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戰國策 - 7 / 87
歷史類 / 劉向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十 楚攻魏張儀謂秦王

楚攻魏。張儀謂秦王曰:「不如與魏,以勁之。魏戰勝,復聽于秦,必入西河之外;不勝,魏不能守,王必取之。」

王用儀言,取皮氏,卒萬人,車百乘,以與魏。犀首戰勝威王,魏兵罷弊,恐畏秦,果獻西河之外。

  十一 田莘之為陳軫說秦惠王

田莘之為陳軫說秦惠王曰:「臣恐王之若郭君。夫晉獻公欲伐郭,而憚舟之僑存。荀息曰:『《周書》有言,美女破後。』乃遺之女樂,以亂其政。舟之僑諫而不聽,遂去。因而伐郭,遂破之。又欲伐虞,而憚宮之奇存,荀息曰:『《周書》有言,美男破老。』乃遺之美男,教之惡宮之奇。宮之奇以諫而不聽,遂亡。因而伐虞,遂取之。今秦自以為王,能害王者之國者,楚也。楚智橫門君之善用兵,與陳軫之智,故驕張儀以五國。來,必惡是二人。願王勿聽也。」張儀果來辭,因言軫也,王怒而不聽。

  十二 張儀又惡陳軫于秦王

張儀又惡陳軫于秦王,曰:「軫馳楚、秦之間,今楚不加善秦而善軫,然則是軫自為而不為國也。且軫欲去秦而之楚,王何不聽乎?」

王謂陳軫曰:「吾聞子欲去秦而之楚,信乎?」陳軫曰:「然。」王曰:「儀之言果信也。」曰:「非獨儀知之也,行道之人皆知之。曰孝己愛其親,天下欲以為子;子胥忠乎其君,天下欲以為臣。賣仆妾售乎閭巷者,良仆妾也;出婦嫁鄉曲者,良婦也。吾不忠於君,楚亦何以軫為臣乎?忠且見棄,吾不之楚何適乎?」秦王曰:「善。」乃必之也。

  十三 陳軫去楚之秦

陳軫去楚之秦。張儀謂秦王曰:「陳軫為王臣,常以國情輸楚。儀不能與從事,願王逐之。即復之楚,願王殺之。」王曰:「軫安敢之楚也。」

王召陳軫告之曰:「吾能聽子言,子欲何之?請為子約車。」對曰:「臣願之楚。」王曰:「儀以子為之楚,吾又自知子之楚。子非楚,且安之也!」軫曰:「臣出,必故之楚,以順王與儀之策,而明臣之楚與不也。楚人有兩妻者,人誂其長者,長者詈之;誂其少者,少者許之。居無幾何,有兩妻者死。客謂誂者曰:『汝取長者乎?少者乎?』『取長者。』客曰:『長者詈汝,少者和汝,汝何為取長者?』曰:『居彼人之所,則欲其許我也。今為我妻,則欲其為我詈人也。』今楚王明主也,而昭陽賢相也。軫為人臣,而常以國情輸楚王,王必不留臣,昭陽將不與臣從事矣。以此明臣之楚與不。」

軫出,張儀入,問王曰:「陳軫果安之?」王曰:「夫軫天下之辯士也,孰視寡人曰:『軫必之楚。』寡人遂無奈何也。寡人因問曰:『子必之楚也,則儀之言果信矣!』軫曰:『非獨儀之言也,行道之人皆知之。昔者子胥忠其君,天下皆欲以為臣;孝己愛其親,天下皆欲以為子。故賣仆妾不出裡巷而取者,良仆妾也;出婦嫁于鄉裡者,善婦也。臣不忠於王,楚何以軫為臣乎?忠尚見棄,軫不之楚,而何之乎?』王以為然,遂善待之。」

