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交際花盛衰記 - 10 / 244
世界名著類 / 巴爾札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跟那些身為中間派而和右派一起投票的人一樣快。」拉斯蒂涅克回答這位省長兼參事院參議說。幾天來內閣會議上沒有聽到這位參議的聲音。

「如今能有什麼見解呢?有的只是利害關係罷了。」德·呂卜爾克斯聽著他們說話,辯駁了一句。「你們說的是什麼事?」

「是說德·魯邦普雷先生,拉斯蒂涅克想把他作為一個重要人物送給我。」參議對秘書長①說。

①德·呂卜爾克斯是內政部的秘書長。

「親愛的伯爵,」德·呂卜爾克斯神情嚴肅地回答他說,「德·魯邦普雷先生是個才華橫溢的青年,他有很硬的後台。能重新跟他攀上交情,我覺得十分高興。」

「這樣他將掉進當代那群陰險詭詐的傢伙的圈子中了。」拉斯蒂涅克說。

這三個聊天的人轉身向一個角落走去。那裡站着幾位才子,一些多少有點名氣的人,還有好幾個風流雅士。這些先生把自己的看法、俏皮話和對別人的惡語中傷,都列出來放在一起,想以此開開心,或是等待着看熱閙。在這個奇怪地湊到一起的人群中,呂西安曾經和其中幾位打過交道,有的開誠佈公,光明正大,有的陰險狡詐,暗箭傷人。

「嘿,呂西安,我的孩子,我親愛的寶貝,你現在又築起了防護的圍牆,又能昂首挺胸了。你是從哪裡來的呀?你就這樣借助弗洛麗娜小客廳裡送出來的禮物,又騎上你的這匹牲口了。好樣的,我的小伙子!」勃隆代對他說,一邊從斐諾那邊抽出胳膊,走過來親熱地摟住呂西安的腰,把他攔到自己胸前。

安多什·斐諾是一家雜誌社的老闆。呂西安几乎無償地在這家雜誌社工作過。勃隆代通過與他協作,向他提供明智的忠告和正確的見解,使他發了財。斐諾和勃隆代是貝特朗和拉東的化身,所不同的僅僅是,拉封丹筆下的貓最終發現它上了當①,而勃隆代明知自己受騙,卻一直給斐諾賣命。這名出色的筆桿子僱傭兵大概確實當了很長時間的奴隷。斐諾外表笨拙,意志堅強,粗魯愚蠢的言行之中略帶機智,就像粗工吃的麵包上抹上一點兒蒜一樣。他善於把從文人和政客放蕩不覊的生活田野裡收穫的東西,也就是主意和埃居,裝進自己的穀倉。勃隆代是個倒霉的人,他早就把自己的力氣白白地消耗在他的惡習和懶散上。他需要花錢時,總是捉襟見肘。他屬於富有才華而又窮困潦倒的那一撥。這幫人能為別人發財貢獻自己的一切,而為自己發財卻一籌莫展。他們是一些任憑別人借走自己神燈的阿拉丁②。這些令人欽佩的出主意的人,當他們沒有受個人利害關係左右時,他們目光敏鋭,具有真知灼見。他們用頭腦而不是用雙手工作。他們由此而產生品德上的破綻,低能的人就對他們橫加指責。勃隆代頭一天傷害過一位夥伴,第二天可以把自己的錢掏出來與他一起享用;他今天跟一個人一起吃飯、喝酒、睡覺,明天會把這個人宰了。他的那些有趣的不合常情的行為能被解釋得頭頭是道。他認為整個世界就是一場玩笑,所以也不願意別人認真對待他。他年輕,受女人愛慕,差不多有了點名氣,生活幸福,不像斐諾那樣考慮攫取財富,以備上了年紀後享用。

①拉封丹寓言《貓和猴子》中,猴子貝特朗叫貓拉東「大顯身手」,火中取慄。猴子吃了貓取出的栗子,貓卻燙傷了爪子。

②阿拉伯故事《一千零一夜》中,窮裁縫的兒子阿拉丁受魔術家指引,在地心找到一盞燈,從而發了財。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