山岡心中,忽然間冒出了這個念頭來。能不能共同來佔有這個宮殿?從洞窟中傳來的如同咆哮一般的聲波來看,進入到洞窟中的,絕不是一個人。
如有對手拒絕他的這個提議,又該怎麼辦呢?!
對方如果人多勢眾,山岡是難以抵擋的。
萬一,進入洞中的這些人是地質學者或者是其它什麼探險隊,又怎麼辦?!假如在他之前,就有人率先發現了這座洞窟,並且組織了龐大的探險隊……
那就毫無辦法可想了。
絕望把山岡的身子都快給扯碎了。
他是懷著何等的心情,發現這座洞窟的啊!
——山岡圭介的嘴唇顫抖著喃喃自語道,聲音聽上去也在顫抖。
那座光的宮殿從他的視網膜上消失了,猶如一塊燒紅的炭塊正在冷卻,化成灰燼。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山岡一邊喃喃自語,一邊低垂下視線,他的手緊緊地抓住膝頭,手指甲變得青白失血,手背上的青筋暴露,看著看著,山岡的視線模糊起來。
這雙手,連一次幸運的機會也未能抓到過,它是那樣的蒼白而軟弱,歷盡了一個小職員的悲哀生涯,它未能替自己和家人掙得半點幸福,有何之用!
山岡心裡充滿無限悲哀。
他的眼淚止不住奪眶而出。
猛然,他的腦海中又浮現出了妻子的嘲笑神情來。他預感到,恐怕從今天夜裡開始,妻子將拒絕與他同房了,即使她願意將身子再借給自己,他卻再也鼓不起勇氣去摟抱她了。
「一切都完了……」
山岡絕望地嘀咕道,坐到了地上。
這時,他忽然聽到從洞內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
山岡慌忙從地上站起身來,逃了出去。他一邊向外跑,一邊恍恍惚惚地想,這是在幹什麼?自己為什麼要逃跑?我是不應該逃跑的呀,我應當死守在這裡,捍衛自己首先發現這個洞窟而應得的權利才是呀!
然而,他無法讓自己停下腳來。他的兩條腿根本不聽使喚,把那些希望呀,決斷呀什麼的全然不顧,一個勁兒地向著洞外逃去。
越過幾塊巖石之後,他在一個崖凹的陰影處隱蔽下來。
從這裡雖然看不見洞窟,但卻能觀察到四周。山岡像一個伺機作案的罪犯一樣躲藏在那裡,死死地盯著洞口方向。
不一會兒,從洞窟里走出來一對男女,男的約摸三十歲左右,女的只有二十七八歲,他們看上去都像是業餘獵手,肩上扛著一桿雙筒散彈鎗。
那男的跟那女人挽著胳膊,一邊吸著香菸,一邊向外面走過來。
山岡聽見了他們高聲的講話。
「我看,是很有必要再作一次探險的。」
「是啊,這洞可真夠深的!也沒見鐘乳石什麼的,我看這是個有點奇怪的洞窟呵。」
「唔,說不定,這是誰隱藏秘寶的秘密寶庫呢!我看見裡面像是有人踩踏后留下的痕跡。這證明有什麼人曾經反覆從這裡通過。」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