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聊齋誌異 上 - 9 / 170
古典小說類 / 蒲松齡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2) 肄(y ì藝)業:修習學業。《左傳。文公四年》:「臣以為肄業及之也。」

杜預註:「肄,習也。」

(3) 麥秋:麥收季節。《禮。月令》:「孟夏麥秋至。」秋,指農作物成熟之期。

(4) 糞除:掃除。

(5) 扃(jiǒng炯)扉:插門。扃,門插關。下文「失扃」,意思是忘了插門。

(6) 萬籟俱寂:什麼聲響都沒有。

(7) 注念間;專注凝思之時。

(8) 睒(shǎn 閃)閃:像閃龜一樣。《膠澳志。方言》(民國本):「電光曰睒。」

(9) 齒疏疏:牙齒稀稀拉拉。疏,稀。

(10)缶(f ǒu 否):一種口小腹大的盛器。

(11)扶曳(y è葉):輓抉拖拉。

(12)負笈(j ī及):背着書箱。笈,書箱。

咬鬼

沈麟生云:其友某翁者,夏月晝寢,矇矓間,見一女子搴簾入(1) ,以白布裹首,縗服麻裙(2) ,向內室去。疑鄰婦訪內人者;又轉念,何遽以凶服入人家(3) ?正自皇惑,女子已出。細審之,年可三十餘,顏色黃腫,眉目蹙蹙然(4) ,神情可畏。又逡巡不去,漸逼臥榻。遂偽睡,以觀其變。無何,女子攝衣登床(5),壓腹上,覺如百鈞重。心雖了了,而舉其手,手如縛;舉其足,足如痿也(6)。急欲號救,而苦不能聲。女子以喙嗅翁面,顴鼻眉額殆遍。覺喙冷如冰,氣寒透骨。翁窘急中,思得計:待嗅至頤頰(7) ,當即因而嚙之(8)。未幾,果及頤。翁乘勢力齕其顴(9) ,齒沒于肉。女負痛身離,且掙且啼。翁齕益力。但覺血液交頤,濕流枕畔。相持正苦,庭外忽聞夫人聲,急呼有鬼,一緩頰而女子已飄忽遁去(10)。 夫人奔入,無所見,笑其魘夢之誣(11)。 翁述其異,且言有血證焉。相與檢視,如屋漏之水,流枕浹席(12)。 伏而嗅之,腥臭異常。翁乃大吐。過數日,口中尚有餘臭雲。

【註釋】

(1) 搴(qiān 愆)簾:掀簾。搴,揭起,掀。

(2) 縗(cuī崔)服麻裙:古代的喪服。縗,披于胸前的麻布條,服三年之喪者用之。麻裙,麻布作的下衣。

(3) 「何遽」句:凶服,即喪服。上文言「白布裹首」,可見是新喪。舊時新喪,着喪服不能串門,以為不吉利,因有疑問。(4) 眉目蹙蹙(c ù促)

然:皺眉愁苦的樣子。

(5) 痿(W ěi 委):痿痹,肢體麻痹。

(6) 攝衣:提起衣裙。攝,提起。

(7) 頤(y í夷)頰:下巴至兩腮之間,指臉的下部。

(8) 嚙:同「咬」。

(9) (h é核):咬。

(10)緩頰:放鬆面部肌肉,這裡意即鬆口。

(11)魘(y ǎn 掩)夢之誣:惡夢的幻覺。魘,惡夢,夢中驚駭。誣,以無當有。

(12)浹(jiā夾)席:流滿床蓆。浹,遍,滿。

捉狐

孫翁者,余姻家清服之伯父也。素有膽。一日,晝臥,彷彿有物登床,遂覺身搖搖如駕雲霧。竊意無乃壓狐耶(1) ?微窺之,物大如貓,黃毛而碧嘴,自足邊來。蠕蠕伏行,如恐翁轄。逡巡附體:着足足痿,着股股耎。 甫及腹,翁驟起,按而捉之,握其項,物鳴急莫能脫。翁亟呼夫人,以帶縶其腰(2)。乃執帶之兩端,笑曰:「聞汝善化,今注目在此,看作如何化法。」

言次,物忽縮其腹,細如管,幾脫去。翁大愕,急力縛之,則又鼓其腹,粗於碗,堅不可下;力稍懈,又縮之。翁恐其脫(3) ,命夫人急殺之。夫人張皇四顧,不知刀之所在。翁左顧示以處。比迴首,則帶在手如環然,物己渺矣。

【註釋】

(1) 壓狐:睡夢之中感到胸悶氣促,俗稱「壓狐子」。壓,或作「魘」。

(2) 縶(zhí陟):絆縛馬足,這裡是拴縛的意思。

(3) 翁:原作「公」,此據二十四卷抄本。下同。

荍中怪

長山安翁者(1) ,性喜操農功(2)。秋間蕎熟(3) ,刈堆隴畔。時近村有盜稼者,因命佃人(4) ,乘月輦運登場(5) ;俟其裝載歸,而自留邏守。遂枕戈露臥。

目稍瞑,忽聞有人踐蕎根,咋咋作響。心疑暴客(6)。急舉首,則一大鬼,高丈餘,赤髮鬡須(7) ,去身已近。大怖,不遑他計,踴身暴起,狠刺之。鬼鳴如雷而逝。

恐其復來,荷戈而歸。迎佃人于途,告以所見,且戒勿往。眾未深信。越日,曝麥于場,忽聞空際有聲。翁駭曰:「鬼物來矣!」

乃奔,眾亦奔。移時復聚,翁命多設弓弩以俟之。翼日(8) ,果復來。數矢齊發,物懼而遁。二三日竟不復來。麥既登倉,禾雜遝(9) ,翁命收積為垛,而親登踐實之,高至數尺。忽遙望駭曰:「鬼物至矣!」眾急覓弓矢,物已奔翁(10)。翁仆,齕其額而去。共登視,則去額骨如掌,昏不知人。負至家中,遂卒。後不復見。不知其何怪也。

【註釋】

(1) 長山:舊縣名,故地在今山東鄒平一帶。

(2) 農功:農事,即農活。

(3) 蕎(qiáo 橋):同「蕎」,蕎麥。

(4) 佃(tián 田)人:指農村傭工。

(5) 乘月輦運:就着月光推車搬運。輦,手推車。

(6) 暴客:盜賊。(7) 鬡(n íng寧)須,髭鬚亂張,樣子凶惡。

(8) 翼日:明日。翼,通「翌」。

(9) 禾(jiè皆)雜遝(t à沓):指蕎麥稭散亂在地。,莊稼稭稈。雜遝,也作「雜沓」,雜亂。

(10)「奔翁」「翁仆」之「翁」,底本井作「公」,據鑄雪齋抄本改。

宅妖

長山李公,大司寇之侄也(1)。宅多妖異。嘗見廈有春凳(2) ,肉紅色,甚修潤。李以故無此物(3) ,近撫按之,隨手而曲,殆如肉耎,駭而卻走。旋迴視,則四足移動,漸入壁中。又見壁間倚白梃(4) ,潔澤修長。近扶之,膩然而倒,委蛇入壁(5) ,移時始沒。

康熙十七年(6) ,王生俊升設帳其家(7)。日暮,燈火初張,生着履臥榻上。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