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福爾摩斯探案 - 536 / 540
文學類 / 柯南道爾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再清楚不過了。這是可憐的人躺在地板上要死的時候寫的。沒等寫完他就失去了知覺。」 

「他是在寫‘我們是被謀殺的。’」

「我也這樣想。如果你在屍體上發現紫鉛筆——」 

「放心吧,我們一定仔細找。但是那些證券又怎麼樣呢?很明顯根本沒發生過盜竊。但他確實有這些證券,我們已經證實過了。」

「他肯定是把證券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了。當整個私奔事件被人遺忘後,他會突然找到這些財產,並宣佈那罪惡的一對良心發現把臓物寄回了,或者說被他們掉在地上了。」 

「看來你確實解決了所有的疑難,「警官說。」他來找我們是理所當然的,但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去找你呢?」

「純粹是賣弄!"福爾摩斯答道。“他覺得自己很聰明,自信得不得了,他認為沒人能把他怎麼樣。他可以對任何懷疑他的鄰居說:‘看看我採取了什麼措施吧,我不僅找了警察,我甚至還請教了福爾摩斯呢。'」 

警官笑了。

「我們必須原諒你的‘甚至’二字,福爾摩斯先生,"他說,“這是我所知道的最獨具匠心的一個案子。」 

兩天之後我的朋友扔給我一份《北薩裡觀察家》雙周刊雜誌。在一連串以「凶宅」開頭,以「警察局卓越的探案」結尾的誇張大標題下,有滿滿一欄報道初次敘述了此案的經過。文章結尾的一段足見一斑。它這樣寫道:

「麥金農警官憑其非凡敏鋭的觀察力從油漆的氣味中推斷出可能掩飾的另一種氣味,譬如煤氣;並大膽地推論出保險庫就是行兇處;隨後在一口被巧妙地以狗窩掩飾起來的廢井中發現了屍體;這一切將做為我們職業偵探卓越才智的典範載入犯罪學歷史。」 

「好,好,麥金農真是好樣的,"福爾摩斯寬容地笑着說。“華生,你可以把它寫進我們自己的檔案。總有一天人們會知道真相。」

王冠寶石案



華生醫生很高興又回到了貝克街二層的這間雜亂無章的房間,許多有名的冒險都是從這裡開始的。他環顧室內,牆上貼著科學圖表,屋裡擺着被強酸燒壞的藥品架子,屋角裡立着小提琴盒子,煤鬥裡依然放著煙斗和煙草。最後他的眼光落到畢利的含笑而有神的臉上。這是一個小聽差,年紀雖輕卻很聰明懂事,有他在身邊,可以抵消一點這位著名偵探的陰鬱身影所造成的孤獨寡合之感。 

「一切都是老樣子,畢利。你也沒變。他也是老樣子吧?」

畢利有點擔心地瞧了瞧那關着的臥室門。 

「我想他大概是上床睡着了,」畢利說。

當時正是一個明媚夏日的下午起點鐘。但是華生已經十分熟悉他朋友的不規律生活,不會感到現在睡覺有什麼奇怪。 

「就是說,目前正在辦一件案子嘍?」

「是的,先生。他現在十分緊張。我很擔心他的健康狀況。他越來越蒼白消瘦,還吃不下飯。赫德森太太總是問他:‘福爾摩斯先生,您幾點鐘用飯?‘而他總是說:‘後天氣點半。’您是知道他專心辦案的時候是怎麼過日子的。」 

「是的,畢利,我很清楚。」

「目前他正在盯着個什麼人。昨天他化裝成一個找工作的工人,今天他成了一個老太太。差點兒把我也騙了,可我現在應該算是熟悉他的習慣了。「畢利一邊笑着一邊用手指了指立在沙發上的一把很皺的陽傘。」這是老太婆的道具之一。」 

「這都是幹什麼呢?」

畢利放低了聲音,彷彿談論國家大事似的。"跟您說倒沒關係,但不能外傳。就是辦那個王冠寶石的案子。” 

「什麼——就是那樁十萬英鎊的盜竊案嗎?」

「是的,先生。他們決心要找回寶石。嘿,那天首相和內務大臣親自來了,就坐在那個沙發上。福爾摩斯先生對他們態度挺好,他沒說幾句話就使他們放心了,他答應一定盡全力去辦。然而那個坎特米爾勛爵——」 

「噢,他呀!」

「正是他,先生。您明白那是怎麼回事兒。要讓我說的話,他是一具活殭屍。我可以跟首相談得來,我也不討厭內務大臣,他是一個有禮貌、好說話的人。但是我可受不了這位勛爵大人。福爾摩斯也受不了他。您瞧,他根本不相信福爾摩斯先生,根本反對請他辦案。他反倒巴不得他辦案失敗。」 

「福爾摩斯先生知道這個嗎?」

「福爾摩斯先生當然什麼都知道。」 

「那就讓咱們希望他辦案成功,讓坎特米爾勛爵見鬼去吧。嘿,畢利,窗子前邊那個帘子是幹什麼的?」

「三天以前福爾摩斯先生讓掛上的,那背後有一個好玩的東西。」 

畢利走過去把遮在凸肚窗的凹處的帘子一拉。

華生醫生不覺驚嘆地叫了一聲。那是他朋友的蠟像,穿著睡衣什麼的,一應俱全,臉起向窗子,微微下垂,彷彿在讀一本書,身體深深地坐在安樂椅裡。畢利把頭摘下來舉在空中。 

「我們把頭擺成各種不同角度,為的是更象真人。要不是放著窗帘,我是不敢摸它的。打開窗帘,馬路對過也可以看得見它。」

「以前有一次我和福爾摩斯也使用過蠟人。」 

「那時候我還沒來呢,「畢利說。他隨手拉開帘子朝街上張望着。」有人在那邊監視着我們。我現在就看得見那邊窗口有一個傢伙。您過來瞧瞧。」

華生剛邁了一步,突然臥室的門開了,露出福爾摩斯的瘦高身材,他面色蒼白而緊張,但步伐和體態象往常一樣地矯健。他一個箭步跳到窗口,立刻把窗帘拉上了。 

「不要再動了,畢利,「他說道。」剛纔你有生命危險,而我目前還用得着你。華生,很高興又在老地方見到你了。你來的正是時候,關鍵時刻。」

「我猜也是這樣。」 

「畢利,你可以走開了。這孩子是個問題。能有多少道理證明我讓他冒危險是說得通的呢?」

「什麼危險,福爾摩斯?」 

「暴死的危險。我估計今晚會有事。」

「什麼事?」 

「被暗殺,華生。」

「別開玩笑了,福爾摩斯!」 

「連我的有限的幽默感也不致開這樣的玩笑。但是不管怎麼說,眼前還是先娛樂一下吧,對不對?允許我喝酒嗎?煤氣爐和雪茄都在老地方。依我看你還是坐你原來的安樂椅吧。你大概還不會討厭我的煙斗和我的糟糕煙草吧?最近它們代替了我的三餐。」

「為什麼不吃飯呢?」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