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 21 / 57
價值觀念類 / 佩恩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決定未來變革的小趨勢

第21頁 / 共57頁。

今天的精英們是從書本上瞭解湯姆·弗裡德曼(Tom Friedman)筆下的《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而美國的大眾對此則有親身的體驗。精英們看到的是前所未有的經濟成功,而在底層勞作的人們的境況卻沒有得到改善。20073月披露的收入數據表明,美國10%的人是高收入者,他們的收入每年都在增加,而1%收入最高者的收入增加得最快(大約14%)。90%的美國人是低收入者,他們的收入一直在減少。實際上,一股潮流的上漲不會托起所有的船隻。

這種狀況造成了一種特別具有諷刺意味的現象,如果向精英們提出為什麼關心個性的問題,他們會告訴你,「選民們」——即低收入和受教育程度較低的美國人——不懂得問題,所以他們要根據個性投票。但是,這種說法與真實的情況相去甚遠。美國所謂的蕓蕓大眾的受教育程度比以往更高了,而且,他們對問題的關注也更勝於以往。在政治活動中,標準的美國選民,決不會討論個性的問題。選民們關心的是醫療保險問題、教育問題,還有在伊拉克服兵役的朋友們的問題。他們對醫療保險方案、醫療補助方案的瞭解,對學校體制和全球經濟的瞭解,會令許多博士自愧不如。2007年初,希拉莉·柯林頓設立了一個公務網站,她收到了11000個問題,其中的10個問題是問她喜歡吃什麼食物和愛看什麼電影,其餘的10990個問題的內容,都是人們面臨的實際問題和她如何幫助解決這些問題。今天的精英們常常瞧不起普通大眾,但我注意到,精英們常常會不顧大量事實而輕易形成自己的看法,而大眾則更多地依據事實、價值觀和經驗形成自己的看法。大學生們總是會有自己的看法,而在走出校門和有了生活經歷後,他們也總是會改變自己的看法。今天的精英們沒有體驗過美國人日常生活的艱辛,所以他們就像是永遠不會改變看法的大學生。所以探討美國精英的問題,要比探討美國的選民問題容易得多。

有一天,我與一個精英報刊的記者通電話,他不停地向我講總統個性的重要性。他說:「一位教授給我發來了一封討論這個問題的電子郵件。」我說:「教授——那能說明你的想法就是普通美國人的想法嗎?」美國的教授們表達的想法,是他們自認為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選民們的想法,而沒有受過大學教育的選民們的想法,恰恰就是教授們應該表達的想法。當我對這位記者的其他看法提出質疑的時候,他說,他徵詢過「其他記者」的意見,他們的看法與他的看法是一樣的。精英們關注其他精英的看法,是為了強化自己的看法,他們認為,自己看待生活的方式,也是其餘90%的美國人體驗生活的方式。

◎第六部分 政治(2

這不僅僅是我的看法,我們來看一看數據。

我在歷次競選中提出一個標準的關於投票意向的問題是,人們投票支持一位候選人最重要的考慮是什麼:(1)問題(2)個性(3)經驗。我所以要提出這樣的問題,是因為這三者對領導者而言都是重要的,而且難以按重要程度對它們加以排列。

根據我們最近做的一次民意調查,相當多的選民——48%——認為,候選人執著于問題是最重要的,排在第二位的是個性,占32%。選民們的一致之處,是他們都把問題作為投票時最重要的考慮,無論他們是否上過大學,是否信仰宗教,也無論來自哪個種族。不同之處則在於收入的差別。只要選民的年收入達到10萬美元的魔綫,相當多的人的首選就會轉變為個性。如下表所示,在年收入低於10萬美元的人中,以問題為首選的人占51%,以個性為首選的人占30%。但是,只要收入達到10萬美元,首選的比例就會發生變化,45%的人會以個性為首選,而37%的人以問題為首選。

這是29個百分點的變化,民意測驗把這種變化揭示得再清楚不過了。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