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吳三桂演義 - 93 / 116
古典小說類 / 不題撰人 / 本書目錄 || 記錄本頁面 我的閱讀標記
屏藩又以清將張勇原與己為厚交,前者曾具書勸降,當授以王爵,惟未見回答,乃再以書召之。張勇接書閲罷,謂帶書人道:「吾與王將軍為私交,既成敵國,各為其主,公事所在,此後幸勿以私語相往來也。」王屏藩得張勇回答,知張勇無降意,乃大怒道:「彼竟為吾敵效死力耶?且亦輕視吾軍矣。今遇張勇,當殺之以泄此恨。」便引軍馳行。

大軍甫到化平,已見前路塵頭大起。急令人探視,則固原敗兵也。時周在固原守將為副將陳旺,急至屏藩軍前報道:「圖海親率重兵,已取固原矣。某以眾寡不敵,莫可如何,今當速謀區處。」屏藩道:「彼進兵是何神速也?今不宜再進,惟駐化平以待之。」乃令陳旺引敗殘軍士為後路,令吳之茂、譚洪分為左右軍,互相犄角專待。

圖海自親統大兵拔了固原,一面督兵南下以擊王屏藩大軍,一面令趙良棟令降弁孫年轉致其兄行事,以圖內應。並道:「王屏藩老於行軍,量一後路營官舉火內應,終恐不能奈屏藩何。惟既有內應,即無論如何亦可以擾彼軍心,則吾軍之進攻較易。以屏藩兵力雄厚,其部下能事者亦多,非此不足以撼之也。”

趙良棟得令,密召孫年,着行其計。孫年道:「兩軍相距,不能以書信往來,須某親往謁見吾兄。然先須給以憑據,于成功之後有以獎給吾兄,方可也。」趙良棟從之,立予一函,使孫年前往。

孫年即密藏此函,逃至周營,自稱被捕之後,至今方得逃回,遂由軍士引見其兄孫祚。孫年乃將所謀一切,俱告其兄,並道:「今觀大勢,三桂已死,周室將亡。吾兄當預作他計,趁此立功投降,亦一機會也。」孫祚聽罷,信口答之,只稱相機圖事,即留孫年于營中。

孫祚自念:“生為周臣,死為周鬼,豈可改移志向?」

乃將趙良棟之函,往見王屏藩。屏藩道:「汝意若何?」孫祚道:「吾不能以兄弟私情,誤國家大事也。」屏藩道:「汝真忠臣也,今當乘機行之。汝回營後,瞞住汝弟,說稱吾意不欲接戰,只堅壁以勞圖海之師,將分軍沿鳳翔而東,要長武之後,以趨汴梁。

即約圖海、趙良棟來劫我營,並以舉火為號。我如此如此,可以破圖海也。」孫祚得令,即回營瞞住孫年,請圖海于次夜進兵,允以舉火為號,以作內應。孫年即遁回清營報告。

圖海道:「此策或不可全恃,然無論如何吾亦當進兵。」惟趙良棟深信之,以自己重待孫年,而孫祚又為孫年兄弟,故坦然不疑,即勒令軍馬,決於次夜前進。

周將王屏藩知孫祚之計已行,乃急令吳之茂、譚洪左右二軍,偃旗息鼓,靜悄無聲,夜裡不得舉火,惟本部中軍夜後仍有燈光。于吳譚二將,各授以密計。到次夜,中軍大營仍然萬點燈光,徹夜不息。圖海觀之,以為孫年之策未嘗泄漏,並謂左右道:「如敵軍哄我劫營,以待中計,必將偃旗息鼓,靜悄無聲。

今屏藩軍中整肅如常,是彼未嘗知覺也。」便于三更時分,催趙良棟前進。惟仍恐有失,再令孫思克、張勇引兵為後援。時周營左右二軍尚在斜後駐紮,當趙良棟到時,鼓噪一聲,三軍齊進。

屏藩軍中故作驚惶之狀,望後便退。趙良棟忽見後營軍中火起,卻是孫祚疊起柴草,偽作舉火,以疑清兵。良棟不知其故,以為應己,乘周兵退後之時,不及顧慮,即率軍前追。

約到十數裡,忽然左右喊聲大震,左有吳之茂,右有譚洪,兩軍併力橫擊。

王屏藩復揮軍殺回,趙良棟始知中計,急令退兵。惟周兵三路環攻,趙軍又在驚慌之際,死傷甚眾。還虧孫思克、張勇二軍在後照應,聽得前軍已敗,速來救援。周兵追殺十餘裡,見趙良棟救兵已至,方始收軍。

趙良棟身被數傷,折了人馬三千有餘,自向圖海請罪。圖海道:「彼此皆失,何獨將軍?此後惟奮力立功可矣。」趙良棟拜謝後,欲捕孫年治罪。不料孫年聽得趙良棟中計,自恐不免,已自刎而死。

趙良棟初疑孫年與孫祚交通,以陷清兵,今見其自刎,可知錯疑了他,不免為之惋惜,只怨自己不細,乃令厚葬孫年。

且說王屏藩自破了趙良棟,計點死傷軍士,清兵已折去數千人。吳之茂道:「昨夜之戰,若非敵人救兵已至,必捕趙良棟無疑矣。」王屏藩道:「吾亦惜大計小用也。然能令清兵折損數千,亦足挫其勢。」乃令厚賞孫祚,並升為副將,一面商議乘勝進兵。吳之茂道:「圖海遠來,自應速戰。今以神速兵力陷我固原,乃自固原而下,竟不急求一戰,實在可疑。故吾雖在此,甚憂漢中。」譚洪道:「漢中相隔尚遠,圖海之兵力未必即能及之。今大敵當前,一經得勝,則萬事皆了矣。」王屏藩以為然,乃決議進兵。以譚洪為前部,以吳之茂為各路援擊,屏藩自統大軍與圖海交戰。

圖海知屏藩必行進戰,乃以孫思克領軍先行試敵,正與譚洪相對。譚洪一股鋭氣,率軍直前,孫思克亦悉軍相距。吳之茂亦乘勢夾擊,孫思克一軍先已敗下來。屏藩乘勢追趕,忽然東路一支軍殺入,乃清將張勇也。

屏藩令吳之茂力阻張勇一軍,屏藩仍領軍冒死而進。清將圖海知前軍有失,乃與貝子鄂洞齊統中軍應援。屏藩轉會譚洪力逼孫思克一軍,自卻以大軍與圖海應戰,並傳諭軍中:「此次勝敗,關係甚大,只要擊鼓,不要鳴金。」兩軍各鼓鋭氣,喊殺連天。

自巳至午,互有損傷,未分勝敗。王屏藩乃下令軍中:「先進者有功,退後者治罪。」親自提劍指揮軍士,一擁而進,清兵稍卻。



贊助商連結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