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99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醒世因緣傳

第99頁 / 共410頁。

有山水的去處,又兼之風雨調和,天氣下降,地氣上升,山光映水,水色連山,一片都是訴嚯的色象。日月俱有光華,星辰絶無愆價,立了春,出了九,便一日暖如一日,草芽樹葉漸漸發青,從無乍寒乍熱的變幻。大家小戶,男子收拾耕田,婦人浴蠶做繭。漸次的春社花朝,清明寒食,亡論各傢俱有株把紫荊海棠,薔薇丁香,牡丹芍藥,節次開來,只這湖邊周匝的桃柳,山上千奇百怪的山花,開的就如錦城金谷一般。再要行甚麼山陰道上,只這也就夠人應接不暇了。所以又有人做《滿江紅》詞一闋,單道這明水的春天景象:

夭桃蕊嫩,柳揚輕風搖淺碧。草侵天,千林鶯囀,滿山紅白。寒食清明旋過了,稻畦搶種藏鴉麥。剛昨宵雨過趁初睛,曬鶇襏。曉耕夫,遍壠陌。春饁女,行似織。遇上巳賽社,少長咸集。前後東西都坐了,野翁沒個來爭席。直吃得頭重腳跟高,忘主客。

挨次種完了棉花蜀秫、黍稷谷粱,種了秧,已是四月半後天氣;又忙劫劫打草苫、擰繩索,收拾割麥。婦人也收拾簇蠶。割完了麥,水地裡要急忙種稻,旱地裡又要急忙種豆。那春時急忙種下的秋苗,又要鋤治,割菜子、打蒜苔。此邊的這三個夏月,下人固忙的沒有一刻的工夫,就是以上大人雖是身子不動,也是要起早睡晚,操心照管。所以又有人做《滿江紅》詞一闋,單道的明水夏天景象:

高敞茅檐,要甚麼綺窗華屋?近山岩,水簾瀑布,驅除暑伏。庭際娟娟竹幾個,門前樹樹濃陰綠。把閒書一本趁風涼,高枕讀。倦來時,書且束。睡迷離,將息目。待黑甜醒後,家常飯熟。食了斜陽炎氣轉,披襟散步清流曲。揀柳陰底下有溫泉,沐且浴。

才交過七月來,簽蜀秫,割黍稷,拾棉花,割谷釤谷,秋耕地,種麥子,割黃黑豆,打一切糧食,垛秸干,摔稻子,接續了晝夜,也還忙個不了,所以這個三秋最是農家忙苦的時月。只是太平豐盛的時候,人雖是手胼足胝,他心裡快活,外面便不覺辛苦。所以又有人做一隻《滿江紅》詞,單道那明水的秋天景象:

黃葉丹楓,滿平山萬千紫綠。映湖光玻璃一片,落霞孤鶩。沆瀣天風驅剩暑,漣漪霜月清于浴。直告成萬寶美田疇,秋稅足。籬落下,叢叢菊。窖內,陳陳粟。看當前場圃,又登新谷。魚蟹肥甜剛稻熟,床頭新酒才堪漉。遇賓朋友醉始方休,謳野曲。

說便是十月初一日謝了土神,辭了場圃,是個莊家完備的節候。但這樣滿收的風景,也依不得這個常期,還得半個月工夫。到了十月半以後,這便是農家受用為仙的時節,大囤家收運的糧食,大瓮家做下的酒,大欄養的豬,大群的羊,成幾十幾百養的鵝鴨,又不用自己喂他,清早放將出去,都到湖中去了;到晚些,着一個人走到湖邊一聲喚,那些鵝鴨都是養熟的,聽慣的聲音,拖拖的都跟了回家。數點一番,一個也不少。那慣養鵝鴨的所在,看得有那個該生子的,關在家裡一會,待他生過了子,方又趕了出去。家家都有臘肉、醃鷄、鹹魚、醃鴨蛋、螃蟹、蝦米;那栗子、核桃、棗兒、柿餅、桃干、軟棗之類,這都是各人山峪裡生的。茄子、南瓜、葫蘆、冬瓜、豆角、椿牙、蕨菜、黃花,大子曬了干,放著過冬。揀那不成才料的樹木,伐來燒成木炭,大堆的放在個空屋裡面。清早睡到日頭露紅的時候,起來梳洗了,吃得早酒的,吃杯暖酒在肚。那溪中甜水做的綠豆小米粘粥,黃暖暖的拿到面前,一陣噴鼻的香,雪白的連漿小豆腐,飽飽的吃了。穿了厚厚的綿襖,走到外邊,遇了親朋鄰舍,兩兩三三,向了日色,講甚麼「孫行者大閙天宮」,「李逵大閙師師府」,又甚麼「唐王游地獄」。閒言亂語,講到轉午的時候,走散回家。吃了中飯,將次日色下山,有兒孫讀書的,等着放了學。收了牛羊入欄,關了前後門,吃幾杯酒,早早的上了炕。懷中抱子,腳頭登妻,蓋好被子,放成一處。那不好的年成,還怕有甚麼不好的強盜進院,仇人放火;這樣大同之世,真是大門也不消閉的。若再遇著甚麼歪官,還怕有甚飛殃走禍,從天弔將下來;那時的知縣真是自己父母一般。任有來半夜敲門的,也不過是那懶惰的鄰家不曾種得火,遇著生產,或是肚疼來掏火的,任憑怎麼敲,也是不心驚的。鼾鼾睡去,半夜裡遇著有尿,溺他一泡;若沒有尿,也只道第二日早辰算帳了。

且不要說那富貴大人家受享那太平的福分,只說一個姓游的秀才,名字叫做游希酢,年紀也將四十歲了。一個妻駱氏,年紀約三十五六歲的光景,也識得幾個字,也吃得幾杯酒,也下得幾着圍棋。一個大兒子名詢,年十六歲;一個女兒名涉姑,年十四歲;一個小兒子名詠,年十二歲;挨肩的三個兒女。房中使一個十三歲的丫頭茗兒,廚房中一個仆婦。家中止得六七十畝地,住着一所茅房。宅東面套出一個菜園,也有些四時的花木。東南上蓋了一所書房,這書房倒也收拾的有致,比住房反倒齊整。游秀才自己在裡面讀書,每日也定了個書程。那園中兩株大垂楊樹,樹下一張石桌,四面都有石凳。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