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世界經典短篇小說 - 8 / 346
文學類 / 文學家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他試圖咳嗽,引起它的注意,但鼻子並沒有中斷一秒鐘的虔誠祈禱,還繼續對著聖壇鞠躬。

「我親愛的先生,」科瓦約夫說,鼓起勇氣,「我親愛的先生......」

「你要什麼?」鼻子回答,轉身而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先生,但是,事情突然讓我覺得很奇異......你不知道你屬於哪裡嗎?還有,我在什麼地方發現你?在教堂,偏偏在教堂!我敢說你會同意......」

「請原諒我,但請告訴我你在說什麼好嗎?......請你自己說明一下。」

「我怎麼能說得清楚呢?」科瓦約夫懷疑着。他再度鼓起勇氣說:「當然,我是一位少校。你會同意,像我這種地位的人,到處走動卻沒有鼻子是不行的。一位在佛斯雷森斯基橋賣剝皮橘子的老女人,到處走動而沒有鼻子是沒有關係的。但我希望不久就要擢升......除外,因為我熟悉幾位高貴的女士:譬如說契塔耶夫夫人,她是一位州參讚的妻子......你能夠自己判斷......我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我親愛的先生......(他一面這樣說一面聳聳肩。)原諒我,但是,你必須把這件事看做是榮譽和原則攸關的事。你自己可以瞭解......」

「我什麼也不瞭解,」鼻子回答。「請直說:」

「我親愛的先生,」科瓦約夫繼續以一種嚴肅的聲音說,「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事情夠明白,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除非你要......你不知道你是我自己的鼻子嗎?」

鼻子看著少校,微微皺了皺眉頭。

「我親愛的人兒,你錯了。我自己是一個人。尤其是,我更看不出我們之間有任何共同的地方。從你的制服紐扣看來,我敢說你是另一個政府部門的人。」

鼻子說了這些話後,轉開身體繼續祈禱。

科瓦約夫非常迷亂,他不知道怎麼做,怎麼想,就在那個時候,他聽到一個女人衣服悅耳的聲,於是,一位飾着花邊的年老女人走過來,由一位穿著白衣服的苗條女孩陪伴着,白色衣服非常有利地顯露出她美好的身材,並且她也戴着一頂像麵食皮那樣輕的淡黃色帽子。一位高大的僕人,留着大把鬍鬚,衣服上面似乎有十幾個衣領,守在他們後面,並且打開鼻煙盒。科瓦約夫走得更近,把自己襯衫前面的亞麻衣領向上拉,把掛在金錶鏈上的圖記弄直,然後滿臉堆着笑容,把注意力轉向苗條的女孩;女孩彎身祈禱,像一朵春花,不斷把一只有着几乎透明手指的白皙小手舉到前額。

科瓦約夫臉上的笑容變得越來越開朗,因為他在女孩的帽子下面看到白得令人眼花的又小又圓的下巴,兩頰泛着春日第一朵玫瑰的顏彩。

但科瓦約夫卻忽然向後跳,好像被火燒到了:他記起他自己並沒有鼻子,於是淚水湧進眼睛。他轉身直截了當告訴穿制服的鼻子說,它只不過是偽裝成一位州參贊,它是一位騙子和惡棍,其實只不過是他自己的私人財產,「他的」鼻子而已......但鼻子已經走了:它已設法偷偷溜走,可能是去拜訪一個人。

這使得科瓦約夫感到完全失望。他走出去,在柱廊下站了大約一分鐘,小心地環顧四周,希望找到鼻子。他十分清晰地記得,它戴着一頂羽帽,穿著一件綉着金色的制服。但他沒有注意到它的大衣像什麼,也沒有注意到馬車或馬的顏色,或者甚至背後有沒有一位穿制服的僕人。尤有甚者,有那麼多馬車來回飛跑,飛跑得那麼快,實際上不可能認出它們之中任何一輛;縱使能夠認出,也沒有方法讓它們停下來。

那是一個美麗又有太陽的日子。內維斯基街擠滿了人。從警察總部一直到阿尼科夫橋,人們沿著人行道前進,形成一團五顏六色。他可以在不遠的地方看到那位參贊,稱他為中校,特別是如果附近剛好有其他人在時。而那兒是雅金,是議會的一位書記頭,也是自己的一位很親密的朋友,在八人玩牌時總是輸。另外一位少校―――一位像高加索那類的大學估稅員―――向他招手,要他來閒談。

「去他的!」科瓦約夫說,喊叫着馬車。「車伕,一直把我送到警察總局。」

他爬進馬車,並且叫着:「使儘力量開吧!」

「警官在嗎?」他一走進大廳就問。

「不在,他不在,先生,」僕人說:「他幾分鐘前剛走。」

「真是倒霉。」

「是的,」僕人補充說,「你剛錯過他。早一分鐘你就會碰到他。」

科瓦約夫的手帕仍然壓着臉;他又爬進馬車,以一種失望的聲音叫着:「我們走!」

「到哪裡?」車伕問。

「一直開!」

「一直開?但這兒是死路―――你只能向右或向左拐。」

最後這個問題使得科瓦約夫停下來沉思着。在他的狀況中,最好的辦法是先去「城市安全局」,並不是因為它跟警察有直接關係,而是因為在那兒,事情比在任何其他的政府部門更容易解決。直接去找鼻子工作所在的部門的主管,是不明智的,因為任何人都可以從以前所得到的答案知道,鼻子並不認為有什麼神聖的事,並且會以無恥的謊言使他的上司相信說,它以前從來沒有見過科瓦約夫。

所以,當科瓦約夫剛要告訴車伕一直開到安全局時,他忽然想到,這位行為那麼無恥的惡棍和騙子,可能會十分容易就利用這耽擱的機會溜出城外,這樣,他要發現它的一切努力就會白費,並且可能會再拖延一個月,這樣萬萬不行。最後,靈感自天而降。他決定直接到報社刊登廣告,詳細地描寫那個鼻子,使任何看到的人都會立刻把它交給科瓦約夫,或者至少告訴他什麼地方可以找到它。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