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智除巨閹 - 2 / 37
古典小說類 / 起雲聲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熹宗見自己最寵信的愛卿守候在床邊,心甚寬慰。他又微微欠起身子,眼睛四下搜尋了一遍,然後失望地喃喃自語:「五弟信王怎麼不來見朕,五弟信王……」
魏忠賢恭敬上前,在熹宗耳邊輕聲勸慰:「皇上,信王千歲會來探視陛下的。請皇上好好安歇。」
熹宗點了點頭,重又閉上了眼睛。

第三章  進奉太和保聖湯


第三章進奉太和保聖湯
魏忠賢安頓好熹宗,疾步走出寢宮,來到側殿。太醫正惶惑不安地等在那裡。
魏忠賢一進殿門,便威嚴地逼視太醫,道:「皇后正在西大殿等著。說!皇上的病情究竟如何?如實稟報!」
太醫腿一抖,連忙跪伏在地:「啟稟魏公公,天命難違,皇上純陽耗盡,大限將至……」
「胡說!」魏忠賢狠狠怞了太醫一個耳光,「要是讓皇后知道實情,你還有腦袋嗎?」
太醫明白了魏忠賢的弦外之音,趕緊連聲應答:「卑職知道!知道!」
正在這時,太監杜勛來報:「稟報魏公公:客奶奶、兵部崔尚書、寧國公魏良卿前來探望皇上,進奉太和保聖湯。」
魏忠賢看了看來的人,放下心來。這些都是自己的親信。
魏良卿是自己的親侄子,自不必說,兵部尚書崔呈秀是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乾兒子,而那位被稱做奉聖夫人的客奶奶,即是前面所提及的那個客氏,除了與自己「對食」以外,更是一個讓皇上言聽計從的人物。
於是魏忠賢便放走了太醫,引領他們走向皇上的寢宮。
魏良卿手捧銀盤,邁著官步,登上臺階,銀盤上面放著一隻锃锃閃亮的銀瓶。
客奶奶、崔呈秀緊隨其後,亦步亦趨。
待步入殿內,跪在熹宗床前,連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后,魏良卿雙手端舉銀盤,款款說道:「微臣遍訪道庵寺廟,廣收保聖秘方,求得太和保聖湯進奉陛下,祝聖上早日康復,龍體萬安!」
說著,魏忠賢遞上用絲帛寫著的太和保聖湯的方單。
「賢侄忠心可嘉!」魏忠賢高興地讚許著,接過絲帛看了一眼,「有勞崔尚書審閱吧。」
崔呈秀知道這是魏忠賢的客氣禮讓,於是躬身一笑:「還是讓良卿兄自己稟報吧!」
魏忠賢點點頭:「那就良卿自己稟報吧!」
魏良卿接過絲帛,朗聲唱道:「秘方太和保聖湯——用名犬地羊,白龍幼駒,炙黃虎骨,斑龍血茸,仙草靈芝,取西山玉泉之水,在銀鍋內浸泡七日,蒸煮七日,以氣凝液,滴滴收聚,匯成太和保聖之液,補虛損,祛風寒,生精血,壯筋骨,解酒色房勞,除五臟俱損,有病治病,無病強身。」
魏良卿說完捧起銀瓶並手把銀壺,將保聖湯注入兩隻銀盞中……
客氏端起一杯,正欲試身先飲,魏忠賢一把摁住:「客奶奶,你是奉聖夫人,怎能讓你試身先飲哩!老奴一輩子侍候皇上,當是由我以身先試!」
「魏公公魏官兒,咱倆還分啥你呀我的!」客氏不無炫耀地,「賤妾可是把皇上打小奶養長大的。即便出事……」
「還是侄兒我試身自飲吧!」魏良卿說著便端杯一飲而盡。

第四章  張皇后召見太醫


第四章張皇后召見太醫
「皇上!」魏忠賢觀察良卿一陣之後,輕聲喚著扶起熹宗,「請萬歲爺進服太和保聖湯。」
熹宗睜眼看看眾人,見眾臣如此爭相試飲,大為感動,喃喃讚歎道:「眾愛卿都是大明賢臣啊!對朕一片忠心,可昭告天地。」
魏忠賢不顧年邁,親扶著熹宗餵服太和保聖湯,一口又一口……
「聖上!……聖上感覺如何?」眾人目光緊緊盯著熹宗。
熹宗轉動轉動眼睛,又咂了咂嘴,彷彿在尋找著自我感覺……
「朕覺得……一股甜熱暖氣通向心田,」熹宗愁眉舒展,屈肢伸臂地活動著腰身,「四肢頓感輕鬆,果真是聖湯仙液啊!」
眾人一聽高興得齊跪熹宗面前,大聲祝福:「皇上聖體萬安!萬歲萬歲萬萬歲!」
魏忠賢在御床前,雖說也跟著大聲歡呼,可一回到寧國府,他瞪眼看著這太和保聖湯,心中卻不免疑慮重重:「良卿,跟我說實話,皇上久病不治,太和保聖湯這玩藝兒行嗎?能保皇上支撐多久?」
宮中另外還有一個人同樣持有疑慮,那就是熹宗的正宮娘娘張皇后。
張皇后因為一直看不慣魏忠賢和客氏這幫狗男女的把持朝政、為非作歹、男盜女娼,所以對他們的一切行徑,都持有疑慮。此刻,她正在內宮秘密召見太醫。
張皇后嘴角掛著微笑,神色慈祥,態度和藹地詢問:「哀家單獨召見,就想聽聽你的實話。」
太醫跪伏在地誠惶誠恐:「微臣剛剛說的句句是真。皇上的確是偶感風寒,僅為小疾,不日即可康復。」
「果真如此?」張皇后微笑起身,不動聲色,淡淡發問:「皇上既為偶感風寒,僅為小疾,太醫悉心治療,怎麼皇上臥床半年,數次昏厥,病情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重?」
太醫無言以對:「這……」
張皇后淡淡一笑后又緊逼一句:「皇上既為小疾,不日即可康復,怎麼太醫束手無策?」
「張皇后……」太醫似乎想解釋什麼。
「我聽說反讓魏公公勞費心神,又興師動眾進奉太和保聖湯,真的僅僅是因為小疾嗎?」
「這……」太醫頭冒冷汗,他一邊擦拭,一邊不由自主地站起身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