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10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忽見小人,長三寸許,自外入,略一盤旋,即復去。少頃,荷二小凳來,設堂中,宛如小兒輩用粱心所制者(8)。又頃之,二小人舁一棺入,長四寸許,停置凳上。

安厝未已(9) ,一女子率廝婢數人來(10),率細小如前狀。女子衰衣(11),麻綆束腰際,布裹首;以袖掩口,嚶嚶而哭,聲類巨蠅。生睥睨良久(12),毛森立,如霜被于體。因大呼,遽走,顛床下,搖戰莫能起。館中人聞聲畢集,堂中人物杳然矣。【註釋】

(1) 大司寇:指李化熙,字五弦,長山(今山東鄒平縣)人。明崇禎進士,官四川巡撫,總督三邊,統理西征軍務。入清,官至刑部尚書。《長山縣誌》、《山東省通志》、《清史稿》均有傳。司寇,西周所置官,春秋、戰國相沿,掌管刑獄、糾察等事。後世以大司寇為刑部尚書的別稱。

(2) 春凳,一種長條形的木凳。

(3) 故:原來。(4) 白梃:白木棍棒。

(5) 委蛇(w ēi y í威移):通「逶迤」,曲折而進。

(6) 康熙十七年:即公元一六七八年。

(7) 設帳,指設館授徒,做教書先生。《後漢書。馬融傳》載,馬融「常坐高堂,施絳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弟子以次相傳,鮮有入其室者。」

(8) 粱(jiē皆)心:高粱稈心。

(9) 安厝(Cuò錯),安措,安置。厝,停柩待葬。

(10)廝婢:奴婢。

(11)衰(cuī催)衣:喪服。詳見前《咬鬼》注。下句「麻埂」,是舊時居喪者束于腰際的麻縧。

(12)睥睨(b ìn ì幣膩):窺察。

王六郎

許姓,家淄之北郭(1) ,業漁。每夜,攜酒何上,飲且漁。飲則酹地(2) ,祝雲(3) :「河中溺鬼得飲。」以為常。他人漁,迄無所獲,而許獨滿筐。一夕,方獨酌,有少年來,徘徊其側。讓之飲,慨與同酌。既而終夜不獲一魚,意頗失。

少年起曰:「請于下流為君驅之(4)。」遂飄然去。少間,復返,曰:「魚大至矣。」

果聞唼呷有聲(5)。舉網而得數頭,皆盈尺。喜極,申謝(6)。欲歸,贈以魚,不受,曰:「屢叨佳醖(7) ,區區何足雲報。如不棄,要當以為長耳(8)。」許曰:「方共一夕,何言屢也?如肯永顧,誠所甚願;但愧無以為情。」詢其姓字,曰:「姓王,無字(9) ,相見可呼王六郎。」遂別。明日,許貨魚,益沽酒(10)。晚至河干(11),少年已先在,遂與歡飲。飲數杯,輒為許驅魚。

如是半載。忽告許曰:「拜識清揚(12),情逾骨肉。然相別有日矣。」

語甚淒楚。驚問之。欲言而止者再,乃曰:“情好如吾兩人,言之或勿訝耶?

今將別,無妨明告:我實鬼也。素嗜酒,沉醉溺死,數年于此矣。前君之獲魚,獨勝於他人者,皆仆之暗驅,以報酹奠耳。明日業滿(13),當有代者,將往投生。相聚只今夕,故不能無感。「許初聞甚駭;然親狎既久,不復恐怖。因亦欷歔,酌而言曰:」六郎飲此,勿戚也。相見遽違,良足悲側,然業滿劫脫(14),正宜相賀,悲乃不倫(15)。 「遂與暢飲。因問:」代者何人?“

曰:「兄于河畔視之,亭午(16),有女子渡河而溺者,是也。」聽村鷄既唱,灑涕而別。明日,敬伺河邊,以覘其異。果有婦人抱嬰兒來,及河而墮。兒拋岸上(17),揚手擲足而啼。婦沉浮者屢矣,忽淋淋攀岸以出,藉地少息,抱兒徑去。

當婦溺時,意良不忍,思欲奔救,轉念是所以代六郎者,故止不救。及婦自出,疑其言不驗。抵暮,漁舊處。少年復至,曰:「今又聚首,且不言別矣。」問其故。曰:「女子已相代矣;仆憐其抱中兒,代弟一人,遂殘二命,故舍之。更代不知何期。或吾兩人之緣未盡耶?」許感嘆曰:「此仁人之心,可以通上帝矣。」

由此相聚如初。數日,又來告別。許疑其復有代者。曰:「非也。前一念惻隱(18),果達帝天。今授為招遠縣鄔鎮土地(19),來日赴任。倘不忘故交,當一往探,勿憚修阻(20)。 」許賀曰:「君正直為神,甚慰人心。但人神路隔,即不憚修阻,將復如何?」少年曰:「但往,勿慮。」再三叮嚀而去。

許歸,即欲冶裝東下。妻笑曰:「此去數百里,即有其地,恐土偶不可以共語(21)。 」許不聽,竟抵招遠。問之居人,果有鄔鎮。尋至其處,息肩逆旅(22),問祠所在。主人驚曰:「得無客姓為許?」許曰:「然。何見知?」

又曰:「得勿客邑為淄?」曰:「然。何見知?」主人不答,遽出。俄而丈夫抱子,媳女窺門,雜沓而來,環如牆堵。許益驚。眾乃告曰:「數夜前,夢神言:淄川許友當即來,可助以資斧(23)。 祗候已久(24)。 」許亦異之,乃往祭于祠而祝曰:「別君後,寤寐不去心(25),遠踐曩約。又蒙夢示居人,感篆中懷(26)。愧無腆物(27),僅有卮酒(28);如不棄,當如河上之飲。」

祝畢,焚錢紙。俄見風起座後,旋轉移時,始散。夜夢少年來,衣冠楚楚,大異平時。謝曰:「遠勞顧問(29),喜淚交並。但任微職,不便會面,咫尺河山(30),甚愴于懷。居人薄有所贈,聊酬夙好(31)。 歸如有期,尚當走送。」

居數日,許欲歸。眾留慇勤,朝請暮邀,日更數主。許堅辭欲行。眾乃折柬抱襆(32),爭來致贐(33),不終朝(34),饋遺盈橐。蒼頭稚子畢集(35),祖

送出村(36)。 歘有羊角風起(37),隨行十餘里。許再拜曰:「六郎珍重!勿勞遠涉。君心仁愛,自能造福一方,無庸故人囑也。」風盤旋久之,乃去。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