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智除巨閹 - 3 / 37
古典小說類 / 起雲聲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張皇后伸手摁住太醫肩頭:「老太醫,坐,坐啊!」
太醫惶恐不安地緩緩落座,眼睛卻不敢正視張皇后。
張皇后見此,已略知一二,於是她盯視太醫,從容發問:「哀家知道,太醫出身世代相傳之家,三代御醫之門,大明王朝、皇上和內宮可有什麼對不起你的地方?」
「沒……沒有沒有!」太醫腦袋像撥浪鼓一樣,連連搖頭,「代代受到恩養,輩輩受到慈育,世世備受重用,微臣感恩載懷,戴德心中,世世代代做馬做牛也難報皇上的恩寵!」

第五章  太醫實話實說


第五章太醫實話實說
見太醫如此道來,張皇后微笑點頭,恩威並重地繼續說道:「皇上以一人治天下,龍體安康系及大明社稷禍福,系及大明江山安危,系及大明命脈承襲!如果大明命脈斷送在你的手中,三代御醫毀於一旦,世代功勛付之東流,你怎麼對得起大明王朝的恩養慈育,又怎麼對得起自己的列祖列宗!」
太醫一聽這話,似五雷轟頂,連忙起身「撲通」一聲跪伏在地:「臣……不敢……不敢!」
張皇后單名一個嫣字,雖說只有二十多歲,容顏嬌美,但卻是個正派剛烈的角色,她見太醫的防線已潰,便一語道破:「爲了茍且偷安,你怕魏忠賢,難道就不怕我一國之母嗎?!」
「卑職死罪!死罪啊!」太醫此時磕頭如搗蒜。
張皇后把語調緩和下來,說:「老太醫啊,皇上的病到底怎麼樣?」
太醫平靜了一下自己,悔愧萬分地說道:「罪臣如實稟告皇后:皇上陽氣已盡,大限將至,回生無望,歸天有期。」邊說邊老淚縱橫,「臣因畏懼魏公公瀅威,對皇后隱瞞實情,論罪當死,罪不容赦!死罪!死罪啊!」
張皇后噙著晶瑩淚水,放緩了聲調:「那太和保聖湯能起死回生,果有奇效?」
太醫連連搖頭:「太和保聖湯卑職也已驗實,雖無害,也並無奇特功效!」
張皇后:「我想也是。」
太醫又急切地陳言:「皇上已危在旦夕,絕無回生之術!」
張皇后冷靜地點點頭:「照此說來,皇上天命難違,還能有多少時日?」
「臣……臣不敢明言!」太醫驚恐難言。
「說!」
太醫抬起頭來目視皇后,幾乎是一字一頓地緩緩回道:「臣以為短不過三五日,長……難超旬日。」
張皇后閉目長嘆,過了許久,方發出一聲吩咐:「來人!」
太監王承恩應聲走出:「奴才在!」
張皇后看了看跪伏在地的太醫,面命王承恩:「賜太醫——黃金百兩!」
「是!」太監王承恩應聲複誦:「賜太醫黃金百兩!」
「謝皇后娘娘!」太醫如釋重負,起身謝恩,退出。
張皇后憂心如焚,心潮難平,她徐步走到窗邊,憑窗凝視,只見陽光下的皇宮一片寧靜,影壁上的盤龍如飛,栩栩如生……
「大明命脈!大明江山啊!」張皇后不由自語著,返身走向案旁,秉筆疾書……
張皇后環視屋內,目光盯在一艘做工精緻的紅木龍舟上,即命兩名宮女:「你們將紅木龍舟即刻送往信王府。」
「是!」兩名宮女應聲答道。
張皇后再將密信遞給宮女:「這封信一定要面呈信王。」
「是!」
兩名宮女化裝成太監打扮后,捧起龍舟,便邁步走出了坤寧宮。

第六章  信王仰天悲嘆


第六章信王仰天悲嘆
「站住!」承光門外,錦衣衛衛士手舉刀槍攔住了手捧龍舟、扮成太監的兩名宮女,惡狠狠地訓斥:「難道你們不知道嗎?太監嚴禁出宮!」
一位宮女正待解釋,突然一錦衣衛衛士帶著瀅笑尖聲叫了起來:「好啊!原來是宮女。你們膽敢女扮男裝,讓爺們檢查檢查!」說著就要動手動腳。
「放肆!」宮女厲聲斥責。
錦衣衛衛士嬉皮笑臉:「你們這些鮮花兒,久藏深宮,得不到皇上的恩露,芳心蠢動,熬不住想出宮吃野食去呀!」
「你們一個個活得不耐煩了是吧?」宮女怒目瞪視,舉手出示腰牌,「睜眼看看,這是什麼?」
錦衣衛衛士一看,嚇得魂飛魄散:「哎喲!我的媽呀!聖上御製腰牌:出宮放行!」說著揮手致禮,「二位姑奶奶,請!」
兩名宮女疾步出了承光門。
朱由檢系熹宗朱由校唯一健在的弟弟,兩人雖非一母所生,但因僅存兄弟二人,從小一道玩耍,所以也頗手足情深。自從哥哥熹宗當上皇帝之後,朱由檢也漸漸長大,后被封為信王,搬出皇宮,兄弟之間便極少見面。特別是當魏忠賢與客氏專權朝政之後,信王更是很少有哥哥的訊息。只是聽到風傳,哥哥沉于女色,不理朝政,每日只熱衷於木工製作。久無皇兄確切的訊息,今見宮女送來皇兄親手製作的紅木龍舟,信王頗為喜出望外。
這龍舟做工精巧,美妙絕輪。朱由檢將它供奉在香案上。
信王朱由檢面對龍舟恭恭敬敬地跪拜之後,情緒依然非常激動:「見物如見皇兄,這是皇兄親手刻雕的心愛之物啊!」感嘆良久,方轉身詢問宮女,「皇后可有什麼賜教?」
宮女遞過張皇后的密信。
信王朱由檢接過密信展讀,只見錦帕上寫著娟秀小字:「皇上病危,火速進宮。」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