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南朝祕史》 - 9 / 107
古典小說類 / 杜剛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一日俱到襄陽,各就館室。二子本素相識,明日並騎詣府,殷謂桓曰:「吾與子逐鹿中原,未識鹿歸誰手?」桓亦謂殷曰:「楊柳齊作花,未知花落誰家?」相與馬上大笑。俄而至門,佺期忙即傳請登堂。相見畢,留入書齋敘話。見二子翩翩風度,儀貌甚偉,正是不相上下。佺期曰:「久慕二君英名,特邀一敘,承賜降臨,不勝欣快。」二子亦謙讓一回。至夜,設宴內堂,邀請入席。二子徐步而入,見堂上燈綵輝煌,階前笙歌並奏,正中二席,請二子上坐,佺期主席相倍。瓊玉垂帝以觀,侍女見者,無不嘖嘖稱羡。宴罷,二子告退。佺期進謂女曰:「殷、桓並佳,兒以為孰可,不妨直說。」瓊玉曰:「二子文雅相仿,未識武藝若何,明日兒欲帶領女兵,隨父同往教場操演,使二子各呈其能,方定去齲」佺期正欲誇耀其女武藝,聞言大喜,便即傳令三軍,明晨齊集教場演武。差人到殷、桓兩處,請他共觀。二子聞女自往比試,先得觀其容貌,正中下懷,皆欣然領命。

話分兩頭,瓊玉要往教場擇配,隔夜打點已定,明日絶早起身,聽見轅門外發炮三聲,知父親已往,隨即上馬,領了一隊女兵,來至教場。其時,佺期已高坐將台,殷、桓二人旁坐于側,將士齊列台前聽令。瓊玉不即上前,勒馬于旗門等候。

但見:槍刀森列,密密層層;甲仗鮮明,威威武武。虎帳中三通鼓起,將士如負嚴霜;鈴閣內一令傳來,旌旗為之變色。兵演八陣,極縱橫馳驟之奇形;變長蛇,多進退盤旋之勢。金一聲,各歸隊伍;旗三展,又奮干戈。左右交攻,人人爭勝;東西相敵,個個當先。拍馬來迎,各顯平生手段;挺槍接戰,共奪本事高強。大將台前,湧出一團殺氣;演武場上,凝成萬道寒光。

正是:久練之師,不讓孫吳節制;如雲之眾,何異貔虎成群。

瓊玉此時,亦看得眼花撩亂,俟諸將演罷,然後帶領女兵,直到台前請令。佺期吩咐豎起一竿,竿上設一紅心,先令女兵比射。於是女兵得令,無不輓弓搭箭,馳驟如飛,弓弦開處,也有中的,也有不中的。一一射畢,方是瓊玉出馬。你道她若何打扮?頭帶紫金冠,輝光燦燦;身穿紅綉甲,彩色紛紛。耳垂八寶珠環,X護一輪明鏡。玉顏添好,閨中丰韻堪憐;柳眼生姣,馬上風流可愛。娟娟玉手,高舉絲鞭;怯怯纖腰,斜懸寶劍。跑一匹五花馬,勢若游龍;開一張百石弓,形如滿月。

箭無虛發,三中紅心;鼓不停聲,萬人喝采。正是:女中豪傑,生成落雁之容;閫內將軍,練就穿楊之技。

斯時,殷、桓二子坐在將台上,看見瓊玉容顏絶世,武藝又高,神魂飛越,巴不得即刻結成花燭。俄兩瓊玉上台繳令,風流體態,益覺動人,各個看得獃了。佺期顧謂二子曰:「賢契皆將家子,定通武藝,亦令老夫一觀何如?」二人連聲答應。

群兒自恃藝高,即起身上馬,馳人教場,連發三矢,中了一箭。

荊生技癢已久,隨亦上馬開弓,連發三矢,俱中在紅心上面。

眾人齊聲喝采。射罷上台,佺期各讚了幾句,二子告退。軍中打起得勝鼓,放炮起身,歸至府中。父女相見,謂女曰:「兒意何屬?」瓊玉曰:「中紅心者可也。」佺期知女意屬殷,遂招劑生為婿,擇日成婚。桓失意而去。合卺之夕,荊生謂女曰:「卿何願歸於我?」女微笑曰:「以子能中紅心也。」殷笑曰:「今夜才中紅心耳。」遂各解衣就寢。正是女貌郎才,一雙兩好,其得意處,不必細說。且說麟兒回至江州,正如不第舉子歸家,垂頭喪氣。玄見婚姻不就,且怒且懼,謂卞范之曰:「佺期不就吾婚,此亦小事,但荊雍相結,必有圖我之意,不可不防,敢問若何制之?」范之曰:「江州地隘民窮,兵食不足,此時先宜厚結執政,求廣所統。地大則兵強。雖殷、楊交攻,禦之有餘矣。」玄從之,上表求廣所統,時執政者正惡三人結黨為患,欲從中交構,使之自相攻擊,乃加玄都督荊州四郡軍事。又奪楊廣南蠻校尉之職,以授桓偉。佺期聞之大怒,囑廣不要受代,勒兵建牙,欲與仲堪共擊桓玄。仲堪志圖寧靜,因遷廣為宜都太守,使讓桓偉,力止性期罷兵。

是歲,荊州大水,平地數丈,田禾盡沒,饑民滿道。仲堪竭倉廩賑之,軍食盡耗。參軍羅企生諫曰:「救荒誠急,但軍無現糧,一旦有急,將何以濟?」仲堪不聽。玄聞之喜曰:「此天亡之也,取之正在今日。」乃勒兵西上,問巴陵有積穀,襲而據之,以斷荊州糧運。仲堪聞玄起兵,執其兄桓偉,使作書與玄,勸其罷兵,辭甚苦至。玄曰:「仲堪為人無決,常懷成敗之計,為兒女作慮,必不敢害我兄也。」兵日西上不止。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