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福爾摩斯探案 - 540 / 540
文學類 / 柯南道爾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警察蜂擁而入,手銬響過之後犯人就給帶到門口的馬車上去了。華生留了下來,祝賀福爾摩斯在他的探案史上又添了光輝的一頁。說話之間,不動聲色的畢利又拿着盛名片的托盤進來了。 

「坎特米爾勛爵駕到。」

「請他上來吧,畢利。這就是那位代表最高階層的貴族名士,"福爾摩斯說道,“他是一個出色的忠實的人物,但是有些迂腐。要不要稍稍捉弄他一下?冒昧地開他一個玩笑如何?照理說,他當然還不知道剛纔發生的情況。」 

門開了,進來一位清瘦莊嚴的人,清瘦的面孔上垂着維多利亞中期式的光亮黑頰鬚,這與他的拱肩弱步頗覺不相稱。福爾摩斯熱情地迎上前去握住那漠然缺乏反應的手。

「坎特米爾勛爵,您好!今年天氣夠冷的,不過屋裡還夠熱,我幫您脫脫大衣好嗎?」 

「不必,謝謝。我不想脫。」

但福爾摩斯硬是拉住袖子不放手。 

「請不必客氣,讓我幫您脫吧!我朋友華生醫生可以擔保,如今氣溫的變化非常有害健康。」

這位爵爺不耐煩地掙開他的手。 

「我這樣很舒服,先生!我坐不住。我只是進來打聽一下你自願張羅的案子進行得如何了。」

「非常棘手——非常棘手。」 

「我早就知道如此。」

在這位老大臣的語調之中有一種明顯的譏諷之意。「人人都是有其侷限性的,福爾摩斯生生,但是這也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治療我們的自鳴得意的毛病。」 

「不錯,不錯,我確實相當着急。」

「那自然。」 

「尤其是關於一點。也許您能幫我一點忙?」

「你求我幫忙有點為時太晚了。我還以為你有十足的辦法呢。不過,我還是願意幫忙。」 

「說起來,我們對於實際盜竊者是可以起訴無疑了。」

「那要在你捉住他們之後。」 

「當然。但問題是——對於收臓者我們將如何起訴呢?」

「你提這個問題不是有點為時過早嗎?」 

「計劃周密點好。那麼,照您看來對收臓者採取行動的確鑿證據是麼?」

「實際佔有寶石。」 

「據此你會逮捕他嗎?」

「毫無疑問。」 

福爾摩斯從來不笑出聲來,這次卻是他老朋友華生記憶中几乎近於笑出聲的一次。

「那麼,先生,我將不得不建議逮捕你。」 

坎特米爾勛爵非常生氣。他那蒼白的面頰也被老年人的火氣加深了顏色。

「你太放肆了,福爾摩斯先生。在五十年的公職生活中我從沒見過這樣的事體。先生,我是一個公務繁忙、職責重大的人,我沒有這種時間和趣味來開這種無聊的玩笑。我可以坦白地對你講,我從來沒有相信過你的能力,我一向認為把這案子交給正式警察去辦要安全得多。你剛纔的行為證實了我的判斷。先生,再見。」 

福爾摩斯立刻轉身站到門前。

「等一等,先生,"他說,“把寶石帶走比暫時佔有它將構成更嚴重的罪狀。」 

「這太不象話了!讓我過去!」

「請你摸一下大衣右手口袋。」 

「你是什麼意思,先生?」

「別急,別急,照我的話做。」 

幾秒鐘之後這位不勝驚訝的勛爵站在那裡,目瞪口獃,顫抖的手掌上放著那顆碩大的發黃光的寶石。

「呵!呵!這是怎麼回事,福爾摩斯先生?」 

「真抱歉,勛爵,真抱歉!"福爾摩斯大聲說道,“我的這位老朋友可以告訴你我這個人有一種愛搞惡作劇的壞毛病。還有,我酷愛戲劇性效果。我冒昧地——非常冒昧地——在您剛進來的時候把寶石放在您口袋裏了。」

老勛爵看看寶石又看看福爾摩斯的笑臉。 

「先生,我確實困惑不解。不過——這倒真是王冠寶石。福爾摩斯先生,我們對你不勝感激之至。你的幽默感麼,正如你自己所稱,確乎有點怪癖,而且表現的又特別不是時機,但不管怎麼說我收回我剛纔所說有關你的專業才能的評語。但是你到底是怎麼——」

「案子才辦了一半,細節暫可不談。坎特米爾勛爵,您現在回去向上邊報告好消息,這總可以稍稍彌補我的惡作劇了吧。畢利,送客。還有,告訴赫德森太太儘快開兩個人的飯來。」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