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前程遠大 - 6 / 231
文學類 / 狄更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喬以為我胃口不好不想吃,因此也感到無精打采,渾身不舒服。他心思沉重地從麵包片上咬了一小口,似乎吃起來不得勁。一小口麵包在他嘴裡細磨慢嚼,比平常所用的時間要長得多。他邊嚼邊想,最後才像吃藥丸一樣把它吞下去,然後他準備咬第二口。就在這時,他的目光又落到我身上,突然發現我的奶油麵包已經無影無蹤。

喬感到驚詫,甚至有些愕然,一小口麵包停在兩排牙齒中間,眼睛直瞪瞪地望着我。這一切都逃不脫我姐姐那一雙善於觀察的眼睛。

「你怎麼了?」她說著,聲音中帶著嚴厲,並且把手中的茶杯放了下來。

喬對我搖着頭,用非常嚴肅的規勸口吻低低地對我說:「哎呀,你該懂!皮普,我的老夥計,你可是在和自己開玩笑!一嚼不嚼吞進去,會卡在什麼地方的,皮普。」

我姐姐用比剛纔更嚴厲的聲音追問道:「究竟怎麼回事?」

「你要是能把它咳出一點兒,皮魯,我勸你還是咳出來好。」喬嚇得已慌了手腳,不知道說什麼是好。「禮儀固然是禮儀,你的身體也還是你的身體。要注意健康。」

這時我姐姐火氣上來了,再也按捺不住,奔過來撲向喬,抓住他兩頰的絡腮鬍子,把他的頭在後牆上撞了好一段時間。我坐在牆角邊,心中深感負疚,因為一切由我引起。

「好吧,你現在總可以說說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了吧,」我姐姐急得氣都透不過來了,「你這個瞪着眼的該千刀萬剛的大肥豬。」

喬毫無辦法地看了一看她,接着又毫無辦法地咬了一口麵包,然後又看了看我。

「皮普,你要懂得。’喬對我說,帶著嚴肅的神情。他最後一口把麵包全部塞進嘴巴,真心誠意地和我談心裡話,彷彿只有我們兩人在這裡似的。“你和我永遠是情如手足的朋友,我絶不會做出告發你的事,任何時候都不會。不過,」他移動了一下椅子,在地上找了一陣,然後繼續說道,「像你這次把它一口吞進去,真是太不尋常了。」

「他把麵包,一口吞進去了,是不是?」我姐姐大聲叫道。

「老夥計,我告訴你,」喬望着我說道,卻沒有望着他妻子,剛纔吃進去的麵包,還在嘴裡沒有咽進去,「我在你這個年紀時也和你一樣,時常喜歡吞食。而且,我在孩子時就已經是一個吞食能手了。但是,我還沒有見過一個可以和你相比的。皮普,你真走運,吞進這麼一大塊麵包竟然沒有死。」

我姐姐衝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頭髮,像釣魚似的把我拎了起來,一開口就把我的膽嚇破了。她說:「你還不快過來,讓我給你服一劑藥。」

不知道是什麼獸醫把古代用的柏油水又當作了不起的萬靈藥復興了。喬夫人把它當寶貝放在食櫥中,作常備藥。柏油水骯髒不堪,難以入口,正因為此,她的確相信它有治百病的功效。在最幸運的時候,這種藥竟被當成了最上等的補品,要我大喝特喝,使我走到哪裡都感到有一種味道,和新築成的籬笆味差不多。何況今天是個特殊的夜晚,我發生了緊急病情,於是被逼喝了一品脫這種混合補劑。我姐姐為了使我喝得舒服、恢復得快,把我的頭夾在她的胳肢窩下面,像用拔靴器拔靴子的架勢,把柏油水灌進我的喉嚨管裡。喬也倒了霉,喝了半品脫,也是被逼得硬吞進去的。他本來坐在爐火前慢慢細嚼剛纔吃進去的麵包,同時漫不經意地思索着,而現在給弄得心煩意亂。他被逼吞藥是因為「他剛纔大吃了一驚」。其實我以為,剛纔他並沒有大吃一驚,而現在才是真正的吃驚不小。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