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67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回大人:小的也是萬分無奈,一與他們拜作弟兄。白日間他們上村外漫窪之中,玉皇廟隱藏,打劫行客,夜晚間到小的家內存身,也是暫去。小的心中想著將此事要回明了府,差人擒拿;又恐怕畫虎不成,反連累一家的性命。不瞞大人說,他們劫來的財帛,分給小的一股兒,小的一時貪財不明,顧其利而高其害咧。」劉大人說:「這算是你招認強人的起見,他們那一來的時節,你就不該招惹他們,送他點盤費,很是正理,又拜的是什麼朋友呢?你想著:如若不依,又怕他們翻臉,是不是?」「是,大人的恩典。」劉爺說:「你絶不該坐地分臓,與他們勾手。你既在公門應役,難道不知律條嗎?坐地分臓、知情窩主,該個什麼罪過?再者,楊家一事,要不是盜案、不是強盜打劫他家,動起了干戈,致傷人命,你的罪輕不輕?這都是你在內窩賊、不放武舉回塚生出此事。」清官爺,座上帶怒叫皂役:「一定實招快快雲!」吳信復又將頭叩:“大人青天在上聽:楊家弟兄算多事,自惹飛災橫禍臨。那一天,小的家中擺酒宴,款待眾寇為接風。有名手下來稟報,說是過去一客人,單身‧‧騎行李重,客住龍潭客店中。他們聞聽不怠慢,立刻跟去一半人。龍潭碼頭得了信,說他投奔楊舉人。眾賊人,隨後找到楊家去,武舉宅內要搜尋。舉人不管是正理,他與客人又無親。

弟兄倆,咬定牙關不肯給,因此翻臉動手爭。楊家弟兄原本勇,單刀純熟武藝精,殺敗八個傷兩個,回到小的我家中。大家商議生毒計,殺了着傷兩個人。天晚又到楊家去,將頭扔在他院中。不過給他官司打,眾人心中氣才平。誰知本官想上帳,要使楊家幾千銀。我小的,既在公門當青役,應當奉承知縣尊。故此才與舉人講,那知他,弟兄兩個不依從。”

「回大人:楊家弟兄二人不知此事,知縣才把他們扣起來了。這事與小的無干。」劉爺聞聽,將頭一擺,說:“不是,不是。這內中還有別的緣故。難道你不知眾賊人去殺楊姓的家口?

你還得實說!”皂役吳信說:「大人問事忒仔細了。殺人者乃是眾盜,拿住他們應當償命,何必盡自追問小的?小的爽利說全了罷,我只因楊舉人的父親乃是個捐納的州同,小的到過他家催差,他不但不給,他反叫家裡人把小的痛打了一頓,隨後他還親身進衙門,與縣官面講,把小的又打了一頓板子,將差使革退。後來換了官府,小的才把衙役挑上咧。這段冤仇,至今有十四五載未報。上月遇著這麼一件事情,小的想起舊恨,所以在內中窩挑本官,扣住他弟兄兩個。本是實情。這是已往之事。」

清官聞聽皂役話,公位上,氣壞山東諸城縣人,用手一指高聲罵:“奴才膽大了不成?懷仇舊恨將人害,豈不知,明中王法暗中神!報應循環如隨影,昭彰善惡最分明。

今朝事敗機關泄,怎脫過,市曹挨刀項冒紅!死後還叫人唾罵,萬古千秋落罵名。本府問你賊盜等,他們卻是哪邊人?姓甚名誰何處住?一黨之人共幾名?從實說來休瞞昧,本府差人好去擒。”吳信見問將頭叩,說道是:“大人在上請聽明:為首之人來一次,家住六合小柳村,離此路程八十五,手下之人二十名。還有兩個副頭目,王凱、徐成兩個人。餘者手下不算數,李四張三眾混星。徐成、王凱未來至,鎮江寧,穩坐家中把分擎。劫盜不在此一處,南北西東四下行。若遇著,府縣州官拿得緊,眾人齊奔小柳樹。鎮家藏躲無人找,窩主敢保無事情。賊人本名叫鎮祿,人起外號『鎮江寧』。他們打劫楊家去,殺人又得金共銀。

一定是,投奔鎮家去藏躲,要找不用別處尋。非是小的說實話,皆因他們小看人。”

「回大人:這不當着楊家弟兄說,他們家這一份傢俬,就給我留下了四封銀子,大夥就走咧,真正令人可惱!如今有罪同受,他們想清靜,怎得能夠!」劉爺聞聽,咬牙發狠,說:「好一個萬惡的奴才!無情無義,狠似過蝎蛇,令人可惱!胡知縣,你可全聽見了?」胡有禮着忙,奴膝跪倒,不住地磕頭,只叫:「大人開恩!」劉爺說:“不用你害怕,事情還在未結。

等着圓案之時,那時再講。”知縣磕頭,站起來,退閃一旁。

劉爺又叫:「來人。」「有。」「你們把知縣、青役嚴加押帶,不許徇私。」「是。」劉公又說:「兩村的地方、王自順、盛公甫,你們暫且也下去,等着拿住賊人的時節,再來聽審圓案。」「是。」答應磕頭,站起出衙而去。承差把知縣、皂役押帶出衙不表。且說劉爺往下叫:「楊文炳、楊文芳。」「有。」「有,舉人伺候。」

清官爺,座上開言往下叫:“舉人留神你是聽:因為仗義生此事;這也是,龍天造定不非輕。老母舉家遭陷害,世上聞知真可憐。你倆暫且回家去,發送老母入了墳塋。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