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福爾摩斯探案 - 3 / 540
文學類 / 柯南道爾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化驗室是一間高大的屋子,四面雜亂地擺着無數的椅子。幾張又矮又大的桌子縱橫排列着,上邊放著許多蒸餾瓶、試管和一些閃動着藍色火焰的小小的本生燈。屋子裡只有一個人,他坐在較遠的一張桌子前邊,伏在桌上聚精會神地工作着。他聽到我們的腳步聲,回過頭來瞧了一眼,接着就跳了起來,高興地歡呼着:「我發現了!我發現了!」他對我的同伴大聲說著,一面手裡拿着一個試管向我們跑來,「我發現了一種試劑,只能用血色蛋白質來沉澱,別的都不行。」即使他發現了金礦,也不見得會比現在顯得更高興。 

斯坦弗給我們介紹說:「這位是華生醫生,這位是福爾摩斯先生。」 

「您好。」福爾摩斯熱誠地說,一邊使勁握住我的手。我簡直不能相信他會有這樣大的力氣。 

「我看得出來,您到過阿富汗。」 

我吃驚地問道:「您怎麼知道的?」 

「這沒有什麼,」他格格地笑了笑,「現在要談的是血色蛋白質的問題。沒有問題,您一定會看出我這發現的重要性了吧?」 

我回答說:「從化學上來說,無疑地這是很有意思的,但是在實用方面....」 

「怎麼,先生,這是近年來實用法醫學上最重大的發現了。難道您還看不出來這種試劑能使我們在鑒別血跡上百無一失嗎?請到這邊來!」他急忙拉住我的袖口,把我拖到他原來工作的那張桌子的前面。「咱們弄點鮮血,」他說著,用一根長針刺破自己的手指,再用一支吸管吸了那滴血。 

「現在把這一點兒鮮血放到一公升水裡去。您看,這種混合液與清水無異。血在這種溶液中所占的成分還不到百萬分之一。雖然如此,我確信咱們還是能夠得到一種特定的反應。」說著他就把幾粒白色結晶放進這個容器裡,然後又加上幾滴透明的液體。不一會兒,這溶液就現出暗紅色了,一些棕色顆粒漸漸沉澱到瓶底上。 

「哈!哈!」他拍着手,象小孩子拿到新玩具似地那樣興高采烈地喊道,「您看怎麼樣?」 

我說:「看來這倒是一種非常精密的實驗。」 

「妙極了!簡直妙極了!過去用愈創木液試驗的方法,既難作又不准確。用顯微鏡檢驗血球的方法也同樣不好。如果血跡已幹了幾個鐘頭以後,再用顯微鏡來檢驗就不起作用了。現在,不論血跡新舊,這種新試劑看來都一樣會發生作用。假如這個試驗方法能早些發現,那麼,現在世界上數以百計的逍遙法外的罪人早就受到法律的制裁了。」 

我喃喃地說道:「確是這樣!」 

「許多刑事犯罪案件往往取決於這一點。也許罪行發生後幾個月才能查出一個嫌疑犯。檢查了他的襯衣或者其他衣物後,發現上面有褐色斑點。這些斑點究竟是血跡呢,還是泥跡,是鐵鏽還是果汁的痕跡呢,還是其他什麼東西?這是一個使許多專家都感到為難的問題,可是為什麼呢?就是因為沒有可靠的檢驗方法。現在,我們有了歇洛克·福爾摩斯檢驗法,以後就不會有任何困難了。」 

他說話的時候,兩眼顯得炯炯有神。他把一隻手按在胸前,鞠了一躬,好象是在對許多想象之中正在鼓掌的觀眾致謝似的。 

我看到他那興奮的樣子很覺驚破,我說:「我向你祝賀。」 

「去年在法蘭克福地方發生過馮·彼少夫一案。如果當時就有這個檢驗方法的話,那麼,他一定早就被絞死了。此外還有布萊德弗地方的梅森;臭名昭著的摩勒;茂姆培利耶的洛菲沃以及新奧爾良的賽姆森。我可以舉出二十多個案件,在這些案件裡,用這個方法都會起決定性的作用。」 

斯坦弗不禁大笑起來,他說:「你好象是犯罪案件的活字典。你真可以創辦一份報紙,起名叫做‘警務新聞舊錄報’。」 

「讀讀這樣的報紙一定很有趣味。」福爾摩斯一面把一小塊橡皮膏貼在手指破口上,一面說,「我不得不小心一點,」他轉過臉來對我笑了一笑,接着又說,「因為我常和毒起接觸。」說著他就伸出手來給我看。只見他的手上几乎貼滿了同樣大小的橡皮膏,並且由於受到強酸的侵蝕,手也變了顏色。 

「我們到你這兒來有點事情,」斯坦弗說著就坐在一隻三腳高凳上,並且用腳把另一隻凳子向我這邊推了一推,接着又說,「我這位朋友要找個住處,因為你正抱怨找不着人跟你合住,所以我想正好給你們兩人介紹一下。」 

福爾摩斯聽了要跟我合住,似乎感到很高興,他說:「我看中了貝克街的一所公寓式的房子,對咱們兩個人完全合適。但願您不討厭強烈的煙草氣味。」 

我回答說:「我自己總是抽‘船’牌煙的。」 

「那好極了。我常常搞一些化學藥品,偶爾也做做試驗,你不討厭嗎?」 

「決不會。」 

「讓我想想——我還有什麼別的缺點呢?有時我心情不好,一連幾天不開口;在這種情形下,您不要以為我是生氣了,但聽我自然,不久就會好的。您也有什麼缺點要說一說嗎?兩個人在同住以前,最好能夠彼此先瞭解瞭解對方的最大缺點。」 

聽到他這樣追根問底,我不禁笑了起來。我說:「我養了一條小虎頭狗。我的神經受過刺激,最怕吵閙。每天不定什麼時候起床,並且非常懶。在我身體健壯的時候,我還有其他一些壞習慣,但是目前主要的缺點就是這些了。」 

他又急切地問道:「您把拉提琴也算在吵閙範圍以內嗎?」 

我回答說:「那要看拉提琴的人了。提琴拉得好,那真是象仙樂一般的動聽,要是拉得不好的話....」 

福爾摩斯高興地笑着說:「啊,那就好了。如果您對那所房子還滿意的話,我想咱們可以認為這件事就算談妥了。」 

「咱們什麼時候去看看房子?」 

他回答說:「明天中午您先到這兒來找我,咱們再一起去,把一切事情都決定下來。」 

我握著他的手說:「好吧,明天中午準時見。」 

我們走的時候,他還在忙着做化學試驗。我和斯坦弗便一起向我所住的公寓走去。 

「順便問你一句,」我突然站住,轉過臉來向斯坦弗說,「真見鬼,他怎麼會知道我是從阿富汗回來的呢?」 

我的同伴意味深長地笑了笑,他說:「這就是他特別的地方。許多人都想要知道他究竟是怎麼看出問題來的。」 

「咳,這不是很神秘嗎?」我搓着兩手說,「真有趣極了。我很感謝你把我們兩人拉在一起。要知道,真是‘研究人類最恰當的途徑還是從具體的人着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