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殺機四伏 - 1 / 66
推理懸疑類 / 大藪春彥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內容提要
內容提要:日本東京警視廳警部大妻正彥,受命去新加坡調查日本人被殺案件。遇難者山名三郎系右翼黑龍黨黨徒。從死者身上和他下榻的飯店裡搜到了大量假美鈔。大妻在新加坡漂亮的女警官風仙的協助下偵察此案。
然而,該案進入了迷宮,知情者先後慘遭殺害,兇手棋高一著,總是捷足先登,案情盤根錯節,扣人心絃。
大妻終於追查到黑龍黨的黨魁大山大八,帶著巨額偽造美鈔,偕同情婦搭乘豪華遊輪潛逃香港,於是與風仙跟蹤上船,終於將罪魁抓獲。大妻與鳳仙因此案聯姻結成伉儷。
全書緊張、曲折,日本風土人情及社會各階層內幕也可略見一斑。

第一章 漂浮在馬六甲海峽的男屍(1)



第一章 漂浮在馬六甲海峽的男屍


1
夕陽將大海染得血紅血紅。
向西遠眺蘇門答臘島的巴里桑山,黑黝黝的山脈蜿蜒連綿,漫山的晚霞,通紅耀眼。直射赤道的太陽,即將沉入地平線。
眼前的聖克薩島的輪渡碼頭,也閃爍著黃金般的光澤。位於新加坡南端的拉弗爾海岸的新加坡的象徵——邁拉伊奧雕像,傲立在夕陽餘輝的岸壁上。濺擊在海岸的波濤,被碎成鮮紅鮮紅的浪沫。馬六甲海峽的南端附近,漂浮的一具屍體,他亦沐浴著殘陽的餘輝。
「阿爸!水上有人!」
掌舵的李五,對正在船帆下抽菸的父親大喊起來。
「在哪?!」
「已經死了吧?真難辦!」
「不會是活的,臉朝下趴著呢。」
「那麼,還是用繩索套上拖回去吧。若是不理它,將來會更麻煩。」
李五的帆船,牽曳著屍體,來到新加坡河,消失在拖船的船群里。當那具屍體被拖上小船碼頭南橋附近時,白晝較長的南國業已夜幕低垂,已是9點多鐘了。
拖船的一名船伕,用報警電話999號報告發現了屍體。新加坡的999電話,如同日本的110號電話一樣,是呼喚警方的緊急電話。
位於塢頓街警察總部,和南橋僅相隔六個街區。5分鐘后,警察總部犯罪刑偵部的張部長就駕駛巡邏車,風馳電掣來到現場。
「你最好還是不看吧……」
張部長對同車前來的女警官鳳仙警部說著,話還沒完,就跨出了巡邏車。身穿藏青制服裙的鳳仙警官,輕盈飄然地由車上一躍而下。
打撈上岸的屍體四周,聚著一大堆船的船伕和過往行人,穿制服的警官忙於維持秩序,一看到張部長的到來,就大聲叱責著亂吵嚷的圍觀人群讓道。
「什麼身份?」
張部長詢問道。那個印度血統的高個子警官,卻聳聳肩,雙手一攤。
「身上有什麼東西?」
印度血統的警官對質問依然無言以對,只是搖晃著腦袋。
張部長望著死屍的面部,咂著嘴。繼而,他把屍體翻了個身,檢視後背,……啊!他緊皺雙眉,屍體上衣的左背骨下面,有一個小窟窿。
「把衣服脫下來看看。」
身材魁梧的印度血統警官,按吩咐扯下死者上衣,發現短襯衣上也有一個小眼兒。
「是槍殺?」
「子彈還在體內吧?」
鳳仙警部從張部長身後,望著屍體小聲說道。
「那是肯定的。前面沒有傷痕,我看像是恰好擊中心臟。」
「我看,他可能是日本人吧,您看怎樣?」
「理由呢?」
「耳朵旁和鼻樑上有戴眼鏡的痕跡。」
張部長「嗤」地笑了聲。
「就是說,戴眼鏡、掛著照相機、胸前口袋插鋼筆、戴手錶的都是日本人嗎?」
「這具屍體上衣袋也插著一支鋼筆呢?」
張部長重新將屍體翻過來,摘下胸前的鋼筆,用手電照著仔細地觀察起來。
這支鋼筆的造型,與門勃朗、派克、培里坎等相同。筆帽下邊刻有細小的文字——三里12.日本,羅馬字與數字清晰可辨。
「很像你說的,也許真是個日本人。不管怎樣,要解剖?把子彈取出來研究,你安排一下。」
鳳仙警部喊來印度血統的警官,同綜合醫院聯繫,並讓他叫運尸車來。
「是,是……」
高個兒的警察恭恭敬敬地向矮一頭的女警部鳳仙行了個舉手禮后,向巡邏車奔去。
「老爺,我們什麼也沒有拿呀,我們向關帝爺起誓!」
「知道、知道。你們都是誠實的船伕。」張部長犀利的目光注視著李五父子。
*********
大妻正彥警部結束了在巴黎郊外的國際刑警組織3年的進修,歸國途中,在卡拉奇機場收到了一份電報,命令他立即去新加坡。大妻警部請求空中小姐協助預訂了曼谷至新加坡的機票。
日航客機抵達曼谷的時間是上午10點5分。
「曼谷去新加坡的班機只直傍晚6點50分的航次。」
空中小姐邊看時刻表邊解釋。
「到達新加坡的時間呢?」
「19點25分?真沒辦法。那個班機能訂到票嗎?」
「能。這是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班機。」
「好吧,請訂那個班機的票吧!」
曼谷的棟姆安機場上空,驕陽似火。
機場的候機大樓同大妻警部所熟悉的巴黎、羅馬相比,設施稍遜一籌,大抵只相當日本的熊本地方機場。在這種候機室裡,他還得等待近6小時。
大妻警部掛國際長途,和東京警視廳偵察互助科通了電話。
「我是大妻。」
「哎呀!回來啦?」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