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漫步遐想錄 - 17 / 57
外國散文類 / 盧梭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一番思考以及從中得出的結論,難道不像是上天對我的啟示,讓我對等待着的我的命運早作準備,讓我能經受住這一命運的考驗嗎?如果我沒有一個可以躲避殘酷無情的迫害者的藏身之處,他們讓我在此生蒙受的恥辱得不到洗雪,失去了應得的公正對待的希望,只能把自己交給世人從未經歷過的最悲慘的命運去擺佈,那麼在當年等待着我的苦惱之中,在有生之年又不得不面臨的絶境之中,我會變成什麼樣子?還可能變成什麼樣子?正當我為自己的清白無辜而心安理得,以為別人對我只有尊敬和善意時,正當我那直爽輕信的心向朋友和兄弟傾訴衷腸時,陰險奸詐的人卻悄悄地把在十八層地獄中編織的羅網套到我的身上。突然遭到了極難預料的、一顆高尚的心最難以忍受的苦難,陷入泥淖之中而從不知是出之誰手,又是為了什麼;墮入恥辱的深淵,周圍除了陰森可怕的東西之外只是一無所見的令人毛骨悚然的黑暗;我在感到第一陣震驚時就不知所措了,要是沒有事先積聚足夠的力量從摔倒的地方重新爬起來的話,我就無法擺脫這一沮喪,這是沒預料到的苦難把我投入其中的。

只是在多年焦急不安之後,我才清醒過來,開始進行反省,也是在這時才感到我為準備對付逆境而積聚的力量是多麼可貴。我在必須進行判斷的一切問題上都採取堅決的態度,當我把我的處世格言和我的處境進行對照比較時,我發現我對他人所作的荒謬判斷以及把這短促一生中的區區小事看得太重太重了。這短促的一生既然是一連串的考驗,那麼只要這些考驗能產生預期的效果,它們屬於哪種性質也就無關緊要了,而且考驗越大、越嚴重、越頻繁,懂得如何去經受它們也就更有好處了。一切最強烈的痛苦,對能從其中看到巨大而可靠的補償的人來說,也就失去了它的力量;而能取得這種補償的信念正是我從前面所說的沉思默想中獲得的主要成果。

是的,在紛至沓來的無數傷害和無限凌辱中,不安和疑慮不時來動搖我的希望,打擾我的安寧。我以前所未能解決的一些嚴重的矛盾心情,這時更強烈地在我腦海中閃現,正當我準備在命運的重壓下一蹶不振時,它又來給我沉重的打擊。當我心如刀割時,我不禁自問:我命途多舛,理性原來為我提供的慰藉都只不過是些幻想,而它又毀壞它自己的業績,把曾在我處于逆境時支持我取得希望和信心的支柱撤走,又有誰來使我免于陷入絶望之境?說真的,這世上僅僅哄騙我一個人的這些幻想又算得是什麼支柱?當今整整一代人把我的見解都看成是錯誤和偏見,認為真理和證據都在跟我對立的思想體系那邊,甚至不相信我接受我自己那一套思想體系是出於誠意,而我在一心一意信仰這一思想體系時又發現了一些不可克服的困難,我雖解決不了,卻阻止不了我堅持我的體系。這麼說來,難道我在眾人之中是唯一賢哲、唯一開明的一個?為了相信事物就是這個樣子,單是事物合我心意就夠了嗎?有一些表象,在別人眼里根本站不住腳,而假如我的感情不來支持我的理性,我也會覺得是虛妄的,但我對這樣的表象卻抱有信心,這能說是開明嗎?接受我的迫害者的準則,用雙方對等的武器來跟他們戰鬥,不比死抱住自己虛幻的一套、聽任他們打擊而不招架更好些嗎?我自以為明智,其實是上了虛妄的錯誤的當,做了它的犧牲品和殉難者。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