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九三年 - 7 / 106
文學類 / 雨果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對有教養的人來說這也是不折不扣的屠殺呀。」士兵反駁說,「這些人可真是奇怪,岳父被領主打殘廢了,爺爺被神甫發配服苦役,父親被國王吊死了,可他們還打仗,真他媽的,還不造反,還為領主、神甫、國王賣命!」

中士喝道:

「在隊伍里不許說話!」

「不說話,中土。」士兵又說,「可是,這樣漂亮的女人為了教士去送死,這總說不過去吧。」

「士兵,」中上說,「我們這裡可不是梭槍俱樂部。別耍嘴皮子。」

接着他轉身問那個女人:

①一七九二年八月十日,巴黎起義公社襲擊議會,國王被「停職」。

③參加八月十日革命行動的法國將軍。

③路易十六于一七九三年一月二十一日被處死。

「你丈夫呢,太太?他在於什麼?他現在怎麼樣?」

「沒了。被殺死了。」

「在哪裡?」

「在樹籬那邊。」

「什麼時候?」

「三天以前。」

「是誰幹的?」

「不知道。」

「怎麼,你不知道是誰殺死了你丈夫?」

「不知道。」

「是藍軍?是白軍?」

「是一顆子彈。」

「三天以前?」

「是的。」

「在哪個方向?」

「靠埃爾內。我丈夫倒下了,就是這樣。」

“他死了以後,你幹什麼呢廣

「領着孩子逃走。」

「去哪裡?」

「往前走唄。」

「在哪裡過夜?」

「地上。」

「吃什麼呢?」

「不吃東西。」

中士以軍人的方式撅起嘴,髭鬚碰到了鼻子。

「不吃東西?」

「在荊棘裡找去年剩下的黑利李和桑果,還有越桔種子、頗草的嫩枝。」

「好嘛,等於什麼也沒有說。」

最大的孩子彷彿聽懂了,說:「我餓。」

中士從衣袋裏掏出一塊配給麵包,遞給母親。母親將它掰成兩半給了孩子們。兩個小傢伙貪婪地啃起來。

「她自己一口也不吃。」中士咕噥說。

「因為她不餓。」一位士兵說。

「因為她是母親。」中士說。

孩子們停了下來。

「我渴。」一個孩子說。

「我渴。」另一個孩子也說。

「這個鬼樹林裡沒有小溪嗎?」中土問。

女酒販從腰帶上摘下那只和小鈴銷掛在一起的鋼杯,旋開斜背在身上的木桶的開關,往林裡倒了幾滴酒,將杯子湊近孩子們的嘴唇。

第一個孩子喝了,做了個鬼瞼。

第二個孩子喝了,吐了出來。

「這可是好喝的東西。」女販說。

「是烈燒酒?」中土問道。

「對,上等酒,可他們是農民。」

接着,她擦擦杯子。

中士又問:

「你就這樣逃命嗎,太太?」

「只能這樣唄。」

「穿過田野,好像有人跟在後面?」

「我拚命跑,然後走,然後倒下來。」

「可憐的教民!」女販說。

「人們在打仗,」女人結結巴巴地說,‘周圍都是槍彈。我不知道他們要幹什麼。我丈夫被打死了,我只明白這一點。”

中士用槍托敲着地,大聲說:

「愚蠢的戰爭!真他媽的!」

女人接著說:

「昨天夜裡,我們在一棵埃穆斯里睡的覺。」

「四個人?」

「四個人。」

「睡覺?」

「睡覺。」

「那是站着睡覺了。」中士說,接着又轉身對土兵們說,「同志們,這裡有一種枯死的空心樹,裡面只容得下一個筆直站立的男人。這些野人們管這樹叫埃穆斯。有什麼辦法呢?他們不可能是巴黎人呀。」

「在樹洞裡睡覺!」女販說,「還帶著三個孩子!」

「要是孩子叫喊起來,過路的人只聽見樹在喊:『爸爸,媽媽』,可什麼也看不見,那可真古怪。」中士說。

「幸好現在是夏天。」女人嘆息說。

她看著地面,一副無可奈何的神氣,目光中流露出對災難的困惑。

士兵們默默無語,在苦難的女人四周圍成一圈。

一個寡婦,三個孤兒,逃亡,遺棄,孤獨,四面八萬轟響的戰火,饑餓,乾渴,以草根為食,以天空為屋頂。

中士走近女人,瞧著吃奶的嬰兒。嬰兒放開了奶頭,輕輕轉過頭,用漂亮的藍眼睛瞧著向她俯身的那張野獸般毛茸茸的、令人害怕的臉,微笑了起來。

中士直起身來,一顆大淚珠在臉頰上滾下,停在髭鬚盡端,像一粒珍珠。

他提高聲音說:

「同志們怕于這一切,我決定咱們營收養這些孩子。同意嗎?咱們收養這三個孩子。」

「共和國萬歲!」士兵們高呼。

「好,一言為定。」中士說。

於是他將兩手伸到母親和孩子的頭部上方:

「這就是紅色無檐帽營的孩子們。」

女販興奮得跳了起來,喊着說:

「一頂帽子下的三個腦袋①。」

接着她又大哭起來,狂熱地親吻那可憐的寡婦,說道:

「這小傢伙看上去已經很淘氣了。」

「共和國萬歲!」士兵們再次喊道。

中士對那位母親說:

「來吧,女公民。」

①富有寓意的文字遊戲,表示三個人共一個觀點。這是大革命時期人們的夢想。原編者注

 
第二章 
巨劍①號輕巡航艦

   
1

一 交混在一起的英國和法國

一七九三年春,當法蘭西的國土四面受敵,吉倫特派的失勢成為感人的趣聞時,在芒什海峽的群島上發生了下面這件事。

六月一日傍晚,太陽落山前大約一小時,在澤西島上一個名叫晚安的荒涼小海灣裡,一艘巡航艦正揚帆出航。此刻霧氣瀰漫,出海航行十分危險,因此對逃跑是最有利不過了。船上的人員是法國人,但船屬於彷彿為了警戒而駐守澤西島東端的英國小艦隊。指揮艦隊的是布伊翁家族的圖爾多韋尼親王,巡航艦正是奉他之命去執行一項緊急而特殊的使命。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