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 9 / 346
文學類 / 文學家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他認為這是最好的方式,於是就叫車伕一直開到報社,在整個路程之中一直用拳頭連續打着車伕的背部,叫着:「快一點,天殺的,快一點!」

「但是,先生......」車伕一面回答一面搖頭,並且拉著馬繮;他的馬有着一身像長耳狗一樣長的毛皮。最後馬車停下來,喘不過氣的科瓦夫衝進一間小小的候客室,有一位灰髮、戴眼鏡、穿著舊大禮服的職員坐在桌旁,牙齒咬着一支筆,在數着銅幣。

「這裡誰管廣告?」科瓦約夫叫着。「啊,早安。」

「早安,」灰髮的職員回答,眼睛抬起了一會,然後又往下看著散在桌上的一小堆錢。

「我要登一則廣告。」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你等一會,」職員回答,同時用一手寫下一個數目,用另一手在算盤上移動兩個珠子。

有一位跟班,從他金邊的制服和一般而言顯得很漂亮的外表看來,顯然在某一個高貴的地方工作;他站在桌旁,拿着一張紙,並且為了顯示自己能和高低階級的人聯絡感情,就開始嘰哩瓜拉講起來:「相信我,那只卑鄙的小狗不值得八十科貝。我不會出高於十六科貝的價錢。但伯爵夫人喜歡它,所以她不介意提供一百盧布給找到它的人。如果我們要彼此誠實的話,那我就十分坦白告訴你,喜好是不能說明的。我能瞭解,一位喜愛者會為一隻獵鹿的狗或一隻獅子狗付出五百元甚至一千元代價,只要它是一只好狗。」

年老的職員嚴肅地聽著他繼續講着廣告中的詞語。房間擠滿了年老的婦女,店老闆和僕人,全都拿着廣告。其中一則廣告是一位「性情嚴肅」的車伕要找職業;又有一則廣告是,一輛一八一四年由巴黎運來但几乎沒有用過的馬車要出售;還有一則廣告是一位十九歲的女仆,她有洗衣經驗,準備要做「其他」工作,現在正要找職業。其他的廣告包括:一輛馬車要出售―――狀況良好,除了少一個彈簧;一隻「年輕」又活躍的灰紋小馬,有十七歲大;剛從倫敦到達的羅煎和蕪菁種子;一間鄉村房子,具有每種現代設備,包括容納兩匹馬的馬廄以及足夠種植一片美好樺樹或樅樹森林的土地。

還有一則廣告邀請有意購買舊鞋底的人,每天八點到三點之間到某些拍賣店去。這些人所擠着的那個房間又小又極為不透氣。但大學估稅員無法嗅到什麼,因為他已經用一條手帕把他的臉蓋起來―――而他無論如何也嗅不到什麼,因為他的鼻子已經不知掉到哪裡去了。

「我親愛的先生,請你把內容寫下來好嗎?我真不能再等了。」

他說,開始不耐煩起來了。

「等一會,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兩盧布四十三科貝。几乎準備好了。一盧布六十四科貝,」灰髮的職員喃喃着,同時把片片的紙推向站在四周的老年女士和僕人,最後他轉向科瓦約夫,說道:「你要做什麼?」

「我要......」科瓦約夫開始說:「一件很可疑的事情一直在進行着。到底是一件卑鄙的惡作劇,還是純粹是一件欺詐案,我還不能說。我所要做的是,提出相當的酬賞給第一個發現惡棍的人......」

「請報出名字。」

「你為什麼要名字呢?我無法告訴你。太多人認識我了―――譬如說契塔約夫夫人,她已經嫁給一位參贊,還有巴拉傑雅,波托清夫人,她是一位參謀人員的妻子......他們會立刻發現那名字是誰的,萬萬不能!只寫下‘大學估稅員’,‘少校’更好。」

「失蹤的人是你家的一位農奴嗎?」

「我家的農奴?如果是這樣,罪過就沒有一半的嚴重!是我的鼻子不見了。」

「嗯,奇怪的名字。這位‘鼻子先生’常常溜掉嗎?」

"我是說‘我的’的鼻子。你不瞭解!是我自己的鼻子不見了。

有人跟我開了一個惡劣的玩笑。"

「是怎麼不見的?我不瞭解。」

「我無法告訴你怎麼不見的。但請你瞭解,我的鼻子此刻正在城鎮各地走動,自稱是一名參贊。所以我才來請你登一個廣告,要抓到它的第一個人儘快把它歸還給正確的主人。請想像一個人沒有身體的這樣一個顯著部分是什麼樣子吧!如果只是一個小腳趾,那麼我會穿上鞋子,沒有人會比我更聰明的。星期四我都到契塔約夫夫人(她嫁給一位州參贊)家裡,還有波托清夫人,她的丈夫是一位參謀人員―――有一位很美麗的小女兒。他們全都是我親近的朋友,所以,請想像看,事情會怎樣......在像我這樣的情況下,我怎麼能去拜訪他們中的任何一位呢?」

職員緊閉嘴唇,顯示他陷于深思之中,「我在我們的報紙中無法登這樣的廣告,」他經過一段長時間的沉默後這樣說。

「什麼?為什麼無法登?」

「我告訴你吧。一家報社不能惹來壞名聲。如果每個人都登鼻子不見了,我不知道結果會如何。並且社論已經登過足夠不實的報導和謡言......」

「但你為什麼認為很荒謬?我確實不這麼認為。」

「那是你不認為。但才上星期就有一個類似的事件。一位職員拿着一則廣告來,就像你。價錢是兩盧布七十三科貝,而他只要登一則黑色獅子狗走失的廣告。而你認為他真正的用意是什麼呢?最後我們惹上官司:獅子狗是用以諷刺一位政府的出納員―――我記不起他來自哪一行政區。」

「但我要登一則關於我的鼻子的廣告,不是獅子狗的廣告,而鼻子几乎就是我自己,去他的!」

「不,我不能接受那種廣告。」

「但我的鼻子丟掉了!」

「那麼,你最好找一位醫生看看。我聽說,有一種醫生可以把你所喜歡的任何種類的鼻子接下去。無論如何,你似乎是那種很愉快的人,我可以看出,你喜歡開開小玩笑。」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