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劉公案 - 4 / 100
推理懸疑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這清官舉目抬頭看,劉大人,打量女子貌與容:短髮蓬鬆黃澄澄,芙蓉面,好像鍋底一般同。櫻桃小口有火盆大,鍍金包牙在口中。臉上麻子銅錢大,他的那,杏眼秋波賽酒盅。鼻如懸膽棒槌樣,兩耳好像蒲扇同。柳腰倒比皮缸壯,外探身,露出那鼠瘡脖子疤痢更紅。小小的金蓮,量來足有一尺三,身穿著,粗布夾褲乾淨得很,多虧他,姑舅姐姐拉扯才把人成。你聽他,未從說話是結巴,咭嘟呱嗒把先生叫,劉大人看罷時多會,帶笑開言把話云。

第三回  白翠蓮半吐心中事

劉大人看罷,帶笑開言,說:「醜大姐,叫我嗎?」青兒聞聽劉大人之言,說:“罷喲,我的老先生,你還說我醜呢!

我瞧你那個樣子也夠俊的咧!”青兒說:「先生。」劉大人說:「做什麼?」青兒說:「你可倒好,出門子省盤費,有錢無錢都餓不着你。」劉大人說:「什麼餓不着?」青兒說:「你背着口鍋走麼!」大人說:「不要取笑咧。」說罷,青兒帶領劉大人進了街門,到了院子裡,剛然站住,忽聽那竹帘子內有一女子開言,說:「青兒,快拿出張椅子去,與先生坐下。」青兒答應一聲,翻身進屋,端了張柳木圈椅子放在當院。老大人既為民情,少不得坐在上面。忠良剛然坐下,忽聽竹簾之內那女子開言說:「先生,算一個屬牛的,男命二十七歲,五月十五日生人。」劉大人聞聽這個女子之言,說:「屬牛的,二十七歲,是丁丑年癸卯月己亥日乙酉時,今年是一個白虎神押運,弔客星穿宮,年頭不利,大大不好。這個人眼下有性命之憂。但不知現在那一塊?是娘子的什麼人?」那女子聞聽劉大人這一片謡言,到此時也顧不得許多咧,一掀帘子走出外面,杏眼含淚,說:「先生,你再仔細瞧瞧,但不知還有解救無有?」劉大人說:「娘子,我山人再與你仔細查看。」

這清官,說話之間抬頭看,打量女子貌與容:烏雲巧輓真好看,發似墨染一般同。面比芙蓉嬌又嫩,小口櫻桃一點紅。鼻如懸膽多端正,皆因他說話,瞧見糯米銀牙在口中。兩耳藏春桃環配,楊柳腰枝甚輕盈。裙下金蓮剛三寸,十指春蔥一般同。雖然是,渾身上下穿粗布,那一種雅淡梳妝動人情。舉止端莊多穩重,溫柔典雅不輕狂。大人看罷時多會,啟齒開言把「娘子」稱:「但不知,算的是你何人等,說的明白卦更靈。」女子見問開言道:說「先生留神在上聽:方纔你算這個命,是奴的,夫主富全是他名。有奴個,姑舅哥哥叫鐘老,就是青兒大長兄。他二人商量做買賣,要上那,句容縣中做經營。他已出去七八個月,總不見,音信回來到家中。這幾天,我心恍惚神總不定,所以才,請進道爺看分明。」劉大人聽罷前後話,說道是:「娘子的心誠我的卦更靈。」

劉大人聽畢這女子前後的言詞,說:「娘子,這件事,卦中雖有點驚恐,料來大事還無妨。」

列位明公,劉大人是隨機應變,見景生情。他老人傢俬訪的事情,並非只這一家,所以說出來的話,都是流口。頭裡又說有性命之憂,後來又說大事無妨,別當劉大人真會算卦。書裡交代明白,言歸正傳。

清官爺眼望白氏佳人,說:「請問娘子,姓鐘的這一位,是娘子的表兄?是令夫主的表兄呢?」女子見問,說道:「爺,是奴家的親表兄。」大人聞聽,說:「這就是了。是你的親表兄,他二人乃是表大舅、表妹夫一路同行。再者,娘子不放心,何不打發人到你表兄家問問去?」那女子聞聽劉大人的言詞,長嘆一口氣,「嗐」道:「爺說起我這個表兄,他吃喝嫖賭,無所不幹,把一分傢俬花了個精光。到而今,上無片瓦,這身下無錐扎之地。他那來的家?他但凡有個住處,他豈肯把他妹子送在我這裡來?」劉大人聞聽白氏之言,才知道青兒這丫頭,就是他的表妹。大人問說:「娘子,令夫主在家做何生理?」

女子說:「種地為生。」清官說:「這個地還是你們自置的,還是租着種呢?」白氏說:「是我租的。」劉大人又問說:「地主是那的人?」佳人說:「是北京人氏。」大人說:「你們家種着多少地?」女子說:「種着七十多畝。」清官爺又問說:「這地主兒是姓什名誰?」女子說:「姓」剛說這個姓字上,把話嚥住,往下不肯往下講咧,拿別的話岔過去咧,說:「交租子都是我夫主交與他們,我可不能知道。」劉大人聞聽這女子的話裡有話,剛要變着方法套訪真情,忽聽那女子開言說:「青兒,拿錢打發道爺去罷,」青兒答應一聲,去不多時,拿了一百錢,來到劉大人的跟前站住,帶笑開言,說:「先生,把卦禮收了罷。」大人聞聽,站起身來,他老人家有心不收那一百錢,恐人看破,反倒不好。無奈何,接過來帶在腰中。又聽那女子開言說:「青兒,把道爺送出去罷。」青兒答應一聲,說:「道爺,你兩個山字垛起來--你那請出罷!」劉大人聞聽青兒之言,他老人家故意兒的用智說:「不好!咦,我瞧你們家這院子裡凶得厲害。莫非黑家有鬼閙嗎?」青兒說:「呸!好喪氣。你們家才有鬼呢!這是怎麼說呢!叫人家怪害怕的,黑家怎麼來拿馬子呢?不快出去嗎?必得等着我推出你去?」青兒說罷,將劉大人送出街門,咯一聲響,將街門關上。青兒進去不表。

再說劉大人出得門來,瞧了瞧,這一家西邊是個土地小廟,門對過有個四五棵棗樹,門樓於是青灰抹的。劉大人記準,這才邁步朝前而走。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