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50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50頁 / 共57頁。

當我確信已無法遏制這無意識的最初衝動時,我就不再費勁去加以遏制。在每次發作時,我就讓我的熱血去沸騰,讓怒氣和憤慨去控制我的全部感官;我就聽其自然,反正這陣爆發是我無力制止或推遲的。我只在這陣爆發還沒有產生任何後果前竭力阻止它繼續發展下去。兩眼炯炯、滿臉發燒、四肢顫抖、心跳怦怦,這些都是生理現象,跟理性是毫不相干的。在最初這陣發作聽其自然地過去以後,人們是可以清醒過來,恢復自製能力的,但我卻長時期做過這種努力而一無成效,只是到最後才取得較好的效果;我不再使出全力來做徒然的反抗,而等待着我的理性奮起而取得勝利的那一時刻,因為理性只在我聽得進它所說的話時才會和我對話。唉!我剛纔說了些什麼傻話!我的理性?我要是去把勝利的光榮歸之於我的理性,那就是大錯特錯了,因為這裡几乎沒有理性的什麼份:一切全都得自我那反覆無常的氣質,當風暴起時就激動異常,而風一住就立即歸於平靜;把我煽動起來的是我那易於激動的本性,使我平息下來的是我那懶散的本性。我聽憑所有一時衝動的支配,任何衝擊都會使我產生強烈而短促的反應;但衝擊一旦消失,反應立即中止,傳遞到心中的一切都不會持續下去。命運的安排、人們的計謀,對這樣一種氣質的人是沒有多大辦法的。要使我永遠陷于痛苦之中,那就得每時每刻都給我新的痛苦的感受,因為只要有一刻的間歇,不管它是怎樣短暫,我也會回覆我的本性。只要人們能影響我的感官,我就會是個合乎他們心意的人,而只要這影響稍有停歇,我馬上就重新恢復大自然所要我做的那樣一個人;不管他們怎樣行事,這是我最經常的常態,也正是通過這種常態,不管命運如何,我嘗到我認為是生來就該嘗到的幸福。這種狀態,我在另一篇遐想裡已經描寫過了。這種狀態是如此合我心意,我別無所求,但願它能繼續下去,唯恐遭到擾亂。人們過去加之於我身的傷害,我現在絲毫也不為所動;對他們還可能加之於我身的傷害的擔心是會使我心神不安的;但是,我確信他們已耍不出什麼新花招來使我永遠感到不安,我對他們的陰謀策劃嗤之以鼻,照樣自得其樂。

漫步遐想錄漫步之九

幸福是一種上天似乎並沒為世人安排的永久的狀態。在人世間,一切都在不停地流動,任何東西都不可能具有不變的形式。我們周圍的一切都在變化。我們自己也在變化,誰也不敢說他今天所愛的東西明天還繼續愛。因此,我們今生爭取至上幸福的一切盤算都是空想。還是讓我們在我們心滿意足時就盡情享受,竭力避免由於我們的差錯而把這份滿足的心情驅走;千萬別打算把它拴住,因為這樣的打算純屬痴心妄想。我很少見過幸福的人,這樣的人甚至根本就沒有;不過我時常看到心滿意足的人,而在所有曾使我產生強烈印象的東西中,這滿足的心情是最使我滿意的東西了。我想這是我的感覺對我的內心情感的支配所產生的必然結果。幸福並沒有掛上一塊招牌,要認識它,就得到幸福的人的內心中去尋求;但心滿意足的情緒是可以在眼神、舉止、口吻、步伐中看得出來的,它彷彿還能感染到這種情緒的人。當你看到一大群人在節日盡情歡樂,所有的人都心花怒放,流露出那穿透生活陰霾的喜悅時,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甘美的享受嗎?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