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醒世因緣傳 - 98 / 410
古典小說類 / 西周生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醒世因緣傳

第98頁 / 共410頁。

那書辦凶神一般,豈是受人說這話的?扭了祝其嵩,喊將進去。縣官正坐晚堂,兩個各自一條舌頭說了,又叫進賣酒的與旁邊看的人問了端的。縣官道:「你把那銀子拿來,我親自稱一稱,只怕你稱錯了。」那書辦遞出銀子。縣官叫庫吏稱了數目,報說:「是七兩六錢。」縣官將銀包合汗巾俱仔細看驗了一會,說道:「你的銀子是十七兩六錢,這是七兩六錢,這銀子不是你的,你另去找尋。這銀子還叫那拾銀子的拿了去。」書辦道:「這銀子並汗巾銀包俱是小人的原物,只是少了兩錠的十兩。」縣官道:「你那十兩放在那裡?」書辦道:「都在銀包裡面。」縣官叫庫吏取五兩的兩錠銀子來遞與那書辦,說:「你把這兩錠銀子包在裡面我看一看。」原來銀包不大,止那七兩多銀子已是包得滿滿噹噹的了,那裡又包得這十兩銀子去?書辦隨又改口道:「我這十兩銀子是另包在汗巾上的。」縣官道:「你汗巾上包這十兩銀子的縐痕在那裡?」叫:「趕出去!」祝其嵩道:「此等不義的東西,小人不要他,老爺做別用罷了。」縣官道:「你拾得銀子,你自拿去。你如不用,你自去舍與了貧人。」祝其嵩只得拿了這銀子出來。恰好遇著養濟院的孤貧來縣中領糧,祝其嵩連汗巾包都遞與了眾貧人分去。那書辦只乾瞪了瞪眼。

那個賣酒的哭訴一部長鬚都被他采淨了。縣官道:「我自教道里爺賠你的須便自罷了。」縣官密密的寫了一個始末的稟帖稟知了糧道。那道尊把這個書辦打了三十板子,革了役。後來這書辦選了四川彰明縣典史,正在那裡作惡害民,可可的綉江縣官行取了御史,點了四川巡按,考察的時節,二十個大板,即時驅逐了離任。可見:萬事到頭終有報,善人自有鬼神知。

第二十四回  善氣世回芳淑景 好人天報太平時

官清吏潔,神仙。魂清夢穩,安眠。

夜戶不關,無儇。道不拾遺,有錢。

風調雨順,不愆。五穀咸登,豐年。

骨肉廝守,團圓。災難不侵,保全。

教子一經,尚賢。婚姻以時,良緣。

室廬田裡,世傳。清平世界,謝天。

且單說那明水村的居民,淳龐質樸,赤心不漓,悶悶淳淳;富貴的不曉得欺那貧賤,強梁的不肯暴那孤寒,卻都象些無用的愚民一般。若依了那世人的識見看將起來,這等守株待兔的,個個都不該餓死麼?誰知天老爺他自另有乘除,別有耳目,使出那居高聽卑的公道,不惟不憎嫌那方的百姓,倒越發看顧保佑起來。若似如今這等年成,把那會仙山上的泉源旱得幹了,還有甚麼水簾瀑布流得到那白雲湖裡來?若是淫雨不止,山上發起洪水來,不止那白雲湖要四溢泛漲,這些水鄉的百姓也還要衝去的哩。卻道數十年,真是五日一風,十日一雨,風不鳴條,雨不破塊;夜濕晝晴,信是太平有象。一片仙山上邊滿滿的都是材木。大家小戶都有占下的山坡。這湖中的魚蟹菱芡,任人取之不竭,用之無禁。把湖中的水引決將去,灌稻池、灌旱地、澆菜園、供廚井,竟自成了個極樂的世界。

第一件老天在清虛碧落的上面,張了兩隻荸蘿大的眼睛,使出那萬丈長的手段,揀選那一等極清廉、極慈愛、極循良的善人,來做這綉江縣的知縣。從古來的道理,這善惡兩機,感應如響。若是地方中遇著一個魔君持世,便有那些魔神魔鬼、魔風魔雨、魔日月、魔星辰、魔雷魔露、魔雪魔霜、魔雹魔電;旋又生出一班魔外郎、魔書辦、魔皂隷、魔快手,漸漸門子民壯、甲首青夫、輿人番役、庫子禁兵,儘是一夥魔頭助虐。這幾個軟弱黎民個個都是這伙魔人的唐僧、豬八戒、悟淨、孫行者,鎮日的要蒸吃煮吃。若得遇著一個善神持世,那些惡魔自然消滅去了,另有一番善人相助贊成。怎這綉江縣一連幾個好官!若是如今這樣加派了又增添,捐輸了又助賑;除了米麥,又要草豆;除了正供,又要練餉;件件入了考成,時時便要參罰,這好官又便難做了。

那時正是英宗復辟年成,輕徭薄賦,功令舒寬,田土中大大的收成,朝廷上輕輕的租稅。教百姓們納糧罷了,那像如今要加三加二的羨餘。詞訟裏邊問個罪,問分紙罷了,也不似如今問了罪,問了紙,分外又要罰谷罰銀。待那些富家的大姓,就如那明醫蓄那丹砂靈藥一般,留着救人的急症,養人的元氣,那象如今聽見那鄉裡有個富家,定要尋件事按着葫蘆摳子,定要擠他個精光。這樣的苦惡滋味,當時明水鎮的人家,那裡得有夢着?所以家家富足,男有餘糧;戶戶豐饒,女多餘布。即如住在那華胥城裡一般。

且說那山中的光景。有一隻《滿江紅》詞單道這明水的景象:

四面山屏,煙霧裡翠濃欲滴。時物換,景色相隨,淺紅深碧。澗水幾條寒似玉,晶簾一片塵凡隔。古今來總匯白雲湖,流不息。11屋魚鱗,人蟻跡。事不煩,境常寂。遍桑麻禾黍,臨淵鯉鯽。胥吏追呼門不擾,老翁華髮無徭役。聽鬆濤鳥語讀書聲,盡耕織。



贊助商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