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戰國策 - 5 / 87
歷史類 / 劉向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蘇秦曰:「臣固疑大王不能用也。昔者神農伐補遂,黃帝伐涿鹿而禽蚩尤,堯伐驩兜,舜伐三苗,禹伐共工,湯伐有夏,文王伐崇,武王伐紂,齊桓任戰而伯天下。由此觀之,惡有不戰者乎?古者使車轂擊馳,言語相結,天下為一;約中連橫,兵革不藏;文士並飭,諸侯亂惑;萬端俱起,不可勝理;科條既備,民多偽態;書策稠濁,百姓不足,上下相愁,民無所聊;明言章理,兵甲愈起;辯言偉服,攻戰不息;繁稱文辭,天下不治;舌獘耳聾,不見成功;行義約信,天下不親。於是,乃廢文任武,厚養死士,綴甲厲兵,效勝於戰場。夫徒處而致利,安坐而廣地,雖古五帝、三王、五伯,明主賢君,常欲坐而致之,其勢不能,故以戰續之。寬則兩軍相攻,迫則杖戟相橦,然後可建大功。是故兵勝於外,義強於內;武立於上,民服于下。今欲並天下,凌萬乘,詘敵國,制海內,子元元,臣諸侯,非兵不可!今之嗣主,忽于至道,皆惽于教,亂於治,迷於言,惑于語,沈于辯,溺于辭。以此論之,王國不能行也。」

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弊,黃金百斤盡,資用乏絶,去秦而歸。羸滕履蹻,負書擔橐,形容枯槁,面目犁黑,狀有歸色。歸至家,妻不下紝,嫂不為炊,父母不與言。蘇秦喟然嘆曰:「妻不以我為夫,嫂不以我為叔,父母不以我為子,是皆秦之罪也!」乃夜發書,陳篋書事,得《太公陰符》之謀,伏而誦之,簡練以為揣摩。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安有說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錦繡,取卿相之尊者乎?」期年揣、摩成,曰:「此真可以說當世之君矣!」

於是乃摩燕烏集闕,見說趙王于華屋之下,扺掌而談。趙王大悅,封為武安君。受相印,革車百乘,錦綉千純,白壁百雙,黃金萬溢,以隨其後,約從散橫,以抑強秦。故蘇秦相于趙而關不通。

當此之時,天下之大,萬民之眾,王侯之威,謀臣之權,皆欲決蘇秦之策。不費鬥糧,未煩一兵,未張一士,未絶一弦,未折一矢,諸侯相親,賢于兄弟。夫賢人在而天下服,一人用而天下從。故曰:「式於政不式于勇;式于廊廟,不式于四境之外。」當秦之隆,黃金萬溢為用,轉轂連騎,炫熿于道,山東之國從風而服,使趙大重。且夫蘇秦特窮巷掘穴,桑戶棬樞之士耳,伏軾撙銜,橫歷天下,廷說諸侯之王,杜左右之口,天下莫之能伉。

將說楚王,路過洛陽。父母聞之,清宮除道,張樂設飲,郊迎三十里。妻側目而視,傾耳而聽;嫂虵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謝。蘇秦曰:「嫂何前倨而後卑也?」嫂曰:「以季子之位尊而多金。」蘇秦曰:「嗟乎!貧賤則父母不子,富貴則親戚畏懼。人生世上,勢位富厚,蓋可忽乎哉!」

  三 秦惠王謂寒泉子

秦惠王謂寒泉子曰:「蘇秦欺敝邑,欲以一人之智反覆山東之君,從以欺秦。趙固負其眾,故先使蘇秦,以幣帛約乎諸侯。諸侯之不可一,猶連鷄之不能俱上于棲亦明矣。寡人忿然含怒日久,吾欲使武安子起往喻意焉。」寒泉子曰:「不可。夫攻城墮邑,請使武安子;善我國家,使諸侯,請使客卿張儀。」秦惠王曰:「敬受命。」

  四 泠向謂秦王

泠向謂秦王曰:「向欲以齊事王,使攻宋也。宋破,晉國危,安邑王之有也。燕、趙惡齊、秦之合,必割地以交于王矣,齊必重於王。則向之攻宋也,且以恐齊而重王,王何惡向之攻宋乎?向以王之明為先知之,故不言。」

  五 張儀說秦王

張儀說秦王曰:“臣聞之,弗知而言為不智,知而不言為不忠。為人臣不忠當死,言不審亦當死。雖然,臣願悉言所聞,大王裁其罪。  “臣聞,天下『陰燕陽魏,連荊固齊,收餘韓,成從,將西面以與秦為難。』臣竊笑之。世有三亡,而天下得之,其此之謂乎!臣聞之曰:『以亂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順者亡』。今天下之府庫不盈,囷倉空虛,悉其士民,張軍數千百萬,白刃在前,斧質在後,而皆卻走不能死也,非其百姓不能死也,其上不能殺也。言賞則不使,言罰則不行,賞罰不信,故民不死也。

“今秦出號令,而行賞、罰,有攻無攻相事也。出其父母懷衽之中,生未嘗見寇也,聞戰頓足徒裼,犯白刃,蹈煨炭,斷死於前者比是也。夫斷死與斷生也不同。而民為之者是貴奮也。一可以勝十,十可以勝百,百可以勝千,千可以勝萬,萬可以勝天下矣。今秦地斷長續短,方數千里,名師數百萬。秦之號令賞罰,地形利害,天下莫如也。以此與天下,天下不足兼而有也。是知秦戰未嘗不勝,攻未嘗不取,所當未嘗不破也。開地數千里,此甚大功也。然而甲兵頓,士民病,蓄積索,田疇荒,囷倉虛,四鄰諸侯不服,伯王之名不成,此無異故,謀臣皆不盡其忠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