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95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那時吳之茂雖欲不戰而不能,叵耐清兵人馬眾多,又乘勝之威,加倍奮勇,吳之茂無法,欲竭力殺出重圍。那圖海卻令軍士遍佈謡言,謂漢中已失,周兵無家可歸,惟降者免死。於是吳之茂軍中,紛紛投降。吳之茂制之不得,已見軍中星散,自己在重圍中又絶了外援,且見清兵已各路逼近,料不能解脫,於是拔劍自刎而死。

自吳之茂死後,所有未降軍士以主將既歿,亦概歸投降,那吳之茂一軍,由是全軍覆沒。圖海更令三軍,再勿解甲,盡編降兵為後路,率諸將竭力進行,望漢中而下。

時王國興奉王屏藩之命,打譚洪旗號往援吳之茂一軍。甫至中途,已聽得吳之茂全軍覆沒,且吳之茂已經身死。自念本軍不足擋圖海,況吳之茂已死,全軍俱覆,進亦無益,乃折軍而回。徐聽得圖海自傾覆吳之茂,即引大軍南下,遂星夜奔回漢中,向王屏藩報道:「之茂全軍覆沒,吾軍已亡,今圖海正引大軍來也。」王屏藩聽得大驚,徐嘆道:「此我之失計,陷吳之茂者,即我也。吾負國家,又負之茂,吾罪大矣。」言罷,咯血不止。王國興道:「此誠國家之不幸。

然勝負亦兵家常耳,以將軍智勇雙全,久為圖海所畏,今雖失敗,尚可再圖。即漢中難守,亦可遄返四川,為再舉計,何必灰心如此?」王屏藩道:「化平之敗,吾即欲捐生,猶以一息尚存,當留身以顧大局。今回思用兵數年,周皇以十數萬之眾付我大權,乃數年未得寸土,反損兵折將,疆宇日蹙,吾何以見川中父老乎?」說罷,又復吐血,左右乃扶入帳中。

屏藩自念吳之茂已死,譚洪又被傷,自己又病勢危劇,川中亦不見有救兵趕到,看來漢中必難久守,那時反為敵據,更是千載貽羞。且默察大局,勢難再振,若不幸國亡,更何以自處?昔武侯有云:「成事在天,不可強也。」

計不如一死,免致後來受辱。便扶病寫書,飛報川中,使速籌戰守。一面令人送譚洪回川養病,俾留勇將以備緩急,即遺書以兵符交付李本純與陳聰及王國興,暫守漢中,即立志自盡。

忽報圖海大兵已直趨漢中,約離此不遠。王屏藩聽得,即遣開左右,自嘆道:「吾死更不能待矣。」即拔劍自刎而死。可憐王屏藩以一員勇將,臨陣數十年,卓著戰功,秦隴一帶土人號為虎將。

自歸附三桂後,清國大將多敗於其手,如殲丞相莫洛,敗貝子鄂洞,破圖海,通平涼,一如張勇、王進寶、趙良棟、孫思克等清國號為能戰者,皆為所困。乃以一着之差,卒為圖海所乘,致自刎而終。當時論者,諉為天意,亦王屏藩遷延不進有以自取之也。後人有詩嘆道:

屏藩稱健將,妙策困清兵。

績自三秦著,名從百戰成。

方期摧大敵,遽爾失長城。

月落星沉日,吳周梁棟傾。

當王屏藩歿時,諸將猶且未知。及聽得圖海大兵將到,李本純乃與諸將入帳請令,只見屏藩僵睡,枕畔血跡模糊,已吃了一驚,近前撫之,已是死了,正不知何時自盡,各人皆為傷感。轉見案上猶有遺書,李本純觀之,知是以兵符交付自己,始知屏藩昨日送書回川,及遣譚洪回川養病,早決計一死。惟李本純看遺書,只說著自己權領兵符,並未有囑示遺計,乃與陳旺等議道:「王將軍並無一計遺下,某何能當此重任?吾已知王將軍之意,彼不忍言捨棄漢中,吾非圖海敵手,故亦不忍言戰耳。」言罷又道:「今只有兩策于此。一則力守漢中,催救兵以為後助。一則惟有先退回川中耳。」陳旺及王國興等聽得,皆面面相覷。

陳旺並道:「若能守得漢中,固是上策,但恐救兵未至,漢中已陷矣。以吾軍中,實無拒守之力也。」王國興亦道:「以昔日軍威之盛,且不足以抗之,況今軍勢既弱,人心又如驚弓之鳥,恐十天亦不能支持,又安能待川兵之至乎?故以某愚見,退即後計可籌,守則三軍難保。」李本純聽罷,遂決意兵退川中,令陳旺以本部兵馬保護王屏藩棺柩先行,令王國興為第二路,自己領兵為第三路,仍打着屏藩旗號,盡棄漢中而去。

當起行時已近黃昏,仍令軍中放起煙火來,以為疑兵,然後乘夜退去。

未幾,圖海大軍亦到,以未知譚洪被傷及王屏藩已死,仍不敢遽進,方與諸將議取漢中。及兩日後見屏藩軍中寂無消息,使人探知周兵已經去遠,遂進兵收復漢中,令暫行休兵,然後商議入川,不在話下。

且說吳世蕃自繼位之後,已回雲南,改五華宮為正殿。那五華宮乃永曆帝舊日行宮,三桂在滇時加以修飾,頗為壯麗。吳世蕃人頗聰明,惟向來未經軍事,故一切大事皆付與諸臣。以夏國相為上柱國左丞相,決理宮府機宜。

以馬寶、胡國柱為天下大元帥,總理軍事。當馬寶退兵時,本欲盡行退守貴州。胡國柱人本有才,唯逆料國事難輓,頗已灰心,終日惟以詩酒自娛。其妻諫之云:「駙馬為國至戚,先皇大任相屬。

今嗣君新位,國事未定,人心驚疑,一息尚存,亦宜奮力。若坐觀成敗,試問破巢之下,安有完卵乎?」

胡國柱乃大感悟,即與馬寶計議道:「貴州地形隘阻,雖足以為雲南屏蔽,然我愈退讓,敵兵愈進。若敵兵既進貴州,雲南益形震動矣。查由湘入黔之要道約有兩處,一為辰州之展龍關,一為武岡之楓木嶺,大有一夫守關萬夫莫敵之勢。某願以本部人馬分守兩要道,而將軍駐兵貴州,上應湖南,下應滇守,兼應廣西,以為各路聲援,並由將軍應付糧草。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