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木蘭奇女傳 - 3 / 60
古典小說類 / 佚名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唐棣花開李樹上,佔盡春光造化長。
逐水楊花空蕩漾,紅日偏不照山陽。
這四句童謠,據兒意見,首二句或是說唐國公李姓,上天眷顧,此人將來必受天命,而福祚無疆矣;第三句是說楊氏國祚不永;末句是說唐公居於山西,乃山之陰,非山之陽。父親壯志未銷,雄心不釋,進京一覽便回,切不可僥倖富貴。」若虛連連點首稱善。
過了數日,里長領兩個公差,求見若虛曰:「本縣太爺請孝廉公即日到衙中面試。」著虛聽了,一面治酒相待,一面安置行李,命李福作伴,囑咐二子用心讀書,又分付劉東好生看守家務。天錫、天祿送了數里,珍重而別。若虛到了城中,寓於安靜所在,到了試期,用了早膳,不一時街中炮響,城中老少人等,到行前爭看孝廉。果然一個個儒冠儒服,清氣宜人。知縣雖依著朝廷大典,礙著國制,不好張燈結綵,只打鼓升堂,三班六房一齊上前叩頭。知縣分忖道:「傳各處里長鄉約,一齊上堂。」眾人皆上堂叩頭。知縣道:「今朝廷大典,爾等站立答話。」然後問曰:「爾眾等所報孝廉,果出真實否?」眾皆曰:「皆是實行。」知縣又問道:「履歷、年貌俱各清白?」眾人曰:「不敢矇昧太爺。」知縣曰:「朝廷重典,務在得士,本縣不敢不盡心。」那禮房已將所報花名開成一冊,長者在前,少者在後,共有三十餘名。知縣逐一看過,提起筆來就點頭名。禮房一旁唱曰:「禮教鄉李逢吉。」李逢吉在堂下答曰:「有。」規行矩步,走上堂來,作了三揖。知縣雙手一拱,李逢吉站在一旁。知縣問曰:「秀士所學何經?」李逢吉答曰:「門生所習《書經》,兼通《易經》。」知縣又問曰:「學的那一種書法?」李逢吉道:「門生所學是楷字,兼學隸字。」知縣道:「你可當堂默寫《君陳篇》,並《五子歌》;以隸字默寫恒、升二卦。」李逢吉當堂就寫。知縣又點二名,禮房唱曰:「灄源鄉朱若虛。」若虎答曰:「有。」雍容雅步,匆匆上堂,作了三個長揖,侍在一旁。知縣問道:「秀士所學何經?」若虛答曰:「門生資質魯鈍,負性好學。感父臺善政,年豐民樂,故門生得以盡日讀書,門生卻六經皆通。」知縣喜形於色,又顧問曰:「是習那一種書法?」若虛答曰:「真草隸篆,兼而學之,恐不中父臺選舉。」知縣曰:「爾只以真字默寫《洪範》、《鹿鳴》二篇足矣。」若虛道命而坐。以後三十餘名秀士,俱逐一考試。午未之後,各人繳卷,一聲炮響,眾秀士依次而退。
過了三日,街中炮響三聲,梆鼓齊鳴,旗傘引道,兵壯侍從,楊知縣捧案送出儀門之外,貼在照壁之上。知縣方才進衙,那看案的人顛顛倒倒,到也好笑。若虛候眾人散去,方近前觀看:
第一名,朱若虛、李逢吉、王龍、陳益-、李懷玉、劉有光、楊輝、竇建柱。
末批云:
墨水污卷不取,遺失字句不取,書法不工不取,講義不清不取。
惟有那案上有名之人,各具門生帖子,齊進街中,謁見父師。知縣早已備酒相待。到了次日,又隨知縣進聖廟行香。一個個方巾大帽,插花披紅,好不光彩。知縣又限日期,引孝廉上府看驗。一路上鳴鑼開道,旗傘侍從人役送至沙口地界,早有兩隻大船在那裡伺候。知縣分付人役俱回,只留四個親隨侍從。見風平浪靜,命兩船相併而行。師生九人,有時談論詩書的樂意,有時談論為官的苦楚,有時談論民情狡猾,談到高興之處,便用詩酒交酬,唱和贈答,十分忘形。到了晚間,見雁浮寒水,鳥整合樓,星垂平野,月涌大江,果然江景如畫,洵不誣矣。
次日,到了黃州,見天色尚早,換了公服,同八名秀士到府堂,謁見府尹。先到清號房掛號,號役接了小禮,心中嫌輕,曉得楊知縣是清官,更兼朝廷大典,不敢怠慢,只得進門房去通報。門丁接了手本,進內署見府尊稟道「西陵縣楊廷臣,在儀門求見。」卻說這黃州知府,姓王名玖,向日是越王一個親隨,在越王跟前曲意逢迎,頗得其意。平陳之後,文帝賞錄功臣,越王冒加功績,遂得那黃州知府,與楊縣令素不相睦。幸他為官清正,無隙可乘。這一日,在內衙與老婆嘔氣,見門丁來稟道「楊知縣求見」,心有拂意之事,又遇拂意之人,自然怒上加怒,口中罵道:「這狗官來做什麼?前去問他,不守汛地,來此何事?」門丁出去了一會,又進來回道:「楊縣令帶著八名秀士,說是什麼孝廉,特送來驗看的。」王知府聽了此言,發一聲冷笑,罵道:「好不曉事的狗才!難道本府就是他做著不成?命他帶眾秀士一齊進來。」那門丁狗仗人勢,走出儀門,大聲喝道:「大老爺喚爾等一同進去!」楊廷臣引八個門生步入側門,見府尊坐在二堂之上,只得近前參見,分立兩旁。府尊問曰:「這都是你取的孝廉么?」廷臣答曰:「卑職採訪真切,皆是實行實學,現有試卷花押履歷為證。」府尊曰:「今日權退,明日再到轅門聽候罷。」卻說得聲色俱厲。可憐楊知縣有興而來,無興而回。正是:
雞群嫌鶴立,濁水混明珠。
要知後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第二回 竇忠怒擊虎頭牌 朱盈夢會痘神女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