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40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漫步遐想錄

第40頁 / 共57頁。

不,任何與個人有關的事,任何與我肉體的利害有關的事,都不會在我心中佔據真正的地位。只有當我處于忘我的境界時,我的沉思、我的遐想才最為甜美。當我跟天地萬物融為一體,當我跟整個自然打成一片時,我感到心醉神迷,欣喜若狂,非言語所能形容。當人們還是我的兄弟時,我也曾有過種種關於人間幸福的盤算;由於這些盤算牽涉到一切因素,我只能在大家都幸福時才感到幸福,而直到我看到我的兄弟們一心在我的痛苦中尋求他們的幸福之前,我從沒有起過要什麼個人幸福的念頭。那時,為了不去恨他們,我就只好躲開他們;我逃到所有的人的共同的母親身邊,躲在她的懷抱中避免她的孩子們的襲擊;就這樣我就變得離群索居,或者像他們所說的那樣,變得不齒於人類,變得憤世嫉俗;我覺得最孤寂的離群索居也比和那些心地邪惡的人交往強些,這些人全都是靠叛賣和仇恨過日子的。

我被迫不動腦子思想,唯恐不由自主地想到我的不幸;我被迫抑制我那殘存的樂觀的然而已經衰退的想象力,因為這麼多揪心的事終將把它驚退;我被迫把那些對我備加凌辱的人忘懷,唯恐憤怒之情激起我對他們的憤恨。然而我卻不能一心一意只去想自己的事情,因為我那外向的心靈總是愛把自己的情感推而及於他人;同時我也不能再像過去那樣莽莽撞撞地投進這廣闊無垠的大自然的海洋中,因為我的各種智能已經衰退鬆弛,再也找不到相當明確、固定而又力所能及的事物可以用作運用的對象,同時我也感到已經沒有足夠的精力在我從前為之欣喜若狂的混沌世界中縱橫馳騁了。我已經差不多沒有思想,只有感覺,而且我那智力活動的範圍也已超不出我身邊的事物了。

我逃避世人,尋求孤寂,不再從事想象,更少去進行思維,然而我卻天生具有一種活躍的氣質,不能無所事事,因此開始對周圍的一切事物產生了興趣,並由一種十分自然的本能,更加偏愛最能給人以快意的事物。礦物界本身並沒有什麼可愛而又吸引人的東西;它的寶藏深埋于大地的胸懷之中,彷彿是要躲避人們的耳目,免得引起他們的貪婪之心。它們是一種儲備,當人心越來越敗壞,對比較容易到手的真正的財富失去興趣時,它們可以作為一種補充。那時,他們就不得不借助于技藝、勞動和辛勞來擺脫他們的貧困;他們挖掘大地的深處,冒着犧牲健康和生命的危險,到它的中心去探尋虛幻的財富,卻把當他們懂得享受時大地向他們提供的真正財富撇在一邊;他們避開他們已不配正視的陽光和白晝,把自己活活深埋在地下;因為他們已不配在陽光下生活。在地下,礦坑、深井、熔爐、鍛爐、鐵砧、鐵鎚、煙霧、火焰代替了田間勞作的甘美形象。在礦井有毒氣體中受盡熬煎的可憐的人們、渾身漆黑的熔鐵匠、從事可怕的笨重勞動的苦力、他們瘦削蒼白的臉——這就是採礦設備在地底造成的景象,它替代了地面上青翠的田野、盛開的鮮花、蔚藍的天空、相戀的牧羊人和牧羊女、健壯有力的勞動人民。

出去找點沙子和石頭,裝滿衣兜和工作室,從而擺出一副博物學家的派頭,這是容易的;然而那些一心一意熱衷于這種收藏的人,通常都是些無知的闊老,他們所追求的無非是擺擺門面的樂趣而已。要從礦物的研究中得益,那就必須當化學家和物理學家;那就必須進行一些費力費錢的實驗,在實驗室裡工作,時常冒着生命危險,而且經常是在有損健康的條件下,在煤炭、坩堝、爐子、曲頸瓶間,在令人窒息的煙霧和蒸汽中耗費很多金錢、很多時間。從這淒慘而累人的勞作中所得的經常是虛妄的驕傲多於真正的知識;又有哪個最平庸的化學家不是純粹出於偶然而發現一點他那一行的微不足道的門道,就自以為窺透了大自然的全部奧秘呢?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