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交際花盛衰記 - 4 / 244
世界名著類 / 巴爾札克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當然,藝術的任務不是摹寫自然,而是再現自然。藝術的真實要比生活的真實更集中、凝練、強烈,從而更能打動人心。但是藝術的真實源於生活的真實,作家對它是無法憑空臆造的。巴爾扎克寫到伏脫冷命運轉折時的一段話雖然出於情節需要,但卻具有深刻的哲理:「風俗史家永遠不應該拋棄的一個責任,就是不能用表面上富有戲劇色彩的安排來損害真實,特別是當真實已經變得富有傳奇意味的時候。社會的本態中包含着許多偶然,許多錯綜複雜和難以預料的情形,特別在巴黎更是如此,編造者的想象力無論如何是跟不上的。真實是大膽的,它能達到藝術無法表現的境界,令人難以置信,甚至不大合乎情理,除非作家對它加工刪改,使之淡化。」

不難看出,巴爾扎克剖析生活之所以如此深刻細緻,是由於他以極大的努力去接觸生活,深入生活,擷取生活真實,通過藝術再現,達到感人的效果,這是他的作品具有經久不衰的魅力的主要原因,正如作者在本書初版前言中所正確指出的:作品必須真實,才能獲得長久的生命。這也是作者整個創作實踐中所遵循的一條重要藝術準則。

巴爾扎克作品的另一個藝術特色是具體而精細的環境描寫,如對司法大廈、附屬監獄、運送犯人的「生菜籃子」,以及人物的外形、衣着等等描寫都費了大量筆墨。在作者看來,這些描寫與故事情節的展開和人物性格的演變都有密切關係,例如伏脫冷置身于那種陰森嚴酷的環境裡,仍能自如地要弄「鸛鳥」(總檢察長),方顯出他的高強本領,也為後來的招安埋下了伏筆。所以作者認為,環境描寫對他所追求的藝術效果是不可缺少的。雖然這種描寫有時顯得冗長繁瑣,但在大多數情況下,由於敘述逼真,分析透徹,仍然能深深吸引住讀者。

巴爾扎克把藝術真實與塑造典型緊密結合起來,把塑造典型作為再現社會的主要手段。《交際花盛衰記》是《人間喜劇》中人物出現最多的一部小說,不算無名無姓者,就有二百七十三人。這一大批貴族、野心家、教士、銀行家、紈袴子弟、妓女、犯人、警探、法官、律師、獄吏、商販、侍女構成了這個色彩斑斕、瞬息萬變的社會。這些人物除了各自都有鮮明的性格特徵外,作者還常常賦予他們高昂的激情,並以這種激情的變化作為推進情節的樞紐。例如艾絲苔為擺脫妓女生涯嚮往「再生」而與教士的那場談話;艾絲苔與呂西安的愛情糾葛;伏脫冷因呂西安自殺而悲痛欲絶,感情受到沉重打擊,終於被「漚爛」而投降當局等等。人物感情的劇烈變化使小說情節跌宕起伏,引人入勝,它與戲劇效果的運用相輔相成:西班牙神甫在艾絲苔首次自殺時突然出現,紐沁根與艾絲苔的邂逅,呂西安在格朗利厄公爵門前的遭遇,伏脫冷在放風院子與同夥相遇等等,仿若都是一幕幕變幻無常的舞台劇,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特別是伏脫冷那場駭人的亮相更是如此:這名如此強悍的綠林大盜在千方百計長期隱藏後,突然向總檢察長宣佈自己就是官方緝捕多年的逃犯雅克·柯蘭,這一自首舉動造成爆炸性效果,令人驚心動魄,久久不能釋懷。

巴爾扎克在《人間喜劇》前言中寫道:「法國社會將成為歷史家,我不過是他的秘書。開列惡癖與德行的清單,蒐集激情的主要事實,描繪各種性格,選擇社會上主要事件,結合若干相同的性格特點而組成典型,在這樣的時候,我也許能寫出一部史學家們忘記寫的歷史,即風俗史。」這段話闡明了《人間喜劇》的現實主義創作方法。

倪維中

初版序言①

①此序言只涉及《交際花盛衰記》的第一部和第二部。當時這部小說發表時只包括這兩部分內容。

—八四五年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