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54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54頁 / 共57頁。

我看她們個個爭先恐後,秩序有點亂,於是就徵得修女的同意,讓她們排成一行,依次去試,然後排到另一邊去。為了讓每個人至少能得到一塊糕餅,免得有人一無所得而大失所望,我悄悄地對賣糕餅的說,讓他把平常使顧客儘量少中彩的竅門反其道而行之,讓姑娘們儘量多得彩,由我出錢。這麼一來,雖然二十來個小姑娘每人只轉了一次,卻一共得了一百多塊糕餅;我一向反對縱容壞毛病,反對製造不和的偏心,在這一點上是從不動搖的。我的妻子暗示那些得彩多的小姑娘分一點給她們的小伙伴,這麼一來,每人分的也就大致差不多,大家也就都高興了。

我請那修女也來轉一次,心裡卻生怕碰她一個釘子,不料她高高興興地接受了,也跟孩子們一樣轉了一下,取了她應得的一份。我對她表示無限的謝意,並且感到她這一行動體現了一種深合我心的禮貌,比裝腔作勢要好多了。在整個活動期間,孩子們之間不斷有些爭吵,告到我跟前,當她們紛紛到我跟前訴說時,我發現她們雖然沒有哪一個說得上漂亮,可有幾個還挺可愛,足以掩蓋她們的醜陋。

我們最後分手了,雙方都對對方感到滿意,而這個下午就成了我一生中回憶起來最滿意的時刻。這次歡聚並沒有費我多少錢,至多三十個蘇就換來了一百個埃居也難買到的滿足;的確,樂趣是不可用花銷來衡量的;歡樂更樂於跟銅子交朋友,但不願跟金幣結交。後來我多次在同一時刻到同一地點去,希望再次見到這群小姑娘,可是始終未能如願。

這次遭遇使我想起另外一次類似的娛樂活動,但這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是在我混跡于富豪和文人之間,有時不得不共享他們乏味的樂趣的不幸的年代。當我在舍佛萊特盧梭于一七五六年四月遷居巴黎近郊埃皮奈夫人為他提供的退隱廬。舍佛萊特也是埃皮奈夫婦的產業,離退隱廬不遠。時,正趕上居停主人的生日;他們全家團聚,來慶祝這個節日,吹吹打打,好不熱閙。演戲、筵席、煙火,樣樣不缺。人們忙得連喘氣的工夫都沒有,與其說是歡樂,倒不如說是給搞得頭昏腦漲。吃過飯以後,大家到大路上去換換空氣,當時正逢集市。人們正在跳舞,紳士老爺們不惜屈尊跟農家姑娘跳將起來,夫人們卻不肯降低自己的身份。集市上正在出售黑麥甜餅。有位青年紳士異想天開,買了一些扔到人群中去,只見老百姓紛紛來搶,你推我搡,拳打腳踢,滾成一團。別人見到這一情景是如此興高采烈,也就都來效尤。霎時間甜餅滿天飛,姑娘們和小伙子們就跑呀跑呀,擠成了堆,連胳膊都要累折了。大夥看了也都心花怒放。我也不好意思不從俗,然而心裡卻不像他們那麼歡快。不大一會兒,我感到掏腰包讓別人擠成一團,實在不是什麼樂趣,就離開他們,獨自到集市上去閒逛。集市上各色商品琳瑯滿目,使我賞心悅目。有個小姑娘攤子上還有那麼十來個乾癟蘋果,很想早點脫手。她身邊有五六個薩瓦小伙子薩瓦地區在今法國東部與瑞士、意大利接壤處,十八世紀屬撒丁王國。當時薩瓦人在巴黎的多半當清煙囪工人和搬運工。也很想讓她早點收攤,可身上總共不過兩三個銅子兒,買不了幾個蘋果。對他們來說,這個攤子就是赫斯珀裡得斯在希臘神話中,赫斯珀裡得斯是夜神赫斯珀洛斯的四個女兒,她們守衛大地女神該亞作為結婚禮物送給天后赫拉的金蘋果樹。的果園,那小姑娘就是看守這園子的那條龍。這一喜劇場面叫我樂了好大一陣子,最後我把小姑娘的那些蘋果全都買了下來,叫她分給那幾個小伙子,這才收了場。這時我看到了使人心歡暢的最甘美的場面,看到了愉快的心情跟青年的純真出現在我周圍的幾個小伙子的臉上。在場的人看到這情景,也都共享這一愉快,而我呢,花這麼小的代價就享到這一歡樂,更因它出之我手而感到高興。

當我把我得到的樂趣跟前面所說的那種樂趣加以比較時,我滿意地感到自然而健康的樂趣與由擺闊心理產生的樂趣之間的不同,後者几乎就是捉弄人的樂趣,是純粹出之於鄙視別人的樂趣。當你看到由於貧困而失去身份的人,為了搶奪幾塊扔到他們腳下、沾滿爛泥的甜餅而擠成一團,滾成一堆,拳打腳踢時,又能得到什麼樂趣呢?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