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65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王氏疼夫,不辨真假。頭一宗,崔地方是本村人,又是同他丈夫一同進的府;二則,又要的是上月分的那宗銀子,要無有他丈夫話,崔地方怎麼說知道有上月分的銀子呢?故此拿了四封銀子,遞給了地方,復又托咐了幾句。崔地方說:「還有江寧府的二位頭目,跟了我來,同取銀子。嫂嫂是知道的,我家內房屋窄小,也不像個樣兒。沒的說,你那叫收拾點酒飯,我們吃了好走。再者,這兩個人和我哥是莫逆之交,進來的時節,還叫我問好,只顧和嫂嫂說話,把個『好』我賺起來咧!」

王氏說:「容易,容易。叔叔只管前邊去,我叫人收拾就是咧。」

崔地方答應,往外而走,來至客房,見了陳大勇,將銀遞過。

大勇接在手中觀看,楊舉人在一旁看得明白,說:「陳爺賜一封給我瞧瞧。」大勇遞過一封,武舉看了看,附耳低言,望陳大勇講話。

楊武舉,附耳低言來講話:「陳爺留神仔細聽:在下方纔留神看,原來卻是我家銀!」大勇聞聽將頭點:「楊爺莫要語高聲,銀子既是你家物,那件事情自然真。」不言客房前邊事,再整王氏女釵裙。連忙叫,做飯的婆子將鷄宰,退了煮在鐵鍋中,急速和麵烙上餅,加火立刻卻現成。鷄餅裝在盆子內,小菜酒壺筷與盅。長工端定往外走,來到那,客房擺在上面存。大勇說:「地方你也同坐下,此處不比在衙門。」地方告座歸了位,連忙擎壺把酒斟。

先敬大勇楊文炳,大家一齊飲杯巡。鷄肉就餅不用讓,又搭着,腹內饑餓是真情。酒足飯飽才安筷,又拌草料喂能行。坐騎吃足拉門外,崔地方,眼望長工把話云:「你進去,告訴嫂嫂我們走,再來致謝到家中。」說罷走出大門外,一齊扳鞍上能行。地方引路回裡走,路上開言把話云。

大勇帶笑開言道:「楊爺留神仔細聽,方纔吳家你言講,為何知是你家銀?」舉人聞聽承差話,尊一聲:「陳爺在上請聽明:我家銀子有記號,花押封定筆跡真。銀子既在他家內,一定有,別的緣故在其中。」大勇聞聽腮帶笑,口尊:“楊爺好不明!皆因吳信不招認,劉公故此設牢籠。

令咱三人將銀取,可辨其中假共真。地方到了他家內,對著皂役妻子云:說他丈夫被人害,知府劉爺問口供。打點官司用銀兩,相煩地方到家中。口說來把銀子取,單要那,上次分的那宗銀。”

陳大勇說:「楊爺你想:吳皂役他若不與強人相連,地方到他家取銀子,他的妻子自然說哪裡有什麼分的銀子?老爺想著他坐地分臓,想來分的也就不少,故此和他要四封銀子。他既然拿出,想來還有。你既認準是你家的銀子,吳信與盜寇相連不假,賊人下落可得,你的冤仇可報。」舉人說:「但得如此,舉家的冤仇能報,心願足矣。自此以後,也無什麼貪戀,不過削髮為僧,出家而已。」大勇說:“凡事俱要自己開懷,不可喪志。方纔言過,舉家被害,皆因前定。還是想後事才是。

貴昆仲俱是少年英傑,業已進步,何愁不功名顯達,前程有份?

因此事心生退意,豈不有誤終身?楊爺你想。”舉人說:「陳爺的指教,何曾不是。怎奈小弟此時心緒如麻,只等舉家冤仇得報,那時節再議。」二人馬上閒敘話,絲鞭不住打能行乙舉人開言把「陳爺」叫:“仔細留神要你聽:不共戴天仇當報,舉家冤恨不非輕。這一回到江寧府,面見恩公劉大人。太老爺,定把皂役深究辦,賊人卻在那邊存?但能得他真實信,我弟兄,必把仇家去找尋。全憑渾身糟藝業,一定拿住那些人!

割賊頭,靈前祭奠生身母,合家幽魂氣也平。那時方遂心頭願,不枉為人市井中。”大勇聞聽腮帶笑,口稱「楊爺在上聽:在下有句拙言講,我要說來你莫嗔:此去見了劉公駕,大人自有主意行。拿人哪用貴昆仲,劉爺手下有能人,他既然,準狀一定要圓案,靜聽結果理才通。大人天生多性傲,上司他還拉硬弓,你說拿賊他必怪,只說藐視把他輕。」楊武舉,聞聽此話將頭點,口中連把「陳爺」

稱:「見教高明說得是,點悟在下醒愚蒙。」說話之間向前走,地方引路趲能行。野店打尖晚吃飯,趕至天晚進了城。大料難把劉公見,衙門以前下能行。何候之人接去馬,地方武舉進廟中。大勇邁步將衙進,來至自己臥房中。進房歇息不必表,單等着,次日清晨見大人。

又因天晚,大人歇息難以回話,陳大勇到自己房中歇息夜無詞。

到了次日,先說劉公起來淨面更衣,家丁獻茶已畢,下人回話說:「承差陳大勇來了,伺候大人的示下。」劉爺聞聽,說:「叫他進來。」陳大勇掀簾櫳進屋,見大人行禮已畢,在一旁侍立。劉爺說:「你回來了?事情怎麼樣?」陳大勇見問,說:「小的昨晚可就回來了,只因是大人虎駕安歇,不敢驚動,今日才來回話。小的奉大人之命,一同武舉楊文炳、白沙屯地方三個人,到了皂役吳信的家中。地方入內,見了吳信之妻,照依大人所諭之言,對他言講。他果然不出大人所料,正中其言,拿出四封銀子。楊文炳一見,他說是他家的四封銀,皆因上有花押未動,是他自己的筆跡。小的同他回來,見大人交差。」

劉爺聞聽,不由滿心歡喜。

清官聞聽承差話,喜壞諸城縣內人,座上開言叫“大勇,仔細留神聽我云:這件事,就只可恨胡知縣,還有皂役姓吳人。只圖貪臓想銀兩,斷送了,許多人命送殘生。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