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53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53頁 / 共57頁。

啊!要是我還能享受發自內心的純潔的溫情的機會,哪怕是來自一個還在襁褓中的嬰兒,要是我還能在別人眼中看到和我在一起時愉快和滿意的心情,那麼我那雖短而甘美的感情的流露將是對我多少苦難和不幸的報償!啊!那時我就不必到動物身上去尋求人們拒絶向我投來的善意的目光。這樣的目光,我很少有機會看到,不過它們在我的記憶中總是彌足珍貴的。這裡就是一個例子,這個例子,如果我處在任何其他一種處境中,那就早該忘了,而在這裡它在我心中產生的印象卻很好地描繪出我景況的可悲。兩年以前,我在新法蘭西咖啡館在今普瓦松尼埃路與波施龍路之間。附近散步後,繼續往前走,然後向左拐,為了繞過蒙馬特爾高地,我就穿過格利尼盎古村。我心不在焉地直往前走,一面胡思亂想,兩眼也不朝左右觀望。忽然覺得有人把我的膝蓋抱住了,原來是個五六歲的小男孩,他使勁抱著我的膝蓋,以如此親切、如此溫柔的眼光看著我,使我的臟腑都為之感動了。我心想,要是我的孩子在我身邊的話,他們也會這樣待我的。我就把孩子抱了起來,欣喜若狂地吻了幾下,然後繼續前進。我在路上總感到像是少了點什麼東西似的。一種越來越增長的需要促使我折回去。我責備自己不該就這樣突然離開這孩子;心想他的行動雖沒有什麼明顯的動機,從中卻可看出一種不該等閒視之的靈感。最後我還是屈服于這個誘惑,折了回去。我向孩子跟前跑去,再次跟他親吻,給他一點錢買幾塊糕餅(小販恰好從我們身邊走過),然後就逗他聊天。我問他爸爸是誰,他指給我看,原來是個箍桶匠。我正要離開孩子去跟他父親說話,忽然發現有個面目可憎的人已經搶在我的前面了,看來是別人派來釘我梢的密探。當這傢伙跟他附耳說話時,只見那箍桶匠死死地盯着我,那眼神顯然毫不友好,這個景象使我為之心寒,我趕緊離開這對父子,步子比剛纔跑來時還要快些,心裡卻不免嘀咕,原來的情緒也被破壞無餘了。

然而從此以後,這樣的感情卻也時常油然而生,我也曾多次從格利尼盎古村經過,一心希望再看到這個孩子;然而卻再也沒見到這父子倆了,那次相逢就只留下一個強烈的回憶,它就像所有偶爾還打動我心的感情一樣,也是交織着甘美和苦澀的。

凡事有所失必有所得。這樣的樂趣雖然既難得又短暫,但當它們出現時,我卻更加盡情歡享,比經常有機會享受時還要歡暢。我把這種樂趣經常回憶,反覆咀嚼;不管這種樂趣是如何難得,只要它是純潔無瑕,那我就比自己飛黃騰達還要幸福。赤貧的人稍有所得就成了富翁。窮光蛋撿着一塊銀元比財主撿着一袋金子還要高興。我避開迫害者的監視而偷得的這樣一種樂趣留在我心底的印象,人們如果能看到,是不禁會失笑的。這樣的樂趣,其中最甘美的一次是在四五年前得到的,現在每加回憶,都不免為當時得到如此充分的享受而欣喜異常。

有一個星期日,我和我的妻子到馬約門去吃飯。飯後,我們穿過布洛涅樹林,直到拉米埃特花園;到了那裡,我們就在草地上的樹陰下坐了下來,等待太陽下山,好從帕西從從容容地回家。二十來個小姑娘由一個修女模樣的人領着來了。她們有的就地坐下,有的就在我們身邊轉悠。正在她們玩耍時,來了一個賣糕餅的人,帶著他的小鼓和轉盤這種買賣帶有賭博性質。轉盤中心樹有一根立柱,一根橫桿可以以它為中心旋轉,橫桿的一端垂下一根細線,綫端有一針。轉盤上從圓心畫有許多道輻射線,把轉盤分成許多格子。將橫桿旋轉後,針停在哪一格,就按該格所標明的數字得彩。,想做點買賣。我看小姑娘們都挺想嘗嘗糕餅的,她們當中有兩三個,顯然身上有幾文錢,就請求那修女准許她們碰碰運氣。當修女還在猶豫,跟孩子們講道理時,我對賣糕餅的說:讓這些小姐每人都轉一回,錢統統由我出。這話一出口,那群小姑娘個個面有喜色。單憑這一點,即使把我錢包裡的錢統統花光,我也已經得到充分的補償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