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殺機四伏 - 2 / 66
推理懸疑類 / 大藪春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話音很熟,是自己的老上級,警視廳新設定的偵察國際性犯罪的偵察互科科長小野寺警視。
「我接到了去新加坡的電令……。」
「長途旅行,想必很累,拜託你了。說實在的,真想讓你平點回來呢!」
小野寺警視也覺得有點過意不去,向他表示歉意。偵察互助科是爲了協助國際刑警組織,偵察外國人在日本國內的罪犯以及日本人在國外犯罪而新設定的機構。歷來專門對付偷盜之類的刑偵兼管國際犯罪,但是爲了真正發揮國際刑警組織成員之一的作用,三科被擴大而成為一個專業性的國際刑偵互助科。大妻將在該科押際互助股任股長。
離巴黎前,駐法日本人開了個歡送會,並祝賀他榮升、返國工作。可是,大妻警部卻幽默地說:「哪裡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只不過在刑事警察前面加上『國際』兩字而已,這隻能說明,日本也開始需要國際刑警這一事實罷了……」。說得與會者鬨然大笑。
誠然,大妻警官僅僅是一位地道的刑警出身。是一名搜查扒手、偷盜的刑偵三科的普通刑警。但是,他畢業於一流大學,擅長英、法兩國語言,口語很流暢。並且,他不斷地順利通過晉級考覈,30歲就位居警部之職,他是作為優秀刑警,被派遺到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深造的。
大妻警部在警視廳時,曾查獲過有人在意大利偽造旅行支票。還有,當熱內亞市立美術館珍藏的名畫《齊恰諾·克拉巴喬》在車京露面時,是他一眼看出破綻,那是贗品。他在國際形警組織深造時,在阿姆斯特丹運河的日本人溺死事件以及津捕從日本潛逃到歐洲的智利偷盜集團等案件中,他大顯身手,立了大功。
東京,國際化的犯罪蔓延滋長,日甚一日。此時此刻,小野寺科長內心的確在盼望大妻警部早日回國工作。
「案件詳情不明。但是,據新加坡警察總部說,有個日本人模樣的男子,背後被人打了一槍,漂泊在馬六甲海峽。」
「是不是日本人還沒有確認吧?」
「但願不是。看來,連日本大使館都難以處置,要求這裡派人去,不過,與其我們這裡另派人,還是你去一趟來得迅速,怎麼樣?請你辛苦一趟吧!」
「倘若是日本人怎麼辦呢?」
「那就請你隨機應變。偵察權在新加坡方面。新加坡雖然是象淡路島那樣的小島,但是,它卻是一個合法的獨立自主的共和國,不可無視他們的偵察權力。一切事情請與當地的警察總部商量好再採取適當的行動。總之,請注意,不要由於偵察問題引起國際糾紛。」
「這個請放心。我既是日本警視廳的,同時又有國際刑警部特派員的頭銜,新加坡方面諒必也不會冷待國際刑警組織的人吧?」
「總之,一切都委託你啦!另外,回日本時,有人一定要同你見面呢?」
「是誰呀?」
「一個女的,你不認識的……」
「女的?!是個女孩子嗎?」
「何必那麼吃驚呀!你已經到了成家立業之年啦!總是讓妹妹照料你的生活,真也太可憐啦……」
大妻警部的腦海裡一閃妹妹阿霞的面龐——她今年已從女子大學畢業,該是23歲啦……,她該出嫁了。他替妹妹盤算著,可自己的婚事卻從未認真想過。
他的職業是國際刑警,追捕的對手中有很多外國人都藏有護身手槍,今後何時何地都會喪命。想到這些,他毫無娶妻育子的情緒。
「總之,就算是我工作的開門炮,盡力而爲吧!」大妻警部說完,掛上了國際長途電話。

第一章 漂浮在馬六甲海峽的男屍(2)



2



大妻警部在新加坡的柯頓國際機場辦完入境簽證,已是當地時間晚十點多了。稅關檢査結束后,他步出大門。只見一位穿中式服裝的美貌女郎敏捷地來到他的眼前。
「您是大妻警部先生嗎?」
「嗯?……正是!」
大妻警部在新加坡並無親友,他不由得詫異地審視對方。
「受警視廳的委託,來接您的。」
「您是?……」
「我是新加坡警察總部犯罪刑偵部兇殺刑偵科的鳳仙警部。」
大妻警部不禁愕然瞠目。自稱為警部的那位女郎大約二十六七歲,歐亞血統的膚色,容貌標緻,是位俏麗、風韻動人的美女子,而且,她竟說著純熟流暢的日語。
「令人驚奇!您這樣漂亮的小姐竟會是兇殺刑偵科的警官?」
「貴國警視廳也有女警官嗎?」
「是啊,有當然是有啊……」
的確,警視廳也有女警官,首批錄用的女警官,現在大都成為有關警務的內勤工作負責人,一般都已經年逾40。像鳳仙警部那樣妙齡的女警官,充其量是個巡查部長罷了。
「您的日語說得真棒啊!」
「我曾在日本留學6年呢。」
「6年?!」
「是啊。我先後畢業於女子短期大學和四年制的女子大學。學的都是日本文學。」
「果然不同凡響。」
「在日本,大學畢業的警官晉級也很快吧?在新加坡,也是有學歷的晉陞都很快。不過,我升警部才二個月。旅館給您訂好了。」
「非常感謝!說真的,我還在琢磨住哪家飯店合適呢?」
「訂了新開張的藍天美飯店,距警察總部僅僅一個街區,這樣也許更方便點,……」
「勞您費心啦!」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