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35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聊齋誌異 上

第35頁 / 共170頁。

嫗從之。王呼妻出見,負敗絮(11),菜色黯焉(12)。 嫗嘆曰:「嘻!王柬之孫子,乃一貧至此哉!」又顧敗灶無煙,曰:「家計若此,何以聊生(13)?」妻因細述貧狀,嗚咽飲泣。嫗以釵授婦,使姑質錢市米,三日外請復相見。王輓留之。嫗曰:「汝一妻不能自存活;我在,仰屋而居(14),復何裨益?」遂徑去。王為妻言其故,妻大怖。

王誦其義,使姑事之(15),妻諾。逾三日,果至。出數金,糴粟麥各石。夜與婦共短榻。婦初懼之;然察其意殊拳拳(16),遂不之疑。

翌日,謂王曰:「孫勿情,宜操小生業,坐食烏可長也!」王告以無資。

曰:「汝祖在時,金帛憑所取;我以世外人,無需是物,故未嘗多取。積花粉之金四十兩(17),至今猶存。久貯亦無所用,可將去悉以市葛,刻日赴都(18),可得微息。」王從之,購五十餘端以歸(19)。 嫗命趣裝,計六七日可達燕都(20)。囑曰:「宜勤勿懶,宜急勿緩:遲之一日,悔之已晚!」王敬諾,囊貨就路。中途遇雨,衣履浸濡。王生乎未歷風霜,委頓不堪,因暫休旅舍。不意淙淙徹暮,檐雨如繩。過宿,濘益甚。見往來行人,踐淖沒脛(21),心畏苦之。待至停午(22),始漸燥,而陰雲復合,雨又大作。信宿乃行。將近京,傳聞葛價翔貴(23),心竊喜。入都,解裝客店,主人深惜其晚,先是,南道初通,葛至絶少。貝勒府購致甚急(24),價頓昂,較常可三倍(25)。 前一日方購足,後來者井皆失望。主人以故告王。王鬱鬱不得志。越日,葛至愈多,價益下。王以無利不肯售。遲十餘日,計食耗煩多,倍益憂悶。主人勸令賤鬻,改而他圖。從之。虧資十餘兩,悉脫去。

早起,將作歸計,啟視囊中,則金亡矣。驚告主人。主人無所為計。或勸鳴宮,責主人償。王嘆曰:「此我數也,于主人何尤?」主人聞而德之,贈金五兩,慰之使歸。自念無以見祖母,蹀踱內外(26),進退維谷(27)。 適見鬥鶉者(28),一賭輒數千;每市一鶉,恆百錢不止。意忽動,計囊中資,僅足販鶉,以商主人。

主人亟慫之,且約假寓飲食,不取其直。王喜,遂行。購鶉盈儋(29),復入都。

主人喜,賀其速售。至夜,大雨徹曙。天明,衢水如河,淋零猶未休也。居以待晴。連綿數日,更無休止。起視籠中,鶉漸死。王大懼,不知計之所出。越日,死愈多;僅餘數頭,並一籠飼之;經宿往窺,則一鶉僅存。因告主人,不覺涕墮。

主人亦為扼腕(30)。 王自度金盡罔歸,但欲覓死,主人勸慰之。共往視鶉,審諦之曰:「此似英物(31)。 諸鶉之死,未必非此之鬥殺之也。君暇亦無所事,請把之(32);如其良也,賭亦可以謀生。」王如其教。既馴,主人令持向街頭,賭酒食。鶉健甚,輒贏。主人喜,以金授王,使復與子弟決賭(33);三戰三勝。半年許,積二十

金。心益慰,視鶉如命。先是,大親王好鶉(34),每值上元,輒放民間把鶉者入邸相角。主人謂王曰:「今大富宜可立致;所不可知者,在子之命矣。」

因告以故,導與俱往。囑曰:「脫敗,則喪氣出耳。倘有萬分一,鶉鬥勝,王必欲市之,君勿應;如固強之,惟予首是瞻(35),待首肯而後應之(36)。 」

王曰:「諾。」至邸,則鶉人肩摩于墀下(37)。 頃之,王出禦殿。左右宣言:「有願鬥者上。」即有一人把鶉,趨而進。王命放鶉,客亦放;略一騰踔(38),客鶉已敗。王大笑。俄煩,登而敗者數人。主人曰:「可矣。」相將俱登。

王相之,曰:「睛有怒脈(39),此健羽也(40),不可輕敵。」命取鐵喙者當之。一再騰躍,而王鶉鎩羽。更選其良,再易再敗。王急命取宮中玉鶉。片時把出,素羽如鷺,神駿不凡。王成意餒,跪而求罷,曰:「大王之鶉,神物也,恐傷吾禽,喪吾業矣。」王笑曰:「縱之。脫鬥而死,當厚爾償。」

成乃縱之。玉鶉直奔之。而玉鶉方來,則伏如怒鷄以待之;玉鶉健啄,則起如翔鶴以擊之;進退頡頏(41),相持約一伏時(42)。 玉鶉漸懈,而共怒益烈,其鬥益急。未幾,雪毛摧落,垂翅而逃。觀者千人,罔不嘆羡。王乃索取而親把之,自嚎至爪,審周一過,問成曰:「鶉可貨否?」答云:「小人無恆產,與相依為命,不願售也。」王曰:「賜而重值,中人之產可致。頗願之乎?」成俯思良人。

日:「本不樂置;顧大王既愛好之,苟使小人得衣食業,又何求?」王請直,答以千金。王笑曰:「痴男子!此何珍寶,而千金直也?」

成曰:「大王不以為寶,臣以為連城之壁不過也(43)。 」王曰:「如何?」

曰:「小人把向市,日得數金,易升鬥粟,一家十餘食指(44),無凍餒憂,是何寶如之?」王言:「予不相虧,便與二百金。」成搖首。又增百數。成目視主人,主人色不動。乃曰:「承大王命,請減百價。」王曰:“休矣。

誰肯以九百易一鶉者!「成囊鶉欲行。王呼曰:」鶉人來,鶉人來!實給六百,肯則售,否則已耳。「成又目主人,主人仍自若。成心願盈溢,惟恐失時,曰:」以此數售,心實怏怏;但交而不成,則獲戾滋大(45)。 無已,即如王命。

「王喜,即秤付之。成囊金,拜賜而出。主人懟曰:」我言如何,子乃急自鬻也?

再少靳之(46),八百金在掌中矣。“成歸,擲金案上,請主人自取之,主人不受。

又固讓之,乃盤計飯直而受之。

王治裝歸,至家,歷述所為,出金相慶。嫗命治良田三百畝,起屋作器,居然世家。嫗早起,使成督耕,婦督織;稍惰,輒訶之。夫婦相安,不敢有怨詞。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