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三年 - 106 / 106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他像一個幻影,他從未如此俊美。他那一頭棕髮隨風飄起,當時是不剪頭髮的。他那白淨的脖子像是女性的脖子,他的眼光像大天使那樣英勇而無上尊嚴。他站在斷頭台上,若有所思。這地方也是一個頂峰。戈萬站在這裡,崇高而安詳。陽光裹着他,彷彿使他身披榮光。

士兵們看見年輕的指揮官毫不猶豫地準備受刑,再也忍不住了。戰士們的心爆炸了,於是人們聽見一個聞所未聞的聲音:部隊在抽泣,還有一陣叫喊聲:「寬恕吧!寬恕吧!」

有些人跪了下來,還有些人丟下槍,朝西穆爾丹所在的平台舉起雙臂。一位精兵指着斷頭台喊道:

「能替代他嗎?我來。」

所有的人都狂熱地喊道:「寬恕吧!寬恕吧!」獅子聽見這聲音也會感動或害怕的,因為士兵的眼淚叫人受不了。

劊子手停住了,不知如何是好。

這時從塔頂傳來一個聲音,它陰森而顯得簡捷低沉,但是所有的人都能聽見:

「執行法律!」

人們聽出那斬釘截鐵的語氣。西穆爾丹開口了,軍隊打了個寒戰。

劊子手不再猶豫,拿着繩子走近戈萬。

「等等!」戈萬說。

他轉向西穆爾丹,用尚能自由活動的右手向他揮手告別,然後讓人捆綁起來。

他被捆綁後,對劊子手說:

「對不起,等一會兒。」

於是他高呼:

「共和國萬歲!」

劊子手讓他在搖板上躺平。他那可愛而高傲的頭被卡進可恥的頸圈。劊子手輕輕輓起他的頭髮,然後按動彈簧,三角刀起動了,先是緩緩滑動,然後加速,一個可惜的響聲……與此同時傳來另一個響聲。一聲槍響與鍘刀聲相呼應。西穆爾丹剛剛掏出腰間的一把槍。當戈萬的頭滾進筐裡時,西穆爾丹對自己胸前開了一槍。血從他嘴裡流出,他倒下死了。

於是後者的黑暗融于前者的光明之中,這兩個悲壯的姊妹靈魂一同飛上了天。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