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活著就是為了改變世界 - 10 / 64
人格修煉類 / 賈伯斯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1974年春天,史蒂夫回到了他父母那裡。有一次偶爾翻閲《聖何塞信使報》時,他看到了阿塔裡(Atari)公司的招聘廣告,這個公司是在富有朝氣的矽谷地區成長起來的,發展的速度之快有點出人意料。阿塔裡的崛起主要得益於開發了一種叫做「乒乓」的電子遊戲裝置,然後它以這種遊戲迅速打開了市場。但該遊戲被裝置在桑尼維爾的一個小地方時,由於玩者眾多,遊戲線路阻塞嚴重,因此阿塔裡公司迫切需要一個電子機械師來解決這一問題。廣告上的招聘條件是此人必須是世界知名的電子機械師,公司會為他提供良好的娛樂服務和較高的薪水。史蒂夫去應聘了,讓他驚奇的是,他被僱用了。

在那時,阿塔裡公司正處在飛速發展的時期。阿爾‧奧爾康是該公司的首席工程師,他回憶道:「我們那時對阿塔裡公司非常有信心,因為它發展得太快了,我們都希望能在這家公司工作。」

有一天,阿塔裡公司的人事主管告訴奧爾康:「一個非常奇怪的傢伙來到公司,他說他不會走,除非我們僱用他。我看,我們或者把他交給警察,或者只能僱用他了。」

奧爾康回答說:「把他帶進來讓我看看。」

史蒂夫被帶了進來。「他穿著一身舊衣服,像一個嬉皮士,而且18歲就從裡德學院輟學了。我真不知道為什麼僱用他,他除了想做這份工作且有一點活力之外,其他什麼都沒有。但我正是看中了他內在的那種活力,具備這種活力就能把這份工作做好。而且他還有一種想象力,要知道,想象力的概念是『一個人內在的想象能力,並不依靠外在的東西』。他的思想很單純,沒有任何的雜質。」

「我把史蒂夫介紹給唐‧蘭(Don Lang),他說:『哦,不要,你把這傢伙交給我幹什麼?他是個令人討厭的嬉皮士。』後來我們和史蒂夫達成了協議,讓他晚上過來,這樣並不打擾任何人。」

史蒂夫只是在阿塔裡公司做一些小事情。有一天,他去找奧爾康,提出辭職他想去印度見識一下印度的宗教聖人。在那時,公司在德國的遊戲市場出了點問題,奧爾康決定讓史蒂夫在去印度之前先到德國解決一下這個問題。於是,奧爾康簡單地給喬布斯介紹了一下德國那邊的情況,就打算讓這個年輕的嬉皮士起程。奧爾康讓史蒂夫在兩個小時內解決問題,結果他真的就在兩個小時之內把問題給解決了。

在德國短暫停留後,史蒂夫光着腳、穿著破爛的衣服就到了印度。這身打扮是他自己想要的,他認為這代表着一種特別的追求和審美觀。在印度,他第一次遇見那麼多的窮人,他們和加利福尼亞窮困的嬉皮士不一樣,因為嬉皮士們的窮困是可以選擇的,而印度窮人的貧窮是命運使然,是難以改變的。在印度,史蒂夫接觸到很多人和事,讓他增長了不少見識。美國和印度在物質生活的舒適度方面簡直是天壤之別,他以前的所思所想在當時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戰。

在印度的這次經歷對史蒂夫來說真是既驚險又刺激,它完全出乎史蒂夫的預料,也是史蒂夫在繁華的矽谷中所體驗不到的。但這一切並沒有解開史蒂夫心中的疑問,他內心的那種慾望仍舊沒有得到滿足。回來後,史蒂夫決定以一種與以前不同的方式從頭開始。

史蒂夫從印度回來後,几乎變了一個人,對人冷漠,沉默寡言,整天穿著橘黃色的外套,頭髮也剃光了。他又回到了阿塔裡公司,想要做原來的工作。這個舉止狂放、身着寬鬆外套的大男孩到大多數公司的門口一站,可能都會有人叫警察。但20世紀70年代加利福尼亞的阿塔裡公司不是這樣,他們只是說了句「好吧」,於是,史蒂夫又去工作了。

在史蒂夫再次回到阿塔裡公司後,他感覺在東方尋求真諦的經歷和充斥着電子遊戲、機械製造的現實之間差距太大,讓他備受折磨。他還是保留着嬉皮士風格的審美情趣,這種風格在矽谷很容易保留下來,因為這裡距嬉皮士們的聖地舊金山和伯克利太近了。史蒂夫又重新和沃茲建立了聯繫,雖然在不知不覺中他對他們之間的關係有了新的看法,他吹噓沃茲是技術方面的高手,而他則具有很強的經營能力。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