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113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於是知會蔡毓榮及穆占、希爾根等,並令間道先報趙良棟,以會趨雲南。各路皆步步為營,不復行險,以防意外。去後,賴塔令諸路陸續進兵。

且說郭壯圖敗後,棄了曲靖,奔回雲南府,把兵敗情形告知吳世蕃,將人馬屯紮歸化寺一帶,以圖固守。馬寶、胡國柱已回到雲南。馬寶即進謁吳世蕃,叩頭流血,乃言道:「臣等以國勢方危,方竭力抵禦敵兵,不知陛下召臣何故?”吳世蕃此時以馬寶既離貴州蔡毓榮即進滇境,夏國相往代馬寶而賴塔即進攻曲靖,至此已悔之不及,故聞馬寶之言,無言可答,乃道:「朕並無他故,不過欲卿往援曲靖耳。」馬寶道:「此非陛下本心之言。

臣經營黔湘多年,雖當危急,尚可以拒蔡毓榮。得夏國相為郭駙馬後援,亦足以固守曲靖。今一經移動,必兩者皆失矣。此必有進讒言于陛下者,故疑及臣等,以誤此大局耳。」吳世蕃此時亦無言可答,馬寶又道:“臣等隨先皇出生入死,以受國重寄,即肝腦塗地方稱本心。若臣等仍有可疑,更有誰人可信乎?」

吳世蕃道:「今不復疑卿,請卿馬首東行,為朕固防曲靖可也。”正說話間,郭壯圖已報曲靖失守,吳世蕃登時變了面色。馬寶、胡國柱惟相向流涕。吳世蕃道:「為今之計,將何以處置?」胡國柱道:「藩籬既失,近逼滇京。

時局如此,即諸葛復生,亦難為謀矣。」馬寶道:“吾懼貴州一路亦必同失矣。以夏國相雖有才,然為時不及,一易生手,佈置調遣兩者俱難故也。」

果然,說猶未了,已續報夏國相、王會、高起隆兵敗,蔡毓榮正督兵向雲南來也。吳世蕃聽罷,登時淚如湧泉,力請馬寶設法。馬寶道:「恐此已不及謀矣。今於無可如何之中,築長圍以固五華山,盛屯一年糧草,以數萬之眾,卿保一時。

既先令人卑禮厚幣分途入藏,請藏人起兵以奪四川。待平復中原之後,許以川、陝、雲南西偏之地,以實藏疆,並許其自主。一面諭以滿人將來必加兵衛藏,且以此次藏人先服我先皇,滿人必謀報復,使藏人知懼,相與同仇。而複利之以自主,及實之以疆土,必或為所動,將起大兵,以擾四川。

吾或可于此時,稍圖生氣。否即藏人不允起兵,吾亦可暫逃藏地,再圖復舉也。」吳世蕃道:「朕欲西奔緬甸如何?」馬寶道:「必不可也。緬人向服朱明。

自永曆帝逃緬,我先皇時在藩府,不合加兵緬人,以生緬人惡感也。今欲依緬人,恐其以待永曆帝者待諸陛下,又將奈何?且緬人如龍性難馴,不足靠也。」說罷,胡國柱亦以為然。吳世蕃即從其言。

正說話間,大學士林天擎、方光琛及尚書王緒同入。吳世蕃見林天擎三人面有憂色,急問:「外間有何事故?」林天擎道:「頃得西北軍報,大將譚洪自川省敗後,欲徑奔藏地借兵,每為趙良棟所扼。後則欲奔回雲南,趙良棟復困之。今趙良棟正統大軍入滇也。」吳世蕃道:「似此則遣人入藏亦難矣。」馬寶道:「時局至此,真天亡也。譚洪能抗大敵,且忠貞輔國,雖危不變,乃誤于陳旺,而川省即失,此非戰之罪也。今敵兵分三面環趨雲南,而我以窮蹙一隅,苟非有外力相援,斷難支此危局。

今惟有多發專差,分數道入藏,縱趙良棟能截其一,亦不能截其二也。」此時吳世蕃惟馬寶之言是聽,急發五路文書,分途赴藏,乞請援師。又明知緬人無用,亦發函通告酋長,力言雲南若亡,大清必發兵入緬,諭以唇記亡齒寒之義,望緬人或肯相助。去後,吳世蕃惟向馬寶及胡國柱二人道「朕誠不德,以誤事機,諸卿皆國功臣,忠貞體國,望勿記朕之前愆,看先皇面上,為朕力支危局。

凡事皆可便宜行事,措置如何,不必問朕也。」馬寶、胡國柱二人,此時唯叩頭流血。明知大局難輓,唯誓以身殉。乃辭別吳世蕃,流涕出宮。

馬寶乃與胡國柱計議,先將五華山舊日之永曆帝行宮,從前經吳三桂修飾者,預備為吳世蕃行宮。一面召工役數萬人,先築長圍,環繞五華山之四隅,深溝固壘。圍外之長壕,闊逾一丈,深至丈餘。圍外又加鐵網,以避彈子。

又由昆明池引水以灌注圍外長壕,以防火攻,復通水道于圍內。內營更于圍壘多掘池井,以防斷水。準備五萬人馬,固守五華山。盛屯一切糧米糧粟及乾糧等,以準備兩年需用以上。

再于五華山擇地屯田,以免絶糧之患。

至此一切佈置,專恃與藏人援應。

原來吳三桂自起事以後,藏人早與交通。即至危時,猶輸進糧械于川省,以為資助,故馬寶恃之最深。自將五華山規劃佈置後,又示諭境內,以鼓勵人民。還虧夏國相、馬寶二人平日治民有恩,是以雲南雖危,民心依然未變。

是滇人皆思念夏國相、馬寶二人,樂得相助。因是時四隅告急,財力久已竭蹶,故不得不向民間募集餉項。自經馬寶出示,鼓勵人心,於是富戶巨商皆多樂為捐資,因此糧械依然充足。馬寶遂謂胡國柱道:「時局雖危,然民心如此,依然可用。

苟得一路援兵,未嘗不能轉敗為功也。今敵兵雖眾,然可懼者只趙良棟、王進寶、蔡毓榮、傅宏烈三數人員耳。若賴塔等親貴之徒,不足懼也。叵耐未知藏人消息如何,至為可惜。」胡國柱至是,恐藏人未必出兵,即出兵亦恐不及,乃請諭各土司起兵。馬寶亦以為然,便遣人勸各土司起兵相助。又獎勵民間興辦民團,以為助力。一面令郭壯圖拒守五華山外,以固藩籬,一面再籌妙策,以斷敵軍糧道,為實行堅壁清野之計。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