 卷四  秦策二

  一 齊助楚攻秦

齊阻力楚攻秦,取曲沃。其後,秦欲伐齊,齊、楚之交善,惠王患之,謂張儀曰:「吾欲伐齊,齊楚方懽,子為寡人慮之,奈何?」張儀曰:「王其為臣約車並幣,臣請試之。」

張儀南見楚王曰:「弊邑之王所甚說者無大大王;唯儀之所甚願為臣者亦無大大王。弊邑之王所甚憎者無大齊王,唯儀之所甚憎者亦無大齊王。今齊王之罪,其于弊邑之王臣厚,弊邑欲伐之,而大國與之懽,是以弊邑之王不得事令,而儀不得為臣也。大王苟能閉關絶齊,臣請使秦王獻商、於之地,方六百里。若此,齊必弱,齊弱則必為王役矣。則是北弱齊,西德于秦,而私商於之地以為利也,則此一計而三利俱至。」

楚王大說,宣言之於朝廷,曰:「不谷得商於之田,方六百里。」群臣聞見者畢賀,陳軫後見,獨不賀。楚王曰:「不谷不煩一兵不傷一人,而得商於之地,方六百里,寡人自以為智矣!諸士大夫皆賀,子獨不賀,何也?」陳軫對曰:「臣見商於之地不可得,而患必至也,故不敢妄賀。」王曰:「何也?」對曰:「夫秦所以重王者,以王有齊也。今地未可得而齊先絶,是楚孤也。秦又何重孤國?且先出地後絶齊,秦計必弗為也。先絶齊後責地,且必受欺于張儀。受欺于張儀,王必惋之。是西生秦患,北絶齊交,則兩國兵必至矣。」楚王不聽,曰:「吾事善矣!子其弭口無言,以待吾事。」楚王使人絶齊,使者未來,又重絶之。

張儀反,秦使人使齊,齊、秦之交陰合。楚因使一將軍受地于秦。張儀至,稱病不朝。楚王曰:「張子以寡人不絶齊乎?」乃使勇士往詈齊王。張儀知楚絶齊也,乃出見使者曰:「從某至某廣從六里。」使者曰:「臣聞六百里,不聞六里。」儀曰:「儀固以小人,安得六百里?」使者反報楚王,楚王大怒,欲興師伐秦。陳軫曰:「臣可以言乎?」王曰:「可矣。」軫曰:「伐秦非計也,王不如因而賂之一名都,與之伐齊,是我亡於秦而取償于齊也。楚國不尚全乎?王今已絶齊,而責欺于秦,是吾合齊、秦之交也,國必大傷。」

楚王不聽,遂舉兵伐秦。秦與齊合,韓氏從之。楚兵大敗於杜陵。

故楚之土壤士民非削弱,僅以救亡者,計失于陳軫,過聽于張儀。計聽知覆逆者,唯王可也。計者,事之本也;聽者,存亡之機。計失而聽過,能有國寡也。故曰:「計有一二者難悖也,聽無失本末者難惑。」

  二 楚絶齊齊舉兵伐楚

楚絶齊,齊舉兵伐楚。陳軫謂楚王曰:「王不如以地東解于齊,西講于秦。」

楚王使陳軫之秦,秦王謂軫曰:「子秦人也,寡人與子故也,寡人不佞,不能親國事也,故子棄寡人事楚王。今齊、楚相伐,或謂救之便,或謂救之不便,子獨不可以忠為子主計,以其餘為寡人乎?」陳軫曰:「王獨不聞夫吳人之遊楚者乎?楚王甚愛之,病,故使人問之,曰:『誠病乎?意亦思乎?』左右曰:『臣不知其思與不思,誠思則將吳吟。』今軫將為王『吳吟』。王不聞管與之說乎?有兩虎諍人而鬥者,卞莊子將刺之,管與止之曰:『虎者戾蟲,人者甘餌也。今兩虎諍人而鬥,小者必死,大者必傷。子待傷虎而刺之,則是一舉而兼兩虎也。無刺一虎之勞,而有刺兩虎之名。』齊、楚今戰,戰必敗。敗,王起兵救之,有救齊之利,而無伐楚之害。」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