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下 - 87 / 141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21)給孤園:佛家語,「給孤獨園」之省辭。紛孤獨為中印度僑薩羅國舍衛城長者,性慈善,好施孤獨,故得此名。這裡指收養孤獨鬼魂購處所。

(22)九幽:地下極深處,銜迷信傳說的陰曹地府。

(23)咋(z é擇):咬,啃。

(24)主簿:主理簿籍,即掌管文書檔案。

(25)舛(chu ǎn 喘)錯:差錯。

(26)東海薛侯女:東海,郡名,秦置,楚漢之際也稱郯郡,治所在今山東省郯城,轄境相當令棗莊市一帶。薛侯,古薛國國君。薛,任姓,侯爵,黃帝之後裔奚仲,封于薛,地在今之薛城。見《文獻通考。封建考》。

(27)相聞:相告。

(28)錄鬼籍:抄錄鬼魂的名冊。

(29)引嫌:避嫌。

(30)賫賫(j ìl ài 古來):持送賞賜。

(31)差跌:差錯。

(32)賞給倍于常廩:賞給的東西超過日常薪俸一倍。廩,廩俸。

(33)謹抑:謹慎自守。

(34)暗陬(z ōu 鄒):昏暗的角落。陬,角落。

(35)飈:疾風。風從虎,此形容虎來迅疾。

(36)忙遽:慌忙急遽之間。

(37)墟:廢墟,毀壞殘破之遺址。

(38)糝(s ǎn ):撒。

(39)隅坐:坐于偏坐。《禮記。檀弓上》:「童子隅坐而執燭。」註:「隅坐,不與成人並。」

(40)附:附着,貼附。

(41)效楚王女之於臣建:學習楚王女兒季芉與臣下鍾建結婚的故事;意

為欲下嫁王生。春秋時,楚平王死後,子昭王立,適逢吳國侵犯,攻佔郢都:楚國大夫鍾建負平王女兒季芉隨昭王出逃,後季芉主動向昭王提出欲嫁鍾建,成為夫婦。見《左傳。定公四年、五年》。

(42)雷殛:雷轟。

(43)無室:沒有妻室。

(44)仙姬:仙女。

(45)以贖帝譴:以便向上帝贖罪。譴,罪罰。

(46)勢不能員園委曲,以每其生:意謂不能委曲以貪生。此據山東省博物館抄本,原作「勢不能委曲以共其生」。員園,謂刓團無稜稜角也。《後漢書。孔融傳論》:「大嚴氣正性覆折而已,豈有員園委曲,以每其生哉!」

註:「園,即刓字,……謂刓團無稜角也。每,貪也。言寧正直以傾覆摧折,不能委曲以貪生也。」

(47)具狀:寫了訴狀。

(48)宜男相:骨相能生男孩。

(49)婢忽臨蓐難產:據山東省博物館抄本,原作「婢亦臨藤難產」。

(50)業多:此指多產。業,佛家語,此指婢女情慾未斷,為人生子。

(51)割愛:割斷情愛。

太原獄

太原有民家(1) ,姑婦皆寡(2).姑中年,不能自潔,村無賴頻頻就之。

婦不善其行,陰于門戶牆垣阻拒之。姑慚,藉端出婦(3) ;婦不去,頗有勃谿 (4). 姑益害,反相誣,告諸官。官問好夫姓名。媼曰:「夜來宵去,實不知其阿誰,鞠婦自知。」因喚婦。婦果知之,而以姦情歸媼,苦相抵。拘無賴至,又嘩辨(5) :「兩無所私,彼姑婦不相能,故妄言相詆毀耳。」宮曰:「一村百人,何獨誣汝?」重答之。無賴叩乞免責,自認與婦通。械婦,婦終不承。逐去之。婦忿告憲院(6) ,仍如前,久不決。時淄邑孫進士柳下今臨晉(7) ,推折獄才(8) ,遂下其案于臨晉。人犯到,公略訊一過,寄監訖,便命隷人備磚石刀錐,質理聽用(9).共疑曰:「嚴刑自有桎梏,何將以非刑折獄耶?」

不解其意,姑備之。明日,升堂,問知諸具己備,命悉置堂上。乃喚犯者,又一一略鞠之。乃謂姑婦:「此事亦不必甚求清析。淫婦雖未定,而姦夫則確。汝家本清門口(10),不過一時為匪人所誘(11),罪全在某。堂上刀石具在。可自取擊殺之。」姑婦趑趄,恐邂逅抵償(12),公曰:「無慮,有我在。」

於是媼婦並起,掇石交投。婦銜恨已久,兩手舉巨石,恨不即立斃之;媼惟以小石擊臀腿而已,又命用刀。婦把刀貫胸膺,媼猶逡巡未下。公止之曰:「淫婦我知之矣。」命執媼嚴梏之,遂得其情。答無賴三十,其案始結。

附記:公一日遣役催租,租戶他出,婦應之。役不得賄,拘婦,至。公怒曰:「男子自有歸時,何得擾人家室!」遂笞役,遣婦去。乃命匠多備手械,以備敲比(13). 明日,合邑傳頌公仁。欠賦者聞之,皆使妻出應,公盡拘而械之。余嘗謂:孫公才非所短,然如得其情,則喜而不暇哀矜矣。

【註釋】

(1) 太原:府名,府治在個山西省太原市。

(2) 姑婦:婆媳。

(3) 出婦:休婦。出,休棄。

(4) 勃谿:指婆媳爭吵。《莊子。外物》,「室無空虛,則婦姑勃谿. 」

成玄英疏:「勃谿,爭鬥也。」

(5) 嘩辨:高聲爭辯。辨,通「辯」。

(6) 憲院:指提刑按察使司,主管一省刑獄司法的衙署。

(7) 孫柳下:孫憲元,字柳下,淄川人。順治乙未(十二年)進上,授臨晉知縣。見乾隆《淄川縣誌》卷五。臨普:舊縣名,在山西省西南部,後併入今之臨猜縣。當時屬山西省平陽府。

(8) 推折獄才:意謂官場公認為是斷案有才能的人。折獄,斷案。推,推許、推重,即官場公認。

(9) 質理:審訊案件。

(10)清門:清白門第,指正派人家。

(11)匪人:行為不端的人。

(12)邂逅抵償:意為恐碰巧打死人而遭抵償人命之罪。邂遁,凡非始料所及而碰上,稱邂逅。此指不自意,即碰巧打死人。

(13)敲比:敲撲追比。

新鄭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